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15 请叫我圣人张
    众所周知,火电厂机组需要通过汽轮机内叶轮的不懈转动才能产生电力,由于这个过程是持久的,做功是巨大的,其中必然产生无数的摩擦与极大的热量,严重磨损轴承,甚至起火。就像汽车发动机需要加润滑油一样,电厂的汽轮机同样需要加入一种叫做“透平油”的东西来减少摩擦与散热,因为汽轮机永远在运作,所以这个“加油”的过程亦是动态的,需要不断加入新的透平油。

    而用过的透平油,自然也不能白白浪费,他们将被滤油机过滤,除去其中掺入的机械杂质、氧化副产物、水分等等,将相对纯净的透平油重新纳入循环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故,就是厂里一个15万千瓦机组滤油机的泄露事件,由于油管接口处脱开,一部分油泄露到了下方的热管道上,造成着火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值班人员当时就发现了这一点,及时扑灭了火源,立刻通报上级,暂停这个机组的运行,紧急抢修,终于在3个小时内重新启动机组,这才没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结果是好的,过程却十分艰险,假设那个值班人员没有及时发现,给那个火种几分钟的时间,也许就会造成整个机组的火灾甚至爆炸,一个15万千瓦的机组,在这个时代可是绝对昂贵的国有资产。抛开这个问题不谈,如果这个机组停产,冀北电厂将直接损失15万千瓦的发电能力,影响整个华北电网的运行,全厂子都会承担生产责任,即便牛大猛,恐怕也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想通前因后果后,张逸夫不禁点了点头,牛大猛看上去粗糙,可还是有细心的,表面上这次事故只是隐患,并没有产生严重后果,他这么搞有些小题大做,但在电厂,出事就是大事,这种安全问题再怎么大手笔也不为过,必须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同时,张逸夫也不禁想到了父亲的话。

    安全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有什么想法么?”邱凌颇为不屑的声音打破了张逸夫的遐想,“那几个机器你见过么?要不要我解释一下滤油机的原理?”

    牛大猛见张逸夫半天没说话,连忙打圆场道:“逸夫毕竟刚刚来,对电厂设施还没有充分了解,这样,邱凌你先带着他四处看看吧,学习学习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,他不可能懂这些的。”邱凌跟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稍微松了口气,他们感觉是牛大猛太神话大学生了,大家都是人,都要工作了才有经验,一个大学生不过是多在学校泡了几年罢了,哪有那么神?

    他们殊不知,张逸夫根本不是想不明白事故原理,而是在思考如何表达才能少得罪人。电厂事故,到头来都是要有背锅侠的……其中最有趣的地方在于,真理藏得很深,谁来背锅这个问题,有的时候并不是取决于科学,而是取决于人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张逸夫凭着自己的一张嘴与脑子里的东西,在这些90年前辈面前颠倒黑白都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他沉思再三,考虑到自己初来乍到,不宜树敌,便干脆找了个最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,皆大欢喜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各位领导,我确实有个问题不太明白。”张逸夫默默起身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邱凌不耐烦地摆手道:“等下会了再问吧,别让我们一帮人陪你听课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一个问题,问就问吧。”牛大猛大臂一挥,决定给张逸夫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张逸夫嗽了嗽嗓子,镇然问道:“咱们的滤油机下面……难道没有油盘么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**的问题,其主要**之处不在于发问的人二,而是被质疑的人二。

    比如你家水龙头经常漏水,很自然地,就会放一个盆在下面,留住那些漏掉的水。所以为了预防你家滤油机漏油,提前放个盆在底下接油,貌似只要智商正常就会想到吧?

    遗憾的是,冀北发电厂的同志们好像没想过这个问题……当然,并不是因为他们笨,只是因为这类事故较少,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,没有足够的经验,不像后来的电厂,滤油机下配备油盘已经成为基本的设计规范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原理,连牛大猛这种看似没文化的人都立刻琢磨明白了。

    全场人楞了半天,牛大猛自己也楞了半天,直到他的烟头烧到手了才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牛大猛呆呆望向邱凌,木木问道:“咱们……没油盘么?”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……没在技术规范里……作为电厂来说……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要配油盘。”邱凌咽了口吐沫,这才发现问题的核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,听说过油盘么?”牛大猛转而望向其它人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此时,只有一位戴着厚眼镜,穿着工服的中年男人举手道:“旁边的造纸厂,好像用到了一种油盘,我们可以过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问!现在就问!”牛大猛一拍桌子,双目圆瞪,“我就说么!大学生既然能提出来,就绝对有这个东西!方浩,你立刻去问,必要的话,我可以亲自出面,要几个过来,赶紧把这个安全漏洞补上!搞定这件事,刚才处分的事情都作废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处分作废”,大家立刻来了精神,一个个都赶紧起身,这便要拥着那位名为方浩的男子奔赴造纸厂。

    会场的气氛瞬间大逆转,真是皆大欢喜的结局,张逸夫满意地坐下,这样自己就不用得罪谁了,反而可以帮他们避免处分,请叫我圣人张。

    其实他自己也清楚,就像圣人不存在一样,皆大欢喜这种事也是不存在的,就在他不远处的某人,对他的敌意无形间又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身为技术科科长的邱凌,工作这么久,竟然没有想到油盘这么**的事情,反倒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来便发现了这一点,面子上实在难堪,尤其是被厂长神话的大学生真的要成神了,这才是他真正诟病的。自己一直是厂子里技术最丰富的,学历最高的人,极受牛大猛重视,而现在貌似出现一个家伙跟自己争宠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,也是邱凌最怕的是,自己不再是唯一,不再有在厂长面前牛逼的资本,不再有叫板谈条件的资格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