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六章 伏击
    陈友谅不知哪里得来了大笔金钱和神秘高手,竟让他一举夺下了丐帮帮主的宝座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友谅上位之后,并未作出斩尽杀绝的举动。他一方面善待史火龙一家,一面联络江湖绿林帮派,积极举事反元,一时间侠义之名响彻江湖。除了史火龙的女儿还不依不饶之外,大多数人都觉得陈友谅当丐帮帮主,远胜碌碌无为的史火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丐帮兴旺发达,还有几个人记得史火龙一家?

        陈友谅势力即成,怎甘心还当圆真的棋子,和圆真渐行渐远。两人本来没有什么师徒之情,不过是利益结合。如今陈友谅光明正大的上位,地位如日中天,就是少林方丈见了也要平等相交,这让圆真手里的那些小把柄都没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友谅在江湖上的评价本来就是“小节有亏,大公无私”!你抹黑他的做事手段啊、品德啊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友谅一走,圆真的势力又被方丈压着不敢大动,如今眼见魔教光明顶有大事发生,他也只能亲自去探看一番。还好他知道魔教上下光明顶的密道,这密道是魔教圣地,非教主不得进入。结果却成了他当年私会师妹的偷情之所,如今他通过密道上下光明顶,甚是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日夜兼程的连赶十几天,终于在入冬前到了昆仑山光明顶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入夜,避开魔教那些山脚的哨探,圆真来到密林深处,一处巨石的旁边。看四下无人,伸手在巨石下推拉数下,眼前的石壁便悄然露出一口黑呼呼的洞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密道虽然封闭多年,但密道内通气良好,并无瘴气存留。圆真走过多次,当然清楚。他刚刚举步想要进入,忽然耳朵一动,身形瞬间向后跃了一丈。之间啪的一声,一颗石子带着风声,撞碎在洞口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圆真猛一回头,看见一名蒙面黑衣人站在数丈外,手里弹动着另外一颗石子。黑衣人见他看过来,发出夜枭一般的笑声,比划了一个带路的姿势,转身便走,去势快如劲箭。圆真所谋非小,知道他秘密的人,早就被他灭口。怎么可能就放黑衣人走?他见那人腾跃之间速度虽快,轻功却是一般。圆真艺高人胆大,当下洞门也来不及关上,转身便运起轻功追了过去!

        圆真俗家时轻功极好,不过盏茶功夫,就追到了黑衣人身后一丈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老夫留下!”圆真大吼一声,一掌拍出。掌风中混杂这嗤嗤声响,数道细如钢针的气劲射向黑衣人的背后,正是圆真的成名绝学,混元霹雳手。那黑衣人在气劲临身前,身体一缩,随即像是被打飞了一样,飘飘的落到了前面一大片林间空地的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藏头露尾的鼠辈!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圆真嘴里大喊,手下却不停。右手劈空拍向黑衣人左肩,左手暗运幻阴指,只待他向右躲闪时一举击杀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林陆远!”黑衣人扯下蒙面布,露出一张英俊的少年人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圆真自然认得陆远,他手上不过稍微一顿,便运起十成功力拍了下来。陆远知道他的身份,当然更不能活!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报出身份,只是因为懒得做蒙头的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圆真扑来,人未到劲风边若刀剑般撕扯而来。陆远不后退避让,反而跨步向前,瞬间两人间便只有一臂之地。只见拍、戳、点、擒、拿、勾、打,两人瞬间便拆了十几招,竟是平分秋色。陆远忽然变招,先是大刀阔斧的连对数掌,圆真只觉的陆远的掌力如开山大斧,内力更是山崩海啸般压下来。他连接几掌后终于支撑不住,踉跄后退了半步,不由自主身体的空门大开!陆远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,速度瞬间快了一倍,只是数次闪动,随即向后一直退到了空地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圆真站在空地中间并未追击,他长长的影子微微晃动,仔细看去会发现,圆真手足都在轻轻颤抖。月光照耀下,他好像在侧头倾听什么,脸上流淌下两道血痕。竟是被陆远一瞬间废了一双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到底与你有何仇恨,要下此毒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圆真声音低沉,心思不断转动,一样样事情翻过,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和陆远有何仇恨。他隐居少林二十余年,陆远未满二十,当然不会是当年的仇人。要说争夺少林的权利,空性一脉搬出少林主院已经长达八年,现在才来争夺,不嫌太晚么?何况圆真刻意交好,空性一脉和圆真的势力关系本来就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通透,因此言语询问,若能找出原因,说不定能在今晚逃得一条性命。自己深仇未报,当然不能就死!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没有回答,只是走到一边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圆真侧耳听到陆远走开,心中惊疑不定。随即听见另外一人从林中走出来,到他对面十步远的地方站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心里猜疑这人是谁,就听到那人开口说道,“成昆,你可有脸见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圆真一颗心沉了下去!金毛狮王,谢逊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杀局!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这就是一个杀局!

        从彭和尚以五散人退出明教为借口,又拿着谢逊的书信召集明教高层齐聚光明顶开始,这就是个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圆真一心颠覆明教。知道明教聚会却不知道内容,这对他来说比死还难受,所以他一定会想着通过密道上光明顶去探听。如此,即把圆真诱离的少林寺,又开了密道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不得不跳的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回到中原后,并没有急着返回少林寺,洪门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。明教五行旗挖了大半的人进了义军后,义军内部因为成分复杂,也开始有了内斗的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彭和尚和陆远亮起屠刀,一通大杀特杀,把分裂的势头扼杀了下去。在这个过程中,陆远倒是惊喜的发现,明教那个最善于铸造刀剑的吴劲草,如今居然成了张士诚的副帅!这个可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让彭和尚带着谢逊前去,悄悄重铸了屠龙刀。从那时起,陆远就开始准备这个杀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圆真身有轻微内伤,眼睛被陆远戳瞎。谢逊虽然功力不及圆真,但他和陆远在冰火岛上琢磨杀圆真整整琢磨了一年!陆远能几招内刺瞎圆真的眼睛,也是借此成功。再加上他用了十几年的屠龙刀,怎么都不可能输,这仇当然还是亲自报,来的更加痛快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们对上,陆远知道谢逊有些话会对圆真说,但肯定不希望自己听到,因此故意大声踩踏草丛灌木,一路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(还是求一下收藏和推荐吧,强推前两天成绩还挺好,昨天推荐和收藏增加量都下滑得厉害,我也缓缓,这两天为了存稿天天熬夜。)

    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

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