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箭神 075章 强势(上)
    (感谢king龙剑飞兄弟打赏200币,感谢ghostcat兄弟打赏100币,谢谢!)

    原来,熊奇风在踉跄后退间,挥手一扬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刹那间,顿时有三道寒芒爆射而出,分别射往叶星身体三处要害。

    是暗器!

    暗器伤人,为正道武者所不齿,熊奇风为了获胜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使出了暗器!

    并且,暗器攻出的方位,皆是叶星要害,若是击中,恐将毙命。

    哼——!

    叶星冷哼间,脚踩七星,身如幻影,一眨眼的时间,便将三道暗器尽皆避过,并且出现在熊奇风面前。

    中品武技——绝脉手!

    叶星出手如电,眨眼间在熊奇风身上拍出上十下,熊奇风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口吐鲜血,被叶星拍飞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!

    从熊奇风对叶星暗下杀手,使出暗器,到叶星避开,反伤熊奇风,不到弹指之间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的武者,都还在之前叶星踢伤熊奇风的震撼之中,没有反应过来,这时熊奇风又受到了重伤,吐血而飞。

    不,不止是重伤而已,绝脉手是极为歹毒的武技,叶星的绝脉手修炼到了圆满境界,破坏力惊人,熊奇风身上被叶星拍过的地方,都经脉寸断。

    武者修炼内劲,是以经脉为根本,经脉被废,内劲尽失,从此便是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熊奇风乃六重武者,一般的伤害,甚至是重伤,他都能忍受得了,唯有经脉断裂这等伤害,无论是从身体上,还是心理上都受到巨大的摧残,这才让他发出那等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在经脉寸断的那一瞬间,熊奇风的双眼惊鄂、伤心、不敢置信,最终化为绝望。

    熊奇风摔出十数米外,全身剧痛无力,爬不起来,叶星则站立在广场中央,左手握拳,背于后腰,如渊渟岳峙,气势威严。

    扫了熊奇风一眼,叶星眼中神色刚毅。

    紫山学院的招生比赛,乃是天沧城三年一度的最大盛事,受天沧城所有的武者关注。

    如此众目睽睽之下,叶星本不愿下此重手,哪怕熊奇风之前出刀狠辣,叶星也只是打算重伤熊奇风,没想过要废了他的武道之路。

    可是,熊奇风使用暗器欲至他于死地,却是彻底激怒了叶星。

    既然你做了初一,就不要怪我做十五。

    叶星自然是还了一份重礼。

    若非是顾及郡城而来的大人物颜面,也不愿违反招生比赛的规定,叶星刚才出手恐怕不止是废了熊奇风而已,而是要将熊奇风的手段原倍奉还,要了熊奇风的命。

    叶星出手,何等快速,广场四周的武者,都没有看清叶星施展了什么武技,只是被熊奇风的凄厉惨叫,吓了一跳,不知熊奇风受了何等重创。

    从熊奇风摔落在地,只剩惨哼,不见动弹,可以看得出来,熊奇风的确是受到了严重至极的伤害。

    阁楼上的大人物们,自然有不少都看清了叶星施展的武学,尤其是七重的武道大师,更是看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熊暴龙,以及熊家几位长老,在这一瞬间同时变色,目眦欲裂,唰的一下全部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歹毒的小畜生,众目睽睽之下,竟敢下此毒手,找死——!”

    熊暴龙更是一声怒吼,便要冲下阁楼,观其气势,似是要上擂台,将叶星击杀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一声惊响,整个阁楼中的温度似乎陡然间大降,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熊暴龙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机锁定了他,顿时全身寒毛一炸,心中大惊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声音是穆丰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而响起,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熊暴龙等人,只是淡淡的扫了古苍南一眼。

    “古城主,你天沧城有人不将我穆某人放在眼里啊!”

    穆丰的语气很平静,语速也很平缓,但阁楼中所有人,都莫明的感到一股寒意,身体发冷。

    古苍南脸色一变,目光向熊暴天扫了过去,起身怒斥道:“放肆!紫山学院的招生比赛,一切由穆先生做主,穆先生面前,哪轮到你熊家越俎代庖,还不给我退下!”

