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14 土豪级厂长
    甄甜见张逸夫看着自己有些发愣,不禁捂唇笑道:“我们的新大学生还很腼腆呐!”

    “见笑了,见笑了。”张逸夫这才觉得自己失礼,“张逸夫,大家怎么叫我都成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不远处的会议室中钻出一个中年人,也不问缘由,劈头盖脸问道:“刚才什么事,那么大响动?惹厂长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邱处长。”甄甜摆手道,“小文带着大学生来了,找厂长报道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不禁朝张逸夫的方向一瞪,而后冲文天明道:“大惊小怪的,开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……邱科长。”文天明连忙躬身认错。

    男子哼了一声,这才回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甄甜见他走了,冲文天明吐了吐舌头:“看样子邱凌是挨批了。”

    文天明性子怯懦,此时只低头埋怨自己太过激动,敲门没有分寸,吵到了领导开会。

    几人还未缓过来,那边大门再次打开,邱凌沉着脸出来,没好气地说道:“厂长叫他进来一起开会。”

    甄甜只一愣:“他?他刚来,啥都不懂呢……而且这次是领导干部会吧?”

    邱凌斜眼看着甄甜哼道:“厂长叫他来的,又不是我?问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甄甜无奈,只得冲张逸夫强笑道,“去吧,坐在后面好好听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逸夫提了口气,整了下领口,这便朝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只言片语,他却已感觉到文天明的单纯,甄甜的照顾,与这位邱科长的敌意。

    邱凌见张逸夫颇为自信地走来,暗哼一声,也未多说,插着兜自行回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铺着大地毯的长桌会议室中,几乎坐满了人,其中有穿着西裤衬衫的,也有穿着蓝色车间工人制服的,这场面看在张逸夫眼里,更像是一种颇有阶级色彩的谈判,而非企业会议。

    位列首席之人,头发已谢了大半,肤色黝黑,身材富态,年龄大概在50上下,总体而言有种暴发户的味道。他见逸夫来了,把手中的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戳,这便起身,热情地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这大学生我等了好久了!可算来了!”

    不用说,这位必须是牛厂长了。

    虽然看上去像个中年富农,但牛厂长握起手来却颇有一番力道,混得久的人,从握手的感觉便能粗判造化,张逸夫虽还没那么高明,但也能觉出牛厂长不软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是做样子还是真心,张逸夫必须还以同样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厂长求贤若渴的事,小文在路上已经说过了,感谢厂长的照顾与信任,能来到冀北电厂是我的光荣。”

    牛厂长闻言面露喜色,毫不掩饰地大笑道:“哪里的话!大学生能来咱们厂,也是咱们厂的光荣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将张逸夫引荐给所有领导。

    “会议暂且停一下,我来给大家介绍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的几分钟,张逸夫陷入了介绍与自我介绍之中,按理说新人入职,跟同部门科室的人互相介绍就够了,张逸夫又不是举世闻名的老专家,万用不到这么大排场,但奈何牛厂长不走寻常路,非要来这么一出。这样也好,张逸夫得以第一时间认识了各科室的领导和各车间主任,领导们也认识了他,在牛厂长的热情下,就连邱凌也收起了敌意,满脸微笑地与张逸夫握手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张逸夫得知牛厂长本名为牛大猛,这着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,虽然对牛大猛同志的印象不错,但这名字是在太过分了,能当上厂长真的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介绍一圈过后,牛大猛亲自扶张逸夫坐下,自己也回到首席:“关于逸夫去哪个科室,咱们随后再商量,先回到正题吧。”

    只瞬间,他刚刚热情兴奋的表情收了回去,全会场的气氛也随即改变。

    牛大猛在静默之中再次点燃了香烟:“我已经了解了,关于这次事故,我们必须严肃处理。我看也不用再开会商议了,车间的责任人,责任班长记过处分,运行科和检修科也要承担责任,两位科长尽快写检查上来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的落下,几个穿着蓝色工服的男人叹了口气,颓丧地点了点头,担上这种处分,这一年的评优算是没戏了,不仅收入会受到影响,还会耽误往后几年的仕途。

    牛大猛继续说道:“至于技术科,也要重新整理纪律安全规范,你们不要整天呆在办公室里,有时间一定多到车间去,了解实际情况,确保规范的实施,不要纸面上一套,实际做起来另一套。我们眼看就要申请‘达标’了,安全问题万不能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邱凌连连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却微微皱眉,自己一直是瞄着技术科去的,天煞的,这满是敌意的中年人竟然会是自己将来的领导。

    牛大猛想了想后,不忘补充道:“规范的事情,让逸夫一起做。”

    邱凌一愣,望了眼张逸夫,不得不又答了句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牛大猛抿了抿嘴,忽然望向张逸夫,“逸夫,学校里教过电厂实际工作的课程么?”

    “很少,但我有些了解。”张逸夫应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这次的事故,邱凌你再简单讲一讲,听听大学生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邱凌满脸不解与不屑,“厂长,等下会了我再跟他讲吧,大学生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懂这个,要先到车间实习过的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只觉得心下好笑,爷爷我都在电厂干了五年了,还实个毛习,但他嘴上依然谦虚地说道:“学校有安排去电厂实习三个月,基础原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这么说了,邱凌你就简单讲讲吧,看看大学生的见解跟咱们是不是一致,你毕竟是咱们这儿技术最精的,也就你能跟逸夫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邱凌无奈摇了摇头,也点了支烟,就此介绍起情况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他们在聊一个很小,却又可以很大的事故,一次简单的滤油机漏油事故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