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20 将话说开
    “你想多了吧,我有必要欺负你?”邱凌音色微微下沉,死盯着张逸夫,“一上来跟我说这话,你想过后果么?”

    后果,张逸夫当然想过,通过昨晚牛小壮的人际关系描述,他已经摸清了利益关系,也摸透了邱凌的背景,如今自己跟皇太爷和皇太子处得如此之亲,真的是完完全全不怕一个小权臣。

    “邱科长,真的,咱们别跟这儿说这些没用的话了。”张逸夫身体微微前倾,伸手在烟灰缸内掸了掸烟灰,“赶紧给我安排工位工作,你干你的我干我的,谁也别折腾谁,多好。”

    邱凌此时已经陷入癫狂了,在这个相对保守的年代,杀出来一个这么说话的下属,如何应对?刚毕业的犊子怎么跟比领导公子还要可怕?

    邱凌权衡再三,还是选择忍了,身为工作近二十年的老同志,他太清楚人情世故,牛大厂长用三年要过来的大学生,自己一时半会儿是打发不走的,唯一让他滚蛋的方法就是,厂长发现张逸夫根本就是个滥竽充数不学无术的家伙,要给厂长时间来认识到这一点。而为了让厂长认识到这一点,千万不能再给他什么展示自己的机会,要把他打入冷宫,见不到皇帝,时间长了自己死心申请调动。

    我打不死你,还熬不死你?

    于是,邱凌收起拍桌子的怒意,指着外面道:“既然你是这个意思,我看咱们也不用多说了。407有张桌子,你就去那里吧,咱们厂的工程图都在那里存着,你先都看一遍,充分熟悉我厂设备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要的就是这种闲云野鹤的状态,既然没打算跟你,你就别给老子派活儿,老子自有营生,他这便掐灭烟头起身推回椅子:“那我先去认识认识同事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,别耽误他们工作。”邱凌像轰苍蝇一样摆了摆手,“没事别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话说明白了就是痛快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。”张逸夫最后不忘问道,“对了,会上厂长有吩咐,要我参与安全规范起草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加上你名字的,别管。”邱凌再次轰了一手苍蝇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,邱科长再见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局,其实早在张逸夫的预料之中,他没时间也没精力跟这位心胸狭窄的中年大叔打太极,必须用粗暴的方法碾过去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牛大猛应该是个喜欢粗暴的男人。

    张逸夫出了办公室,理了理衬衫,自行混到了科员办公室,同时他的表情也像专业演员一样,从**变成了奶油小生。

    门是开着的,他扭捏地站在门口,轻叩两下房门,胆怯问道:“请问……这里是技术科么?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老科员在喝茶看报纸,一个年轻科员在睡觉,一个女科员在伏案疾书。三人同时放下了手中的要事,转头望向张逸夫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技术科,你是哪位?”老科员缓慢地放下报纸,抬了抬眼镜,随后惊道,“是新来的大学生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张逸夫。”张逸夫腼腆地揉了揉脑袋,“还怕认错门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快请!”老科员热情地起身迎了上来,“靠窗还有张桌子,你就坐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科长已经把我安排在资料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科员闻言一滞,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“哦……是让你离设计图近一些,先熟悉厂子吧,没事,那就先在那里学习学习,赶明儿再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另外两位也放下了手上的事,客套性地围上前来。

    一番介绍过后,张逸夫对三人了解了大概。

    老科员是老王,混退休中。

    小科员是小李,混日子中。

    女科员是赵姐,主要工作是写现代诗,投稿给各大杂志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基本没什么工作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在国有制发展与改革的的漫漫长途中,这类人大有人在,不能怪他们,让体制背锅就是了。与三人认识的过程中,老王问东问西,父母在哪里工作,有对象了没云云;小李则对运动比较感兴趣,问张逸夫有无特长,参加厂篮球队、兵乓球队等等;赵姐则希望知道这位大学生钟情于哪位作家诗人。

    应付过后,张逸夫这便要告退,浪费时间也不带这么浪费的,老子有这闲心找王小花花前月下聊一聊不好么。

    小李倒是很积极,有个同龄人来科室让他略显激动,主动要求帮张逸夫去他的专属办公室打扫一下,去办公室帮忙领文具等等。

    进了传说中的407,张逸夫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狱,原来牛小壮的宿舍根本不算什么,这里的灰尘比自己的指甲厚,连墙角的蜘蛛网都要被压趴了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,消毒剂……”张逸夫第二次说出了这句话,他也没想到,自己来到这边后干的头两个大工程,都是有关于环境的。

    小李名为李伟峰,这个名字霸气的男人,虽然混日子,但在体力和激情上是不输的,上楼下楼跑了几圈,还真搞到了两瓶84消毒液,同时找来了一应清洁用品,二人就此忙碌开来。

    即便在戴着口罩扫蜘蛛网,小李嘴上也不停:“你真的不会打兵乓球?应该是人就会的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,我气胸,免体。”张逸夫必须把李伟峰的期待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看你体质不错的,哪天下班吧,去活动室,我教教你,好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气胸,一运动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夸张!”李伟峰大笑道,“锻炼锻炼总是好的,没事,我不强求你,想锻炼的时候拉上我就对了,咱们厂有几个女孩总来活动室看人打球的,有风头出。王小花你知道么?上次还缠着我教他削球儿呢!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张逸夫勉为其难地应了,看来王小花真的蛮有名气的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李伟峰说着,又叹了口气,“邱科长这人……就这样,你先在这儿忍一忍吧,一般有油头的活儿,落不到咱们手上,我都来这么多年了,最多也就写写文件,做些机械性的工作,核心的事他都攥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恩,看出来了。”张逸夫再次抓住了基层人际交往的的关键,开始与李伟峰拉近距离,“可他老这么搞有意义么?自己不累?”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