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05 阅卷上的分歧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吃饭了,你拉我回来干嘛!”郝帅被莫名其妙地按到床上,护着身子十分之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脑子有点儿晕,你帮我琢磨几件事。”张逸夫安抚一番后,坐到他旁边和蔼地问道,“帅帅啊……咱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国家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郝帅像怪物一样看着张逸夫,开始回答他各种**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张逸夫综合自己的记忆与郝帅的叙述,对这个世界,对这个自己了解了大概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东西似曾相识,但这依然是一个架空的世界,并非历史。大的时代环境与自己了解的那个1990年没有太多出入,但是当政者的名字都是张逸夫没听过的,无论是美国总统还是日本首相,都是他闻所未闻的人。但那些公司依然在,影视作品甚至也存在,只是演员导演都换了一套。想要抱将来大哥的大腿看来是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至于张逸夫本人,与前世境遇其实是相似的。父母都是电力行业的职员,母亲是抄表员,父亲负责装电表和维护电表,只是这一代老爸经历了那次事故,有一个大起大落的过程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张逸夫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连忙问道:“帅帅,今年是90年,有世界杯的吧?”

    “有的啊,但还要等半个月才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“90年世界杯……”张逸夫使劲回忆起来,很遗憾,他的“电”脑触及不到这方面的知识,从现代人的思维来看,如果提前知道谁夺冠,把全部身家赌进去就是了,遗憾的是90年的时候张逸夫还在穿开裆裤,根本不知道世界杯是什么。

    郝帅感慨道:“是啊,这届日本拿到主办权啦,不用熬夜看啦!”

    “??”张逸夫大惊,“日本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日本世界杯。”

    “日本不该是金融危机民不聊生呢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金融危机啊?现在日本经济直逼美国呢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突然觉得头很大,虽然不记得90年世界杯在哪国举行,但绝对不可能是日本。他紧跟着问道:“苏联呢,解体了没?”

    “解体?早解体了啊,都三四年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虽然知识有限,但苏联是在90年代解体这件事还是记得的。看来很多的前世经验是用不上了,股市上捞一票,球场上赌一手之类的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好在时代的宏观发展没有变,虽然时间和细节上有所错位,不过大方向依然是没错的。前世的时候,张逸夫经常在想——你带着前世的经验,重生到几十年前深圳,就能做出QQ了?回到几十年前的杭州,就能搞出淘宝了?回到几十年前的硅谷,就能编出Windows了?

    他认为答案是否定的,因为即便让自己穿越到元末,也不可能当的了朱元璋。

    QQ出世之时,至少有5个企业在做这种软件;微软面世之前,盖茨已经是这个领域的超级专家。只有最出色、最走运的那个家伙能成功,而那些好高骛远,空有设想的人,最终只会成为他人的灵感来源。

    能力、性格,机遇,这才是恒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张逸夫知道自己有很多事可以做,但论到自己,论到脑袋里的高压电,唯有继续走专业这条路,才是唯一的正道。

    况且说到底,这条路根本就没有比IT和金融逊色,只是现在知道这一点的人还不多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阶梯教室中,辅导员、系主任依然在陪同刘建网阅卷。

    “咱们学院的整体素质还是很高的。”刘建网拿起一张写满公式的卷子笑道,“这张我真的看不懂,陈教授你帮忙评点评点吧。”

    老教授拿过卷子,眯眼一看,满意笑道:“丝毫没错,发电设施用到的热力学和电磁学公式全部列出来了,后面还有发电机电路设计的草图,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把这些东西都写出来,相信这位同学考研究生都很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刘建网看着老教授赞赏的样子,怕惹他不高兴,本来想出口的调侃硬生生憋了回去。不错,这个同学是把公式和图都列满了,可通篇没有一句自己看得懂的话,实际上这根本就是偏题了,根本不是在解释火电厂的原理,而是解释了整个热力学和电磁学。

    “刘处长,你看这个怎样?”旁边的辅导员递上了一张卷子,“这个字迹工整,文采好,虽然没什么公式,但谁都能看懂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刘建网有些期待地接过卷子,微微一看,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个卷子写得言简意赅,深入浅出,但关键性问题都规避掉了。拿最简单的来说,锅炉、汽轮机与发电机是火电厂最基础的三大设施,这个答题的人却根本不知道,用含糊华丽的辞藻遮盖过去,只谈煤发热,推动切割磁感线运动产生电力,大而空泛,虽然好懂,却没有任何实际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哎呦,到张逸夫了。”老教授笑着拿出了一张卷子抖了抖,“字倒算是漂亮,就是答得太少了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老教授还是刘建网,其实都没对张逸夫有任何期待,最多只是好奇罢了,他们想知道一个玩世不恭混日子的聪明学生怎么应付这次考核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概念都是对的。”老教授眯眼看着,抿了抿嘴,“毕竟是聪明,皮毛的东西理解还是没问题的……关于缺电的应对措施,思考得也很全面,这种题算是投其所好了……至于第三题,二十年后的中国电力……”

    老教授一行行看下去,越看越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太胡闹了……”老教授瞪大眼睛,“100万千瓦电厂普及……50000亿千瓦时的发电量?胡闹!太胡闹了!建国四十多年以来的发展都不及这个数字的十分之一!核电……风电……可持续性发展,这都是哪里冒出的想法!太空谈了!电力输向欧洲?怎么可能!人家需要我们的电?再者说,那么远距离送电,输电线得要多长多高?送过去早就损耗大半了!”

    老教授越看越生气,直接将卷子推到一旁:“发散思维也不能这么乱搞,我们的学生怎么能这么不踏实!”

    相反,刘建网听过老教授口中的只言片语后,瞳中倒是闪烁出了不一样的光彩,他不作多言,连忙拿起卷子,仔细品味起来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