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黎明号 第三十二章 九阳大成
    “且听在下一言。”陆远插话道,“不瞒各位,在下出海一年多,终于寻回屠龙宝刀。此刀本身虽然锋利无匹,说到底不过是一件兵器。虽然说可以号令天下,我想也没几个人会去在意。让人在意的,不过是其中藏的东西,我说的可对?“

        见众人颔首,陆远继续道。“此刀中的《武穆遗书》我已经取出,并且传递给了四方的义军首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里面真的只有兵书?”站在宋远桥身后的宋青书插嘴道。几个人都若有若无的看了他一眼,却无人无搭理他。陆远初见宋青书时,此人风度极佳。谈吐学识,尽显世家子弟的派头,给人第一印象很好。可是相处稍微长些,内里的一些东西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三丰道:“驱除鞑虏,还我河山,凡我华夏子孙,都应当知道大义所在!群雄并起之时,我武当弟子当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当诸侠一齐起身,凛然遵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汝阳王是元庭天下兵马大元帅,麾下又有高手无数。如若义军起兵,不提军伍厮杀,但让手下高手扮成刺客刺杀义军首领,怕是无人能敌。因此吾等有志推翻元庭之人,欲潜入大都,将这些高手一网打尽。在下这次来,却是求武当诸侠施以援手来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说是援手,其实是合作。武当诸侠肯定要去大都报仇,两边互为奥援,当然安全性大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何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前大都会举办各类活动,各处进京送礼的官员、商人都大增,正是混入的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宋远桥点头,便算是说定。忽然见宋青书插言道,“此去大都,定是需要生死相搏,同行者自然要相互了解。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我想请陆兄指教一二,还请陆兄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深深看了他一眼,见宋远桥也没有反对的意思,随即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摘下腰上宝剑递给慧岸,说道:“还请借在下一柄长剑。在下的宝剑过于锋利,不合比武较技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慧岸接过宝剑,连同之前收起的屠龙刀,一同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过长剑,两人于庭中站定。客气几句便开始,宋青书上手便是武当绕指柔剑法,只见剑法变幻莫测,宋青书手里的长剑也是忽直忽弯,一时间仿佛占尽上风。陆远只是谨守门户,使用大伏魔剑法规规矩矩的拆了一二十招,随后好像随手的一剑刺向左侧,剑到途中,宋青书恰好一个转身撩剑,正正好好的把自己的脖子送到剑锋上。陆远侧剑轻轻一触就收剑入鞘,退开到场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让。”陆远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自己失误,怎么能算!我们再来!”宋青书觉得自己是一时不查,竟然着道,当下大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我来试试”,众人转头一看,却是莫声谷站了出来,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便好像上一场的翻版。莫声谷剑法比宋青书凌厉数倍,结果还是陆远规规矩矩的拆了十几招,然后剑锋那么随便一摆。莫声谷的手腕就恰恰好好的撞在上面。如果不是陆远侧剑,这只手便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的剑法一般。因为大伏魔剑法实在不符合他的口味。在他看来,拳法是研究人体奥秘的钥匙,而剑法则是杀人的工具。所以如果不是为了给对手保留几分颜面,他根本不耐烦先拆上十几招的这种设定。至于胜利,不过是借着独孤九剑的原理,境界高了,怎么打都有道理,这个规矩如今陆远却是明白了。陆远此时眼光锐利,对方剑法中的破绽他一眼便知,剩下的只要把剑摆好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赐教”,这次是宋远桥。他只是说了一句,便双掌摆出绵掌的架势,等待陆远先出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也不客气,一招“仙人指路”刺向宋大侠的肩膀,两人在场中交起手来。宋远桥年近五十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功力比起圆恒还要强些。两人剑掌相较,陆远的剑法立时就显出颓势来,不过是勉力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按套路,陆远确实打不过宋远桥。可若论对武学的领悟,在场只有张三丰能超过陆远。因此陆远虽然落在下风,可每次长剑乱刺,就能把局面扳回来。几次之后,看分不出胜负,只好双方罢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不成想自己刚刚松了一口气,就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来,“老道看着手痒,也想试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可奈何,只好与提着木剑的张三丰站到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老道天性洒脱,对于名声一向不甚看重。他觉得陆远的武功看起来的有意思,但是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,所以想亲自出手试试,什么车轮战之类的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辈分,当然是陆远先出手。可是陆远站到场中之后,并没有急着拉开架势,只是一个人在那里愁眉苦脸的苦思冥想。良久,陆远才叹息一声,把长剑抛出场外。双手合十,摆了一个“礼敬如来”的姿势。却是要空手对张三丰的木剑,除了谢逊,武当诸侠各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两人“交手”数十回合。两人相隔数丈远,一个慢腾腾的打拳,一个慢腾腾的舞剑,拳脚不曾带起一丝劲风,剑也没有什么破空的剑气,倒像是各自练习一样。只是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慢,陆远衣衫如风帆般鼓起,浑身气血翻腾,一拳一脚都如推大石挽巨缆般,带着莫大的劲力。张三丰也是头顶白气如柱,灌注真气的剑身微微颤动,剑尖在空中缓缓划过后,居然留下清晰的圆环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后来,陆远干脆站在原处,身体周围散开一层淡淡的圆圈,他只是偶尔才出一招打向空处。张三丰持剑微微闭眼,也是不动,身边却不断明灭着大圆小圆、长圆扁圆等各种圆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比试竟一直延续到午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的气圈几乎覆盖了整个练武场,而张三丰的圆则堆成了一座“剑山”。在双方交界处,你进我退的争斗不休。在场的除了宋远桥能看懂一两分,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“碰”的一声,陆远那鼓足的衣衫终于支撑不住,一下裂成碎片,气圈也随之消散。谢逊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衫,给赤身的陆远披在身上。陆远浑不在意的坐下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张三丰老道已经停下动作,正在抚摸着木剑上的一道微小的裂痕,说了声“可惜”,独自向后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一直打坐到深夜。今日中秋,待到明月照满殿堂,桂影婆娑摇曳的时候,在正厅喝酒的几个人,忽然听到一声呼啸响起。啸声越来越高亢,震得桌上杯盘叮叮作响,如龙吟大川一般直指苍穹。饮酒的几个人纷纷站起来,向后院奔去,刚走进练武场,便见陆远正在整理衣衫,含笑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练的八年的九阳神功,终于大成。至此九阳神功内外相应、生生不息,再无匮乏之虞。

        (强推最后一天,求收藏!求推荐!谢谢!)

        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