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品相师 第七十七章 交流会开始
    孟方被莫咏星拉走,李卫军也知道这圆桌上的位置不是为他们准备的,和秦宇打了声招呼,也紧随着坐到嘉宾席上,五个人倒是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秦宇转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朝着整张桌子扫了一圈,发现有很多人正在打量着他,也难怪,这一圈望下来,坐在椅子上的最年轻的好像都三十出头,像秦宇这个年纪的还真没有,不引人注目才奇怪。

    在一群大叔级的人当中隐藏着秦宇这么一位年轻人,已经有不少人在小声打听秦宇的底细了,可惜的是,无论他们问谁,对方都摇摇头表示对这位年轻人也不认识,唯一认识秦宇的除了坐在嘉宾席上的几位,就只剩下季全和庞龙两位师傅了。

    “那年轻人也是位风水师?”坐在桌子首位右侧的萧姓老者也看到了秦宇,朝身边的季全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秦宇,是前几天我和庞龙两人引荐进咱们gz玄学会的,秦兄弟虽然年纪不大,却是出自高人门下,在风水造诣上有着独特的本领。”

    季全说秦宇有着独特的本领,是指的秦宇在法器上的成就,单是那特殊的手印就连他都望尘莫及,不过季全说秦宇在风水上有着独特的本领,也是他认为秦宇也许就是擅长法器这一方面,可能在其他方面就要弱一点,不然就该说秦宇在风水上有着高超的造诣了,而不是独特的本领。季全会有这个想法也是因为秦宇的年纪,在季全的心中,风水一道繁复博杂,秦宇这个年纪在某一方面能有出se的表现就很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独特的本领?能让你这么说,这年轻人肯定是有点本事了,我倒是想认识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这次交流会结束,我就邀请秦兄弟和萧大师见面,想来秦兄弟对于萧大师也是很尊敬的。”

    秦宇淡然的坐在桌子上,对于众人的注视目光毫不在意,也不能说不在意,只是他面部上没有任何情绪表现出来,从进入风水一行开始,他就明白,他的年纪必然让他会受到更多的人关注和质疑。

    都说中国的政治是老人政治,其实风水一行更是如此,越老越吃香,没有人会去相信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风水师,哪怕就是天桥街上去摆个摊算个命,那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,要是一个年轻人去摆摊算命,就是摆上一个月估计也不会开张。

    好在这样尴尬的情况没有维持多久,门口处又再次走进了一群人,领头的是两位jing神矍铄的老者,左右相伴同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在两位老者后面,有着各种穿着打扮的人,最让秦宇惊讶的是,他在人群中竟然还看到了道士打扮的,或者穿的大褂长袍的人,要是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碰到了拍民国电影的剧组呢。

    “林会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林会长身边的那位是谁啊,好像不是咱们gz玄学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啊,林会长是去迎接来自其他城市的同行,这老者既然能和林会长走在一起,想来也应该是某个城市的玄学会分会会长。”

    周围几位风水师们的议论传到秦宇的耳中,秦宇才知道这两位老者其中有一位就是gz玄学会的会长,知道两人身后的一群人是来自其他城市的玄学会成员,秦宇更是目光仔细的在其中搜寻,按照莫咏星调查的结果,贺平就应该在这批人当中。

    秦宇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会,在人群的末尾看到了贺平,此刻他正在和一位穿着黑se长袍,满脸长发几乎都要遮住眼睛的男子在小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秦宇这次参加玄学会,一个是想要和同行们互相交流,了解一下整个风水行业的水平,另外一点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贺平,这个神秘组织让贺平来参加这次玄学会到底是为了什么,有什么企图,这点也是秦宇参加交流会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“庞光,老庞,没想到这次秋生竟然把你请来了,我们可是有好多年没见了。”萧姓老者看到两位老人进来,脸上露出惊喜的神se一把握住左边那位老人的手,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庞,我早和你说了,老萧见到你肯定会很激动,你看,连见到我这个地主招呼都不打一声。”另外一人老人开口打趣,也就是gz玄学会的会长林秋生。

