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黎明号 第三十章 上武当
    又是一年中秋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三丰年过百岁,武当上下对这节日也是非常在意。武当七侠中在外的几个都陆续赶了回来,当前主事的大弟子宋远桥带着儿子宋青书,里里外外的忙和着。就是终日待在房中的俞岱岩,也坐着轮椅出来,照射着暖暖的日头,面带微笑的看着清风小道童捣团饼馅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三丰老道牵着张无忌的小手,溜溜达达的沿着石板路闲逛,觉得无如此日的平安喜乐。张无忌年少却懂事,见张三丰开心,就强忍着身体寒冷的感觉不说出来,还想着法儿逗着老道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老道学究天人,张无忌小手强忍着颤抖,但手脚像冰块儿一样老道如何能感觉不出来?想起自己的五弟子张翠山,心里不免一阵剧痛。说了声“乖孩儿”,便俯身抱起张无忌,运起“氤氲紫气”让他好受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师父,我不疼”,张无忌小手擦着张老道的脸颊,却是一滴泪水流了出来。张老道稍微摇头,一侧脸,却看见那个叫明月的童子慌慌张张的向宋远桥跑去,低声说了些什么,眼见着宋远桥的眉头皱了起来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老道摇摇头,也不去过问。这几年,武当上下的大小事情,渐渐都移交给大弟子宋远桥进行处理,张老道除了给张无忌疗伤,剩下的便是琢磨武学,力图开前人所未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远桥此时却有些心烦意乱,皆因明月小道童的一句话,“少林陆赭石、慧岸前来拜见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陆赭石的名头他也听说过,少林空性神僧的小弟子。只是江湖传言褒贬不一,有的说他急公好义,仗义疏财。有人说他杀人如麻,喜食血肉。不过有一些倒是江湖公认,那就是这陆赭石幼时遭元庭灭门,成名后经常奔走江湖、联络各地豪杰,策划反元。他一心想的便是如何驱除鞑虏、推翻元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亦正亦邪,当然不能不见。但是也不可以牵扯太深,连累门派。想到这里,就让宋青书领着明月道童下山去迎接。陆远这样年方弱冠,辈份却高的人,武林上接待起来最是让人烦恼。不过张三丰辈份极高,所以派武当第三代的大弟子前去迎接,也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久,便见到宋青书陪着两人走上山来。两人都是青色僧袍,当先一人年方二十许,面如冠玉、剑眉星目,端是生得一副好相貌。自己儿子宋青书也是英俊非常,两人走在前面,立刻让人有一时瑜亮的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那人态度谦和的和青书聊着什么,青书放声大笑,显然甚是投缘,宋远桥顿时对此人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近前,宋青书抢先介绍道,“赭石兄,这位便是家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林陆远见过宋大侠”,陆远趋前施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远桥一惊,差点脱口而出说“你就是陆远!”眼见着年轻人不过二十,也许刚刚出师门到江湖历练,怎么可能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,江湖上的消息果然不可信。宋远桥威名素重,此时也点点头,说道:“到里面说话,青书,去请你莫师叔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远桥想那莫声谷和陆远年纪相仿佛,应该也有些话题可说。这样的名门弟子初出江湖,到各大门派拜访是应有之意,太过庄重反而会不自在。至于他通报说拜见师父张三丰,不过是小孩子的崇拜罢了。江湖上,谁不想见师父呢?让茶落座,寒暄几句,只待莫声谷来便抽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经意抬头的时候,却看见立在陆远身后的“慧岸”和尚,不由得又是一惊,好高的武功!那“慧岸”和尚样貌儒雅,像书生比像和尚多些,静静的站在陆远身后时,怀里抱着一个长布包袱,精气神几乎全部收敛,就像普通人一般。这等境界就是比起自己,也是不逊多让。当下就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陆……居士来我武当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侠请看。”陆远示意了一下,慧岸上前来,将那长条包裹放在宋远桥的面前案上。看那和尚拿着时,和普通包裹没什么分别。一放下来,压的案几咯吱一声,显然包裹里的事物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远桥解开包裹,看到里面放的黑沉沉一柄大刀,忍不住大惊失色“这是屠龙刀!号令天下的屠龙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老道正抱着张无忌在后殿看塑像,听见宋远桥的惊呼,伸头瞄了一眼。张老道年轻时游走天下,号称“邋遢道人”,本来也不是庄重威严的人。只是现在年纪大了,身边都是晚辈,当然做出一副庄重的样子来。自己私下里还是挺随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眼却被陆远吸引了过去。只见陆远周身环绕着淡淡的罡气,眼光如电,坐卧间阳气升腾,正是纯阳内功要突破龙虎关卡的前兆!这一幕和当年觉远师父的意象何其相似!老道心下大喜过望,拉着张无忌走了出去。也不去看那屠龙刀一眼,直直的走到陆远面前问道,“你练的是少林九阳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张真人”,陆远见张三丰出来,赶忙和慧岸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只是一摆手,再次道“你练的可是少林九阳功?!”刚进门的莫声谷,对着屠龙刀的宋远桥,路过的俞岱岩,听到后都是一愣,随即欣喜的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这是陆远在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少林九阳,无忌有救了!”这是宋远桥师兄弟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少林派救!少林和尚杀了我妈妈!”这是张无忌的拒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忌!你是无忌!”这是慧岸,也就是谢逊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静!”这是……张老道的声音。明明就像平常说话一样,可里面却夹杂了十几个铜锣大钟,震得大厅里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猛的一静。却看见张无忌脸上寒气大盛,面色铁青,直接向后昏倒在张三丰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老道也来不及多说,立刻抱住张无忌开始运功驱除寒毒。此时张无忌身上的寒毒,能祛除的早已驱除,剩下的纠结在经脉之中,哪里能驱除得掉?张老道正得失间,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,划了一道玄奥的弧线,按在了张无忌的胸口。无论是关注着的宋远桥和莫声谷,还是手按着张无忌丹田的张三丰,竟然都来不及阻止!

        (求收藏!求推荐!谢谢。)

        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