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02 参考与选拔
    每次上课的时候,这个女孩儿都会单臂支着左边的脸蛋,永远低头看着膝上的书籍,另一只手则不时翻页,长发永远挡着半边脸,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打瞌睡还是看书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她性子孤高,不爱跟人打交道,一直在筹备出国留学的事情。

    与其它同学不同,跟她,估计是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,本着看一眼少一眼的心情,张逸夫拉着郝帅挪进了这一排座位,直接坐到女孩旁边,女孩倒没什么表情,只是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张逸夫把本子往桌上一放,完全没有这个时代人的拘谨,带着一种21世纪年轻人的自来熟,随口笑道:“签证搞定了没?”

    女孩与旁边的郝帅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女孩微微侧头,瞄了眼张逸夫,没好气地说道:“签证过了还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感到很无奈,这个年代的他憋了很久都没敢跟女孩对话,自己倒好,第一次对话就搞砸了。

    “成心来取笑我么?”女孩哼笑一声,转回头继续低头看书,“不过无所谓了,你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还有,T恤要掖在裤子里的,你这么闲散的穿衣服不会给人留下好印象,不如穿牛仔赌一赌。”

    女孩不管别的,继续进入歪头看书的状态,这让张逸夫感到了一种寒气与深深的怨念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此时郝帅轻轻拉了拉张逸夫,颤声问道,“你跟夏雪很熟?”

    “随便聊聊而已,没想到这么难对付。”张逸夫无奈摇了摇头,来到了这个年代,为人处世和对话风格上,自己是要改一改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别惹她了……太傲。”郝帅摇了摇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此时,大门推开,外面一行老中青三代男子,互做几次“请”的手势,推脱数轮后,才由一名头发浓密的中年男子带头进来,并排坐在讲台前。

    刚刚嬉笑的气氛一扫而去,全场屏息,用严肃与充满朝气的目光注视着这名男子,他一定就是部里面领导没错了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坐于左侧的年轻辅导员率先拉来老式话筒介绍道:“诸位同学,这位是电力工业部干部三处的刘建网处长,亲自来我校讲解分配事宜,让我们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。”

    在座毕业生虽然不多,但鼓起掌来却不逊色,整齐洪亮,比20年后那种稀疏的掌声多了一股浑厚。

    掌声过后,话筒推到了另一侧的系主任面前,老教授扫视过这一排排充满朝气的双瞳后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马上就到了填分配意向的时候,这对你们个人无疑很重要,但对我们整个电力行业更重要,国家每培养出一名大学生,都要投入巨大的资源与精力,你们承载的并不止是你们自己的前途,更肩负着祖国的未来与希望。岗位不分优劣,机关不看大小,我只希望大家能人尽其才,将自己的专业知识投入到最需要的岗位上去,这便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。学校,以你们为荣!”

    随着老教授话音的落下,更热烈的掌声响起,在系主任的激励下,苦读四年学子们的眼中绽放出了不一样的热情。

    然而张逸夫却分明听见左侧传来了一声不屑。

    张逸夫咽了口吐沫,冲夏雪小声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的么?”

    “他怕大家对分配结果心存不满,提前安抚一下。”夏雪冲老教授的方向努了努嘴,随即摇了摇头,继续看书,“反正你也听不懂,我多话了。”

    好严重啊……张逸夫又是打了个寒颤,这愤世嫉俗的感觉即便放到21世纪都够劲儿,作为这个年代的大学生,夏雪的觉悟实在太超前了。

    两位校方人员发言过后,终于轮到了真正的主角。

    刘处长摆了摆话筒过后,微笑注视着全场毕业生,开始讲话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看到你们,我感到很骄傲,想到又将有187名精英加入我们电力系统,我很兴奋。在此,请容我先简要介绍一下整个行业,就像教授所言,岗位不分优劣,机关不论大小,必须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向才能人尽其才,发光发热。”

    “全国电力系统,由电力工业部统一管理;下属华北、华东、华中、华南以及西北、东北六大分局,负责管理区域电网以及大型电厂;各省市电力局主要负责管理辖区电厂和供电局。”

    “在国家经济迅速腾飞,第二、三产业空前发展,居民用电猛增的情况下,无论是发电还是输电,都潜藏着巨大的缺口,我们电力系统必须要在缺电情况出现前,先天下之忧而忧,将这些缺口补上,这才不会拖国家发展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对人才的需求是巨大的,在坐诸位学子,将是未来电力系统发展的中流砥柱,无论是去机关、供电局还是电厂,都将是我国电力行业的中坚力量。综上,希望大家能根据自己的专业,个人情况,综合填报分配志愿,同时,在分配之前,也希望大家能简单回答几个问题,以供我们进行参考与选拔。”

    刘处长之前说的话都是正常的场面话,可当“参考”与“选拔”两个词出现的时候,一切突然变的不和谐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么多次分配,都是没有这个所谓的“选拔”的,想去大机关,去首都蓟京,去舒服的地方,更多取决于与校方的关系和家庭背景,这次怎么就搞出来一个选拔了呢?

