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九章 论武三
    (感谢一箭射掉UFO、妖道受死打赏!论武这三章就是源自不会再写其他武侠世界的唠叨吧。本来计划里是还有两个武侠的世界(陆小凤和风云第一部),被毫不犹豫划掉了。不欢迎的人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求一下收藏和推荐。)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黄家的武学看来是不能问了,陆远摸摸头,要不问问古家的?

        陆远又挑了什么小李飞刀啊,西门吹雪啊,傅红雪啊等等说了说,反正不怕泄密,说得非常仔细。师父和谢逊,两个都不是会追问缘由的人。何况佛家讲究开启“宿慧”,就是找回前世的记忆,陆远这情况很符合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!”老和尚听完,先是赞叹了一句。“这些人的武学,强就强在一个诚字!对自己诚实,对武功诚实,对武器诚实,将自己和自己的武学锻炼得越来越纯粹,真是让人敬佩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林武功一向讲究不明白不要紧,功夫到了就明白了。什么是功夫到了?就是练的够多了……像那种由外到内的功夫,基本就是外功练到顶了,转移了,咳咳。所以看到古系的武学,老和尚果然很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老和尚随即又摇摇头补充了一下,“所以说‘思而不学则罔,学而不思则殆’,乾坤大挪移这样的功夫极尽精巧,就是想太多;那傅红雪每天拔刀千遍,却是练太多。老和尚也是到了最近这些年才明白这个道理,人生际遇、世间百态,无一不是武学,光苦练还是欠缺些。所以那个小李飞刀才那么厉害,因为他明白的道理,是别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西门吹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不明白他的武功,他不该是你描述的那样孤傲的人。”老和尚摇摇头,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黄家和古家都问了,也不差金家的。至于温家?那是特异功能好吧?!尼玛越病娇越厉害,千个太阳在手中,那不科学!

        金庸的小说很多都有前后的关联,陆远问起来就小心翼翼得多。专门挑了一个牵扯不大的“独孤九剑”来问,这又是他羡慕嫉妒恨的一门绝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他的描述,老和尚在石阶上敲敲木棒,赞叹道,“好快的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陆远惊讶,“那个,师父,是我没说清楚,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武功,是破,不是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!是快,不是破!”老和尚摇摇头,补充道,“听你讲的,他用剑总是后发先至,甚至有别人变招一次他变三次的,那不是快是什么?还有一瞬刺瞎十五人的眼睛,更是快到极点!只是我奇怪,快成这样的剑术,何必还要追求破招呢?直接刺过去别人也挡不住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无招胜有招?”陆远弱弱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扯!”老和尚一瞪眼睛,“看看你说的,那算什么有招!”说完拎起木棍,当头就是一劈,虽然停在了陆远的头顶,可是激起的劲气却吹得陆远光头疼痛。“你说说,这一棍有什么名堂?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虽然联系的武功不多,但是看到的却不少,稍微一沉吟就说道:“我少林棍法中,符合这一招的有四十三种,其中应该是韦陀杵最为接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性点点头,“和尚我当初练这一招,前后用了五年时间,才将师父教的一一掌握。这一棍之中,有着五种力道的用法,后续变化一百一十七种,你无招胜给我看看?如果别人辛苦一辈子的招数,你随随便便就能打破,那要么是招数不够精妙,要么就是你太厉害。跟有招无招扯不上关系。何况实力相当的话,我灌注了十二成功力,练习了数年的招式,怎么也不可能比你随手一刺,还留着功力变招的剑术要慢罢?我先打到你,凭什么要躲?你的剑如果碰到我的兵器,我用力十足而且变化多端,你用力未足又没有计较,不是剑飞就是剑断,你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这时候是真的糊涂了,那毫无内力的令狐冲,是怎么战胜那些武林高手的?“难道独孤求败和风清扬的武功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”和尚想了想,还是摇摇头,“他们厉害的是境界!他们已经站在当时的江湖武学之上去俯视,看到的其实不是破绽,而是局限。他们看到了武学的极限,并且超脱了出去,所以武学对于他们来说,就变得不过如此。快剑也成,无招胜有招也成,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也成,他们高那么多,当然是怎么打怎么成!大人打小孩子而已,你能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教的法子也是,那么高的境界就不是招法了?那独孤九剑里的几千种变化是什么?内功高就不是技巧了?返璞归真而已。所以啊,这些说法有些糊弄小孩子,你将来去忽悠你那些江湖上的朋友也可以这么干,听起来蛮有道理的,唬人第一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是遇到风清扬和……那个独孤求败怎么解啊?”陆远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!老和尚我也不知道那有多高!”空性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沮丧,说到底还是厉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啊,”老和尚接着说,陆远立刻精神一振,有办法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啊,也还有办法可以试试。”这次却是谢逊接了过去,陆远顿时疑惑了,难道我现在连阿逊都比不上了?那我不是更逊?受打击了……看到陆远搞怪的样子,两个年纪大的和尚都呵呵,其实这办法不难想,只要不从武学的角度去想就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搅扰一场诗琴相合的宴会,需要淋着狗血的关西大汉闯席;和孔夫子讲道理,不如寻二三悍妇骂街;对付独孤九剑这样变化到极致的剑术,大概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烂仗,贴身缠斗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一剑刺来,我一刀砍去,我凭什么要收招招架你的剑,而不是你收招招架我的刀呢?我不怕死、不怕两败俱伤,你的精巧就对我无用。你说刺我肩井穴让我无力砍下去?我之前运足了功力,丢出去砸也能砸你个半死,你刺刺试试?你刺我咽喉我就能瞬间死掉,手脚无力?要不要试试?!何况我的刀未见得比你的剑慢,谁先谁后还不知道呢。这剑法比的就是胆量,有进无退,只要退了,就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无言,这种办法能不能破独孤求败、风清扬不好说,对付令狐冲绝对够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陆远也是一脑门子官司,觉得自己需要仔细想想未来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谢过师父和谢逊,转身回房坐关去也。

        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