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18 纯真骚气的厂花
    令人庆幸的是,牛大猛并非一个阴谋家,而是实干者,他看似粗糙,实则精明,集权掌握在这样一个人的手里,其实是全厂人的福气,近几年无论是生产还是安全上,冀北电厂都上了几个台阶,终于有了申请达标的资本。

    达标,对电厂来说着实是最重要的一件事,这会儿整个华北地区成功达标的电厂也只有两个,全国也就十几个,考核成功后,全厂员工工资直提三级,其最大功绩更是会计入牛大猛名下,为他将来的仕途打下基础。

    自然,全厂上下都是希望达标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标准过于严苛,没通过考核砸了面子的事也屡见不鲜,所以务必要慎重。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火灾,才会让牛大猛如此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作为张逸夫,他感觉自己再一次作弊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达标考核标准……嗨,不说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不是一个太过于好高骛远的人,事都是一步一步做的,现如今,他要先做好第一件事,那就是参与起草《生产安全规范》,务必让其囊括一切的安全问题,确保没有死角,将一切事故掐死在摇篮中。

    老爹的错,老爹的债,老爹的不甘,就让儿子扛起来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晨,张逸夫一大早便跟着牛小壮来到厂里,去办公室正式报道手续过后,领了工作证,便开始了电厂参观计划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火电厂都要有好几台机组共同发电,比如冀北电厂,就有大大小小7台机组,主力是四台15万的的大机组,其余还有比较老的3台10万的机组,老机器是苏联的,新机器三台是日本的,一台国产,在这个年代的国内电厂而言,算是豪华配置。

    每台机组,都是需要有工人24小时值班的,他们要盯着几十个仪表确保安全无误,随时准备执行电网调度的指令增减发电电力,紧盯着传煤履带和锅炉,时刻监控电流与电压,在这个庞大的电厂中,这是用工大头,两千多名工人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,三班倒连轴转,很辛苦。张逸夫最清楚他们的辛苦,因为在前世,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,只是那个时代技术先进了,不用这么多人,只需要坐着盯着电脑便可以洞悉一切。

    牛小壮显然跟车间的人混得很好,走到哪里都被称为牛哥,就连老师傅都叫声牛哥,真的是到群众中去了。

    电厂是个阳盛阴衰的地方,一水儿脏兮兮的大老爷们儿让人在视觉上很痛苦,偶尔在值班室发现一个女孩的倩影,不管多丑,都是养眼。

    听着不远处.女孩们叽叽喳喳地讨论,牛小壮不禁大笑,冲张逸夫道:“你好么!风头都把我盖过去了,平常姑娘们可不会看我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原因……我穿着蓝工服就不显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还是有本事。”牛小壮使劲拍了拍张逸夫的肩膀,“昨天会议室的事情已经传开了,油盘今天就会装上,你可是大功臣!外加是个蓟京来的大学生,我要是姑娘我也得多看你两眼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你不是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二人刚在值班室没坐多久,一个女孩子终于鼓起勇气,主动迎了上来,女孩子在厂里一般不干粗活,最过分的不外乎盯着仪表盘,因此无论工服还是皮肤都算干净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……生产三班的王小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牛小壮笑道,“小花妹子,干嘛整这么严肃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问好了。”女孩一抬头,露出虎牙撇着嘴道,“我跟人家大学生问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成,成,你成!”牛小壮大笑不止,冲木讷的张逸夫道,“咱们厂花主动跟你问好,得握个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张逸夫楞楞伸出右手,“我是……张逸夫,叫我逸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叫什么。”女孩摘下帽子,散下长发,这才露出真容,到没有太过美艳,但笑容中的那种朴实,谈笑间给人的舒适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,她咧嘴一笑,“以后来车间的时候,记得找我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还在呆滞中,那边牛小壮已经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赶紧把帽子戴上!别被安监的人看见!!”牛小壮压着嗓子骂道,“你不知道这条铁律么?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王小花又冲牛小壮做了个鬼脸,连忙盘好头发戴上帽子,又撇了眼张逸夫,红着脸一溜烟跑进了了女孩堆里,几个女孩又叽叽喳喳起来,也不知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骚气……真骚气……”牛小壮看着张小花的背影,不禁抿了抿嘴,“一跑起来,看那小屁股扭的。”

    好么,张逸夫眼里的纯真到牛小壮那边就成骚气了,让他去2014年的闹市区转悠两圈还不飞了?

    于是,两个青壮年男子的话题很自然地转移到了女人身上,牛小壮开始向张逸夫表示厂子里的女人之稀少,美女之难得,厂花之骚气,张逸夫只得唯唯是诺,不敢在这位单纯小伙面前吐露太多本性。

    不觉间,已经走到了二号机组,也就是发生事故的那个机组,为了弥补过错,车间主任已经安排专人24小时值守滤油机,这个措施其实没什么意义,主要还是态度。

    这台机器并不多么大,不过一人大小,但加上周围错综复杂的管道,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了。张逸夫对这台机器完全不感兴趣,直接研究起管道构造来。

    作为机油循环系统中的一环,滤油机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设备,唯一要注意的就是管道设计,毕竟进出的都是滚烫的热油,万不能疏忽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这套设计难免有些差强人意。那满是锈斑的管子先不谈,关键是接口,竟然是用粗胶带绑上的,并未经过焊接或是装钉,按照值班员的话说,这是小设备,滤油机也是边缘设备,能用就成。

    可张逸夫清楚,在这么大的电厂里出现这种规格的管道,实属可笑。这完全没法再怪检修车间的兄弟了,他们总不能每次检修都绑两层胶带吧?

    此种接口水平现在才出问题简直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</a>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