    “庞光……”秦宇听到这名字表情变得奇怪,再一看其他人,也有很多人和他一样,脸上憋着,表情很jing彩,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止我一人联想到那地方去了啊!”秦宇瞧着一桌子脸部表情硬憋着的人,心中嘀咕,这名字实在是取得太有特se了,庞光,膀胱,这不是尿憋的吗。

    “和你打什么招呼,咱俩十天半个月就见一次面,你脸上有多少颗老人斑我都一清二楚,还用的着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萧姓老者这话很犀利,说的林秋生是无奈的摇摇头,老萧就是那种真xing情之人,都这么大年纪了,说话还是直来直去,当着他的面说他脸上的老人斑,这不是咒他吗。好在他了解老萧的xing情,自然是不会去真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“咱们就别在这寒暄了,这么多同行还在等着咱们呢,秋生你开始主持这次交流会。”三位老者聊了一会,其他的人都已经找好自己的位置坐下,这圆桌,gz玄学会的成员是安排在右边,而其他城市来的就坐在左边。

    秦宇打量了一眼他正对面的那位,竟然也是一位年纪轻轻的男子,看模样也就二十七八,不过论卖相就要比秦宇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这男子丰神俊朗,一笑起来使人如沫chun风,很难对他产生什么恶感,看到秦宇打量他,对方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回敬。

    “许承。”秦宇也朝对方一笑回礼,从对方桌面上的身份牌记住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至于贺平的位置就离秦宇的视角有点远了,贺平显然是没有发现秦宇,不过这样也好,倒是方便他暗中观察贺平的表情变化,以此来推断出对方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感谢各位同行来参加此次玄学交流会,此次交流会由我广州玄学会承办,规矩和以往一样,我就不再次罗嗦了,按照惯例,这第一轮由大家提出平时碰到的一些问题给各位同行讨论,或者也可以讲述一下替人堪舆相面遇到的一些特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秋生几句话说完,就代表这次开幕会正式开幕了,只是他话说完,全场就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开口,似乎陷入了冷场中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不愿先说,那我就来抛砖引玉,给大家说一个风水案例。”说话的是庞全,作为广州玄学会的理事,自然不会看着会长这么尴尬下去,当下起身,先是抱拳朝四周示礼,才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去年有一位雇主找上了我,请我去看帮他看看他家的风水,这位雇主是做水产生意的,生意也做的挺大,只是最近突然事业上有点不顺,因为是搬了新家,雇主觉得会不会是房屋风水出了问题,因此邀请我去他的新屋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雇主的新房是在新建一个小区内,一栋duli的三层小洋楼,正前方对着咱们gz的碧秀潭,西南方对着一座山峰,可谓山明水秀,正是纳财聚宝的好福地,怎么会出问题呢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拿出罗盘测试了一下这房子的方位朝向,结果却大大让我吃了一惊,根据这罗盘标示出来的方位,这房子的风水远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,属于那种大发快发的聚财宝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雇主的生意不顺,不是因为房子的问题?想到这,我不禁又问了下雇主的生辰八字,可惜对于面相这一方面我实在不是很jing通,无法从雇主的生辰八字和面相上看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庞龙说话节奏缓慢有序,语气又充满了感情,不一会,就把众人都吸引到他话中去,按照庞龙所形容那位雇主房子的风水格局,确实应该是一块宝地啊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打算和雇主明说没能发现什么问题,或者叫他去另请高明的时候,突然让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在这小区里有一栋游泳馆,这游泳馆的顶端是一个人字形,先前没能发现,当下午三点左右,这阳光照she在游泳馆上,投she出来的yin影正好是对着雇主的房子方向,加上这游泳馆的玻璃光芒投she,隐约有着赤红se在yin影之上。

    雇主的房子我来看过几次,只不过前几天都是yin天,却是没能见到这yin影,这次见到这带着赤红se的yin影,我才知道这问题是出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ps:周末了,九灯求收藏推荐,新的一周就要开始了,下一周九灯不定时爆发。

超品相师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