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16 胆大心细的大猛
    此时,一堆车间的人已经杀向造纸厂,会议室中仅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干部,牛大猛长舒一口气,靠在椅背上,终于踏实了一些,长长叹道:“油盘……油盘……我怎么早没想到……咱们是太固步自封了,困在自己的小圈子里,今后要多跟其它厂子交流,不管是造纸的还是炼油的,去看一看,总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位烫着卷发的女领导望向张逸夫,平和问道:“小张,你是怎么知道油盘的?实习的厂子里有这个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,未配备油盘不是咱们厂的问题,现在基本都没有。”张逸夫挠了挠头,信口胡诌,“我是大三的时候,在图书馆看外文资料的过程中,比较中美电机设备的不同,这才发现多了这个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不禁感叹起自己的智慧,所谓的“外文资料”,“美国电厂”,这些高大上的东西自己自然从未接触过,这帮家伙就更别提了,今后一辈子都可以靠这个吹逼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看外文资料?这不是只有英语专业的才能做到么?”女领导一惊,随即转向牛大猛夸奖道,“牛厂长,这次咱们可真的挖到宝啦!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!”牛大猛高兴起来,完全没有任何领导的样子,活像一个挖到金子的老农一样捧腹大笑,“好好好!后面整理技术安全规范的时候,逸夫你千万别敝帚自珍,把能想到的全给我加进去!!要让全厂工人都给我背下来!我自己也背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此时张逸夫脑子里的技术规范只有一条,而且烙印的很深——

    不要随地大小便。

    散会后,牛大猛单独留了几个人,包括张逸夫在内。

    一位是刚刚的女领导,人事科的张琳,另一位是一直没怎么发言的一位蓝工服的小伙子牛小壮,看穿着应该是车间的人。

    张逸夫看着牛大猛与牛小壮颇为相似的方脸以及粗糙的皮肤,不用琢磨,准是一对父子了,这位厂长还真是举贤不避亲,直接把儿子送厂里来了,若是在机关里,恐怕没人好意思把自己的儿子塞自己单位里,可在这边,牛大猛就是这么做了,到底是土皇帝!

    牛大猛笑着让三人凑过来,给儿子和张逸夫各自扔了一支云烟,牛小壮自然不客气,先过去给老爹点了,随后也上前给张逸夫上火。

    张逸夫琢磨着,这根烟死了也得抽啊……便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抽着会后的闲烟,张琳也不觉得他们熏,就这么坐着,当然,她也不敢就会议室禁止吸烟的事情指责三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逸夫啊,你可算解决大问题了。”牛大猛笑呵呵地看着张逸夫,“大学生就是厉害,比我想的还要厉害,屁股还没做热,就已经能解决生产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谦言道:“厂长过奖了,只是凑巧想到了油盘而已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”

    张琳附和笑道:“哪里的话,没什么凑巧不凑巧的,就是因为你读的书多,懂的多,才能提出来油盘不是?”

    被这么捧着,张逸夫也不好说什么,油盘这东西,几十年后电厂随便找个人就能说出来,真的跟读书关系不大。当然,被如此高捧并非是厂子里的人孤陋寡闻,而是这个时代的偏激特征之一,崇拜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牛厂长抽着烟冲儿子说道:“小壮,一会儿你给逸夫安排下宿舍,你房间不是还空着一张床么,我看就那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小伙子满口应了,直性子也是随了他爸。

    “等都安顿好了,带逸夫好好参观参观厂子,今后也多跟着逸夫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成!”牛小壮谨遵父命,转头冲张逸夫道,“我住工人宿舍那边,我有点脏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。”张逸夫笑道,“我也干净不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牛小壮一把搂住张逸夫,“我天天车间里晃悠,哪能比大学生还干净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严肃一点。”牛大猛嘴上骂儿子,脸上却是笑着的,他随即转望张逸夫道,“逸夫啊,情况你也了解了,咱们抛开油盘的问题不谈,从你的角度来看,这次事故的责任应该如何看待?”

    张逸夫闻言一滞,心道这个粗人还真是心细,人都走了,才问起这种问题,显然也是知道很多话要暗地里说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没什么工作经验,纯靠理论来谈,太片面了……”于是张逸夫打起了太极,自己确实不该初来乍到的时候就妄下断言。

    牛大猛笑道:“呵呵,你放心,坐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,张科长也从来不会传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张琳紧跟着说道:“逸夫,开会的时候,大家都来回推卸责任,正所谓旁观者清,我们现在也需要一位懂技术的人来提供信息,厂长既然问了,你能说多少就说多少吧。”

    确实,牛厂长问一位新人这种问题,已经充满了信任,这让张逸夫也不好再敝帚自珍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他犹豫片刻后答道,“我并非隐瞒或者有所顾虑,在看过事故现场之前,真的不敢断言。要确定责任,首先要看设备的年份,如果是在安装一年以内出现问题,就要问问设计安装人员,如果一年以上,再根据实际情况权衡,看看是生产车间操作的问题,还是检修车间的人大意。厂长您让我凭空这么说,我真的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闻言,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话说到这份上就不是打太极了,是大气稳重!

    “好!小壮你带逸夫参观的时候,着重看看第二机组的滤油机。具体设计操作的事情,我了解有限,让咱们的大学生看过现场再好好分析分析。”牛大猛镇定点了点头,换了一副神色,“咱们厂马上就要申请达标了,处分的事,我嘴上虽然狠,但实际处理还是会缓一缓的,否则影响了大家的积极性,恐怕弊大于利。”

    达标是什么?张逸夫满脸茫然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