    天沧城,虽是叶、韦、熊三大武道世家最为强大,但是,还有一方势力更加可怕,那就是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府,直属紫山侯府管辖,乃是紫山侯座下的官方势力,虽不参与武道纷争,但地位却超然在上。

    当然,城主府管理一城之地,需要与当地的强大世家保持良好关系,这样才好办事,平时古苍南对叶、韦、熊三大家族都很友善。

    但,此刻自紫山侯府而来的穆丰很生气,与穆丰一比,熊家在古苍南眼中,自然是不值一提,哪还会给熊家好脸色。

    怒斥熊暴天一句之后,古苍南这才向穆丰抱拳微微躬身,道:“穆先生息怒,熊家主也是因后辈受伤而情绪失控,并非有意冒犯穆先生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古苍南说话两面玲珑,原本熊暴天被他当众一声怒斥觉得很丢脸面,而心生怨气,此刻见古苍南又为他说话,对古苍南的这口怨气自然转眼就消了。

    熊暴龙顺着古苍南的话说道:“确如古城主所言,熊某心中担忧后辈,才致情绪失控,望穆先生见谅……!”

    向穆丰道歉之后,熊暴龙继续说道:“穆先生,叶星在招生比赛中,众目睽睽下,出手狠毒,故意伤人,废了熊奇风的武道,如此歹毒行径,若不严惩,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熊暴龙眼中露出阴狠之色,目光狠厉。

    “熊某建议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身,叶星用绝脉手断了熊奇风的经脉,废了熊奇风的武道,那也让他尝尝经脉被断,武道被废的滋味!”

    叶问道闻言大怒,起身道:“熊暴龙,你不要血口喷人,究竟是谁下手狠毒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熊暴龙正要还击,穆丰挥手止住,他说道:“我穆某人长了眼睛,事实如何我自己会看,不需要任何人点明!”

    说着,穆丰站了起来,他一步一步,走至了阁楼边缘,下方整个广场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穆丰继续说道:“熊奇风出手狠毒,并且在招生比赛上公然使用暗器,违背比赛规定,情况恶劣,罪大恶极,该受严惩,叶星废他武道,废得好——!他该被废——!”

    穆丰说得很大声,就连广场中的许多武得,都听见了,阁楼中的众人,自然是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熊暴龙身体一震,脸色发白,熊家几位长老,亦都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熊家,有后辈天才熊奇圣在紫山学院天才班,并且,被副院长收为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紫山学院的副院长,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,至少是武道九重的大宗师,甚至是半步武圣,熊奇圣被这等大人物收为亲传弟子,可谓是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在熊家众人看来,熊家有如此关系,这个从紫山郡城而来的穆丰,按道理应该给他们熊家面子。

    可事实显然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熊家对于紫山郡城的事,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虽然紫山侯既是紫山侯府的主人,又是紫山学院的院长,但紫山侯府和紫山学院是两个独立机构。

    紫山学院的副院长是超级大人物,却也管不到紫山侯府中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定下紫山学院负责教学生,紫山侯府负责招收学生的规矩,不是没有原因的,就是为了防备某些势力,或某些武者,利用学院中的关系网,在招收学生过程中打压其他天才,以至于人才流失。

    由紫山侯府负责招收学生,紫山学院中的关系网根本没用,穆丰的任务就是为紫山侯发掘人才,自然不能错失了后辈中的天才人物,哪会因为熊家那点破关系,而打压叶星?

    “不——,这不公平!叶星和熊奇风都下了狠手,凭什么叶星就安然无事,这不公平——!”

    熊暴龙无法接受叶星安然无事的结果,大喝起来,他对熊奇圣在紫山学院中的关系,还是抱有希望。

    穆丰转过身来,双眼中爆射出两道精芒,盯着熊暴龙,一字一字说道:“凭什么?要不要我给你解释一遍?”

    那种寒冷的气息,又在阁楼中蔓延,不少强者都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熊暴龙首当其冲,感觉更是强烈,心中涌出一股恐怖的惊惧之意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感觉,眼前的穆丰已经对他动了杀机,若是再将对方惹怒,极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想起一位八重巅峰的武道宗师出手,熊暴龙便冷汗连连。

    面对穆丰的可怕气息,熊暴龙不禁后退数步,说道:“不敢!不敢!”

    穆丰眼中的精芒消逝,对方服软,他自然没有动手的兴致,若是不依不挠,穆丰不介意出手立威,当着众人的面斩了熊暴龙,看看还有谁敢那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穆丰淡淡的说了一句,回到原位坐下。

    古苍南松了一口气,作为天沧城主,他自然不愿在此发生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招生比赛继续,熊奇风被人抬了下去,叶星则依旧站在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无需古京宣布第六轮的对阵名单,韦轻萱主动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第六轮,只有一场比赛,那就是争夺第一的总决赛。

    i1153

至尊箭神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