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黎明号 第三十一章 一段公案
    (感谢苍穹之叹打赏!今天分类强推最后一天,求收藏!求推荐!谢谢!)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悚然而惊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三丰看到是陆远伸手,正打算说什么时,就感觉一道庞大阳和的真气自张无忌的心脉向下,灌入丹田,又逆流而上,直指紫府。一路上遇到的寒毒便如沸汤泼雪一般消融不见,这等功效,简直胜过氤氲紫气百倍,正是最纯净的九阳神功!

        运转几个周天,将寒毒驱除大半之后。陆远又运功刺激张无忌的穴道,让他自身的真气运转起来。待到带着张无忌自身的武当九阳真气沿着经脉循环几次后,陆远才放开手。此时张无忌面色红润,已经与健康的孩童无异。虽然寒毒并未根除,好在经脉已经活动开,不想过去般寒毒纠结,一时三刻也不会再犯。至于具体的治疗方法,当然要等到和武当诸位商量后才可以定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出手那是事急从权,再深入就不恰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醒过来的张无忌,却死活不向陆远道谢,只是倔强着脖子不说话,憋得面孔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距离他母亲去世不到两年,心里还是深恨少林和尚,陆远不是漂亮女人,他也还没有如同将来那般软蛋。此时谢逊面容大变,张无忌并没能认出自己的义父来。谢逊仇人遍布江湖,不想再连累陆远和张无忌,刚才失声叫了出来,此时自然躲远了不上前相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略一沉吟,便对着张无忌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给你讲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便说出自己当年经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众僧光顾小店说起,到慧风帮忙,到事情变故,到陆远舍命救人。再说起张五侠和殷素素在其中的所作所为,件件都有明证,虽然没有加上什么评论,谁是谁非却一目了然。宋远桥和莫声谷都面有愧色,张老道沉默不语,徒弟因爱弃义,自己又能说些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父母便是在那场事情中相识并最终喜结连理,也算是一场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夜,我刺伤你母亲,你母亲也打了我一掌。便是因为我幼时经脉内无法去除的阴寒内力,师父才会收我为徒,传授我以少林九阳功。如今我九阳小成,殷夫人的儿子却又因为阴毒纠结经脉,需要我来施救。这一饮一啄,多是前定。因因果果,无非如此。我治好你的病,我们了结你我这段公案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这话说给张无忌,目的却是身边的这些人。他的作为,可说是以德报怨,旁人又能说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成想那张无忌说道:“我虽年纪小,却还有太师父教我道理。我长大后会去探究,父母若对不起你,我以后自会加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围的武当众人都大感欣慰,觉得张无忌天生侠义、明白事理,武当派后继有人!陆远也懒得和一个熊孩子计较,转身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忌忽然身体没了病痛,刚才又兴奋了一阵子,如今过去了,只疲倦的一搭一搭的,就要在张三丰的膝盖上睡过去。张三丰叫过宋青书,让他送张无忌回后院休息。陆远刚刚救了人,他总要稍微陪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陆远见厅里只剩下张三丰和七侠中的几位,面色一整道,“这次来武当,却是有一些事情需求教武当众位大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三丰点点头,宋远桥道“还请明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可还记得,少林几十年前火工头陀的旧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武当诸位都面露不虞,莫声谷更是几乎当场发作!数年前少林送来一份文书,里面说到火工头陀反出少林的旧事,以示少林绝学流落江湖的事实。偏生里面夹杂了些“张君宝是少林弃徒”的记载,着实气炸了武当七侠的肺。若不是张三丰严令,只怕当时便要打上少室山去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未能成行,那些文书也被莫声谷一张击得粉碎。事后人人气恼难休,再也无人过问其中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陆远旧事重提,几乎让人以为是上门打脸,当然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一看就知道端倪,心想尼玛真是愚蠢!心底火气也是不小,忍不住就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要说呢,还真是皇帝不急将军急!”陆远变得清冷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,“当年我从故纸堆里翻出这消息,师父师叔找人送到武当,不想落得这么个结果。既然诸位不想找到折断俞三侠手脚的凶手,我少林岂非多此一举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真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……那人当真不是少林弟子?!”俞岱岩语气颤抖的问道,他每每午夜惊醒,都记得那几人的面貌。如此深仇,岂能忘记!

        “笑话!”陆远大声斥责道,“难道我少林想掀起武林浩劫?所以专门在武当山下伤害俞三侠?!专门用少林武功?而且还伤而不死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事诸多疑点,所以我派也一直未曾大张旗鼓去想贵派讨个公道。”宋远桥说道。这时宋青书走了进来,宋远桥让他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疑点?”陆远摇摇头,说话不是很客气,“疑点就在武当诸位的手里。我派这些年始终未放下对此事的追查。那火工头陀在西域创建了金刚门,门派绝技正是般若金刚掌和大力金刚指!如今那金刚门的诸多门人,都在鞑子大都的汝阳王察罕特穆尔帐下效力。当年俞三侠的事情,正是他们奉汝阳王之命做下,其一是逼问屠龙刀下落,其二却是要挑拨中原各派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说屠龙刀,大家眼神都是往案上的屠龙刀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看张公子的伤势,怕是中的玄冥神掌罢?玄冥神掌,普天下只有玄冥二老会用。汝阳王帐下武士,正是以此二人为首。目的昭然若揭,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喝茶,武当诸侠沉默不语,至于俞岱岩把轮椅的把手捏的咯咯直响,却也不说话,直直的看向张三丰,眼神中都是祈求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"说不得,老道也要出门活动一下筋骨。"张三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还是让弟子几个前去!”宋远桥第一个站起来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

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