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08 迈向前路
    刘建网微做思索,而后答道:“小夏,看得出来你很有抱负,但实际工作跟想法经常是有差距的,现在改革办公室主要的工作是发一些材料,做一些研究,与计划委的领导沟通,实际操作的权力是很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夏雪轻叹了一口气,“那由领导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刘建网擦了把汗,之前别人给他带的话没错,这小姑娘还真不是好应付的,他就此转向看上去最好应付的张逸夫:“小张,你一定也是尊重学校分配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尊重,尊重。”关于这个问题,张逸夫刚刚已经想了很久,心中已有定夺,尊重过后,伺机试探道,“就是,有一点小小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无妨。”刘建网心里一虚,只怕他也提出像夏雪一样的奇葩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电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不亚于夏雪的寒气飘过,大家看张逸夫的眼神都觉得他疯了。

    “逸夫,三思啊。”郑道行拉了拉张逸夫,“不是说电厂不好,但身为本科生,最好还是去部里才能发挥更大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逸夫,你家不是也蓟京的么,蓟京可没什么大的电厂。”连辅导员都看不下去了,那眼神简直要杀了张逸夫,这届名额竞争如此激烈,人家部里的领导把机会都送到眼前了,你怎么还推掉?

    作为刘建网而言,他对张逸夫的期待是最大的,郑道行这种感觉的人部里实在太多了,而夏雪又太傲,让人感觉心里没底,现阶段,需要的正是张逸夫这种敢想敢做,又有能力做的实干型人才,好好培养的话,加入将来的几个特大项目是很有发展的。

    可这家伙为什么就看上电厂了呢?

    张逸夫自然不是自毁前程,作为一个过来人,看过了无数人的起起落落,他太清楚该怎么混了。

    部委里是舒服,但前提要看清楚自己是谁。背景够足的话,在其中确实可以扶摇直上,但对自己这种抄表员家庭来说,做再多事也只有一年年熬,五年科长十年处,二十年的时候看造化升司局,想更进一步,就只有提早抱大腿,三十年后定乾坤了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部委这种地方,离了谁都能转,混人际关系的意义大于混专业技术。

    基层则不然,功绩一目了然,经验更是不可多得。前世到最后真正起来的领导,多数都是有电厂工作经验的,纯粹的机关型干部提升有限,在电厂工作几年,积累足够的经验、功绩与人脉,再调入机关从而扶摇直上,这是前世提职的不二法门,比机关混年头高效稳妥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还有其它因素。

    因为在地方……电厂的人,根本就是土霸王!一个电厂厂长简直就是皇帝,比之部委里的司局级干部不要痛快太多!

    面对刘建网的疑问,张逸夫自然是不能这么回答的,一定要大义凛然一些。

    “刘处长,从您刚刚的话来看,应该有几个大型电厂的项目在酝酿之中,这些项目中,部里的管理型人才自然需求不少,但我想基层厂里的技术人员同样重要,正如夏雪所说,我这个人有时确实好高骛远,空想太多,因此我想先到工厂去,脚踏实地地搞发电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说得头头是道,直让刘建网暗暗称奇,只那么两句话,张逸夫便找到了自己谈话的实际意义。大电厂建设是极其宏观的工程,需要千万人的努力,尤其是在技术规划方面,需要极其出色,达到美日工程师水准的专业人员参与其中。遗憾的是,大多数高学历的人,是不屑于下工厂的,刘建网见过太多这样的人才耽误在机关了。

    高学历配上丰富的基层经验,正是现在最需要的人才。通常来说,部里非常鼓励高学历人才下基层,但实施起来都很困难,刘建网万没想到,看似糊涂的张逸夫竟然有如此之高的觉悟!

    “张逸夫同学。”刘建网激动地起身,握住了他的双手,“我一定会尽己所能,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刘处长,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这二位自说自话,惺惺相惜,在座的另外三人只有悲叹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完蛋了,等着去电厂吃苦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谈话在下午三点左右结束,刘建网心满意足地由校领导送走,郑道行则拉着张逸夫与夏雪去了学校食堂,合算后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就毕业了,咱们马上各奔东西,可无论到了哪里,咱们都是老同学。”郑道行炯炯有神地看着二人,“咱们没什么底子,将来工作中,一定要相互照应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调侃笑道:“那是那是,将来我去了厂里,领导在检查工作的时候一定要网开一面啊!”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……不过这也不失为一条明路,刘处长看上去很满意。”郑道行拍着张逸夫的肩笑道,“你看吧,几年后,说不好就是你领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了,我就是想去厂里过地主日子罢了,机关太麻烦,不适合我。”张逸夫话罢转向夏雪,“你这性子,到机关里也会被排挤的,该注意的时候还是注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的。”夏雪轻笑一声,依然冷漠,“这次分配只是应付父母而已,我想去改革办公室也是为了争取更多的空闲时间复习,下次托福考出更好成绩的话,签证也许就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郑道行感觉到一股阴气,这次的团结对象怎么都是这样的奇葩,就没有一个像自己一样踏踏实实混的人了么……