    “陈教授。”刘建网冲旁边的系主任笑道,“方不方便发每人一张纸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老教授笑着指了指下面的毕业生,“大家都带着本子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刘建网点了点头,冲台下笑道,“那么请大家撕下一页纸,填好姓名、学号、意向城市和单位,我随后会提几个简单的问题,看看大家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呆滞过后,大家不及多想,纷纷撕下一页纸就此填写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突然了……今年怎么搞这套。”郝帅擦了把汗,严丝合缝地开始裁纸,他是个极其细心的人,对他而言,也许纸张撕得是否整齐也是考核标准之一。

    此时张逸夫也很慌,毕业那么多年,用不到的专业知识不知道自己还记得多少,这要是来几道公式或者画图题,自己这个老电工也不好办啊。他一侧头,才发现左边的女孩比他更紧张……因为这家伙连本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“哎,谁让我是个好人呢。”张逸夫随手抢过郝帅刚刚小心翼翼严丝合缝裁下的纸,不声不响地推给夏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雪一愣,看了看张逸夫,想拒绝却又没法拒绝,只能不好意思地收下,勉为其难地挤出话来,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作为交换……”张逸夫坏笑着嘟囔道,“一会儿让我抄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一天到晚看书的家伙,虽然嘴毒,但背个公式画个电路图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,怎么看来都比郝帅要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“啊?”夏雪大惊,这便要将纸推回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张逸夫这才想起,90年代初大家还很规矩,考试作弊的恶劣程度简直跟犯罪一样,哪像后来小抄满天飞。看着夏雪看自己的眼神像是看**犯一样后,张逸夫只得摆了摆手:“开玩笑的,我只是随手做好事罢了,不求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不可能有回报的,一张纸而已。”夏雪这才敢收下纸张,低头填写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郝帅也终于细致地撕下第二张纸,面露微笑,惬意地擦了把汗,考试什么的,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啊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逸夫毫不犹豫地再次豪夺,郝帅只得哭着裁第三张。

    【姓名:张逸夫】

    【学号:A86010233】

    【专业: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】

    【意向:服从组织分配】

    张逸夫放下笔,看着自己的字迹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就专业而言,自己的这个偏宏观与理论的专业分到哪里都有可能,就个人背景而言,去部里或者首都基本没戏,作为一个混过21世纪的中国人来说,他清楚这些侧面的考核都是扯淡,拼的还是背景。

    人人都想去首都蓟京,那里的单位无非就是电力工业部、华北电管局与蓟京供电局而已,只占分配比例的很小一部分,电力行业在这会儿圈子还很小,子从父业的不在少数,分配时候的水一定很深。

    待大家填得差不多后,刘处长终于提出了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问题很简单,大家不要有压力。首先,希望大家能简述一下火电厂的发电步骤与原理,5分钟的时间,不必说得过细。”

    全场人目光再次呆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道题确实很简单,就像问学机械的人汽车发动机原理一样简单,是专业中是最基础不过的东西。但若是反过来想,学机械的人,有几个能清楚的描述出发动机原理?这个时代张逸夫不清楚,但自己毕业那会,玩了四年答不出这道题的人,可还是大有人在的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道题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看你四年是学过来的还是混过来的,由于这个问题太概念化,同时会考验人的语言表达能力与专业扎实程度。

    如果张逸夫是刚刚毕业的话,答这道题还真有难度,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简直抠着脚就能倒背出来。身为一个在火电厂值了四年班的男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电步骤!

    挑衅一般地,左边的夏雪瞥了张逸夫一眼,嘴角露出坏笑,随后驭笔如飞,咔嚓咔嚓答了起来,贱气四溢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看自己这么久没抬笔很困扰!这都要嘲笑一下,真的是没有底线,怪不得人缘那么差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