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07 任君挑选
    “好漂亮的正楷。”张逸夫刚拿到心下便是一声赞叹,夏雪把规矩刚硬的正楷写出了一种柔软恬静的味道,光是看着字就让人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再看答题,言简意赅得有些过分了,任何概念只是点到为止,没有一个字多余的解释,相应地,夏雪每一个题目回答得都十分完全,光第一题火电厂理论部分,就提到了十余种火电厂分类,连垃圾回收发电厂都提到了。从知识量上来讲,面对这个年代的夏雪,即便是张逸夫,在不借用“电”脑的情况下,都是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关于二十年后的中国电力,夏雪的回答同样是几组数据,没有进行丝毫解释,遗憾的是,她的估计比郑道行还要悲观许多,连10000亿千瓦时也没有突破,产业结构和各种方式的发电比重与现在几乎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三人相互阅卷看罢,郑道行先是长舒了口气,赞叹道:“开眼界了,无论是夏雪的理论基础还是逸夫的思维能力,都让我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刘建网笑道:“那么其中有没有什么瑕疵呢?”

    “瑕疵不敢说,鸡蛋里挑骨头的话,确实有几点让我读起来有些不舒服。”郑道行也没什么隐瞒,直言道,“逸夫答的,让人觉得有所保留,还可以答得更全面;夏雪则让人感觉……像是机器答题,没什么主观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一语中的啊。”刘建网冲旁边的辅导员赞赏道,“陈教授的推荐果然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辅导员也笑道,“学院工作中,小郑跑前跑后,协助管理,能力上刘处长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……”郑道行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“顺便再自我批评一下,我的回答与夏雪和逸夫相比,太刻板了,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刘建网又是点了点头,显然很满意郑道行的表现,作为学生而言,他已经十分成熟了,专业也扎实,是块好料子。

    辅导员与此同时转向夏雪:“夏雪,你也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夏雪立刻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郑道行答得很好,张逸夫答得很差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一愣,张逸夫更是嗤笑一声,不知该如何评论。

    “小夏真的是不给人留面子。”刘建网调侃过后,好奇问道,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张逸夫回答问题的方式像个外行,尤其是第三道题,都是盲目的空想与乐观,他太小看工作难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一点,陈教授倒是也提到了。”刘建网抿了抿嘴,尴尬道,“不过我在出题的时候就说了,让大家天马行空各抒己见,作为主观题来说,怎么表达都是个人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夏雪跟着点了点头,不作多言。

    本来郑道行把气氛带的很好,但夏雪这么一搅和,就像是夏日午时突然吹过了一阵阴风,让人发寒。

    “逸夫,你也说说吧。”辅导员冲张逸夫摆了摆手,他显然认为张逸夫这次的答题纯粹是跟刘建网的性格撞上了,走运而已,也不指望这个“吊儿郎当”的家伙能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张逸夫随口说道:“我跟夏雪意见差不多吧,道行答得很好,夏雪答得很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盯着张逸夫,等他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当仁不让,瞥了眼夏雪:“我肯定她的理论深度,但刘处长说得很清楚,这次考核并不是考理论,而是了解我们。所谓了解我们,自然就是根据我们的回答,来考量适合我们的工作单位和岗位。而夏雪的回答,恐怕只有业内专家才能看懂,将来工作中我们要跟各种同事打交道,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这么深的专业功底,要用深入浅出的方式谈问题才有效率。另一方面,我认为夏雪的推测太悲观了,前几年我国电力系统的数据报告已经很清楚地表述了未来的趋势,10000亿千瓦时,实在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夏雪也不是省油的灯,虽然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,嘴上却立刻反唇相讥:“我是妄自菲薄的话,你推测的50000亿千瓦时不是妄自尊大?”

    张逸夫使劲点了点桌子:“是事实推断,前几年的数据你一定也看过,这只是简单的数学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从1到2的和从100到200意义和难度是相同的?”

    “因地制宜,从现在的环境来说,100到200并不比从1到2难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客观分析,主观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尊重你的主观判断,也请你尊重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尊重你,只是不能同意你。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看着这对家伙唇枪舌剑互不相让,只觉得自己思维有些跟不上,辅导员终是憋不住了:“你们两个,有意见私下交流,严肃一点。”

    二人这才偃旗息鼓,立刻还原了没事儿人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见不一致,积极讨论还是很好的。”刘建网尴尬地笑道,“跟三位聊过,我也有了大概了解,下面咱们谈一谈分配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心里皆是一紧,放下了之前的恩恩怨怨,同时屏息聆听。

    “这次部里,准备单抓一批毕业生着重培养,为今后五年的严峻任务打好人才基础,重点是电厂建设和电网建设两个方面,三位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……”

    刘建网说着,拿起了三张卷子:“小郑和小夏的意向都是电力部,我在此先问一下,你们对部里哪个单位更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个,看领导安排吧。”郑道行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有这句话,外加家人的努力,自己与教授的关系,能分到部里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至于具体哪个司局,反倒是无所谓的事情。

    夏雪却依然直截了当:“我想去体制改革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刘建网一愣,那个办公室完全是一个战略性部门,不过有三五个人而已,要权没权,要事没事,若不是夏雪提到,自己恐怕根本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地方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