    正聊着,一个同学急匆匆跑来,可算找到了郑道行,原来是学生会那边有事要处理,郑道行只得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于是,夏雪终于有机会发问了:“钢铁侠厉害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逸夫感觉很无奈,“挺厉害的,但没有绿巨人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再多讲一些吧,美国的事情。”夏雪瞳中终于露出了一丝光彩,好像只有谈到那个地方,才会唤醒她的热忱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他,“美国梦”是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集体盲目,在他们眼中,那个彼岸的国家是自由的天堂,是理想的圣地,有财富更有思想,有知识更有信仰。外加夏雪貌似有一个姐姐一直在影响她,无疑让她的美国梦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张逸夫多想描绘出那个20年后的中国,让夏雪看到奥运会的盛况,看到电力产业的强大,看到那个属于中国的时代。

    “夏雪啊,我这人嘴笨,不知道怎么表达。”张逸夫长叹一声,不愿再多谈那个地方,默默起身,“家,永远是最好的地方,父母,永远是最亲的人,美国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话罢他抽身离去,没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这种盲目的女人,是劝不动,也说不清的,虽然对她感觉不错,但张逸夫不打算在这方面下更多的功夫,更不打算投入什么感情,这个世界很大很大,夏雪大可执意追求她的美国梦,而自己也将在属于自己的路上前行。

    “搞得你好像去过一样……”夏雪看着张逸夫的背影,暗自嘟囔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服,却总感觉张逸夫的话有种莫名的自信,好像美国真的不过如此。当然,萍水相逢的对话终是稍纵即逝,抵不过坚持多年的信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分配结果比想象中更早的到来。

    郑道行与夏雪都成功地分到了部里,具体岗位报道后再定。

    郝帅家人显然也使足了劲儿,让他得以去华北电管局报道,据说那个单位就在郝帅家院子的对面。

    其余的同学也各自得到了不错的归宿,大多分配回了自己的家乡,最差最差的去了供电局,像张逸夫这种奔赴电厂的,恐怕是唯一一个。

    毕业典礼的时候,大家见到张逸夫都不知道如何劝慰,唯有握手拥抱,只有极少的人有种直觉,这家伙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但即便是郑道行,也猜不透这盘棋到底该如何赢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!

    1990届毕业生的全体合影出炉,单纯的学生时代被永远定格在这一瞬间,而真正的人生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距离去工厂报道还有一周的时间,张逸夫得以先回家见见父母,与郝帅双双返乡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是这才意识到,原来他们两家之间不过隔着一条街。郝帅不禁有些伤感,若是张逸夫也分到了跟自己相同的单位,那该是多好的美事。

    二人放下大包小包,在街道中间,一股离别的情感涌上心头,本能促使一般,深深拥抱。

    “要加油啊……逸夫。”跟这个相处四年的室友分别,无疑让郝帅的心里很难受,尤其是想到他要到电厂去,将来很可能娶个当地的媳妇,安家在异乡,想到这里,郝帅眼眶不禁有些酸涩,“将来结婚的时候,可一定要请我!”

    “扯,肯定你先结婚。”张逸夫大笑着看着不远处的高塔,那里正是华北局所在的位置,将来郝帅的工作地点,“别搞这么伤感,我们电厂也是华北局管的,咱俩将来少不了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是……”郝帅擦了擦眼睛,傻笑道,“以后可得经常回来,咱家离得近,要经常聚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(我不众ツ时候,你有时间去看看我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我们华北局好歹是蓟京局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紧紧握手,就此分别。

    张逸夫拎着行李走在路上,不禁暗笑

    “傻小子急什么,爷早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的环境,消化了这个张逸夫的记忆,想到马上就要回家了,竟然还有几分激动与澎湃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