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24 电脑出
    “嗯?”牛大猛眯眼看着图纸,身为厂长,他自然一眼就明白是什么,设计上并没什么太出彩的地方,只是这图纸所用的纸张,以及印刷的方法令他侧目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牛大猛眼睛一瞪,飞快地拿起图纸,“电管局的图纸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不是,咱们厂子自己出的。”牛小壮抽着烟,神气地说道,“从画图到打印,纯电脑制作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惊讶地看着手中的设计图,的确,手工绘制的话会有明显的痕迹,而这个完美程度与感觉,绝对是电脑绘制的,上面部委和电管局才有的能耐。

    惊讶之中,牛大猛还有一丝惊喜,老子重金采购的电脑总算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找的哪路高人?”这话刚一出口,牛大猛自己都楞了,立刻自行回答道,“难道是……张逸夫?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只能是他。”牛小壮感慨道,“昨儿我跟逸夫折腾了一晚上,才算搞出了这张图,不过电脑真的很好用,小图看不出来,将来搞大图,用电脑绝对比手工方便,尤其是修改的时候,键盘一打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逸夫……”讶异过后,牛大猛眼中已满是惊喜,“就算是部里的人,要学电脑制图,也要经过很久培训的,逸夫一个晚上就搞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爸,不是我说。”牛小壮认真地说道,“张逸夫,真的是一个天才……是我看着他一点一点盯着外文说明书钻研出来的,我敢肯定,他之前绝对没接触过这个软件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再次如获至宝,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快快,先叫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总怪儿子性子急,其实自己好不到哪去,这次换牛小壮叫住他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牛小壮从头到尾把事情都讲了,包括在车间勘察问题,思考解决方式,倒腾电脑制图等等。他在老爸面前,无半分隐瞒,表示所有事的主意都是张逸夫拿的,设计也是他做的,自己只是打个下手而已。

    到最后,牛大猛听到张逸夫把图献给牛小壮的决定后,极是赞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有能耐而不张扬。

    有成绩而不邀功。

    看得清人际立场。

    这个沉稳程度,完全不该是毕业生能有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牛大猛眼里,张逸夫此举有着更多的味道。

    正所谓血浓于水,下属再亲,也没有亲儿子亲,张逸夫成功地看到了这一点,将大头的功劳让给了牛小壮,这对牛大猛来说自然受用万分,儿子已经在厂子里工作几年了,到了可以提职的时候,却苦于拿不出像样的功绩,此番管道改造正好撞到了点子上,非常之适时。

    牛家父子也绝非忘恩负义的人,自然领情,而张逸夫要的就是这个情,拿功劳的机会很多,拿情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张逸夫与邱凌的关系,牛大猛也完完全全从儿子口中摸了个透,他的想法是,现在不宜做任何表态,再等一等,邱凌好歹也是鞠躬尽瘁很多年了,自己虽然不怎么喜欢他,但来了大学生就厚此薄彼总是不好的,领导的视野要更开阔一些,纵观全局。

    明面上虽是这样的,私下可就不一定了,牛小壮成为了张逸夫与牛大猛之间的强力枢纽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牛大猛思索已定,就此吩咐道,“一会儿例会上,你拿着这张图来参会,简单说明情况,不要特意把责任指向邱凌,那样会让别人认为是我的授意。会上,你就说这个图是你设计的,只有技术方面的问题,请教过张逸夫,毕竟硬说是你独自用电脑出图,恐怕也不会有人信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牛小壮略有不解,“爸,我觉得那油管的事情真的就是邱凌的问题,他那么糊弄事拖这么久,不该问责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,他手中拿的事太多,犯起拧来会有麻烦,耽误了达标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张逸夫哪点都比他强,他犯拧让张逸夫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看着愤然的儿子,叹了口气,悉心解释道:“小壮,管理一个厂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任何事都直接能者居之,社会就不是现在这样了。就企业而言,生产技术固然重要,但最关键的还是人心,尤其是咱们电力系统,不同于一般经营企业,发电量多少,何时扩建都由上级或政府管控,咱们能争取的只有安全生产,不会有什么太突出的硬业绩。因此,维持稳定,确保安全才是咱们的首要任务。现如今,我如此器重大学生已经有人不满了,短时间内,我明面上不能再有过多的表示。逸夫一定也是看到了这一点,才选择让你来做这件事。你来厂里这么多年了,算勤恳,人缘也好,出点功绩,大家没什么可说的,至于逸夫,还要给他时间来蓄势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道理并没多么高深,无非就是经验之谈,在圈子内混过年头的人都明白,但牛小壮一时之间还是无法充分理解,毕竟很多事是要靠领悟,靠熬明白的。

    牛小壮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,转而问道:“那……好吧,我用不用打一份报告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会让你牵头做这件事,后续把几个机组的管道都改了,配合上油盘的事情一起做,做成之后,会记录到工作报告里,对你今年的评优,将来评职称都有大大的好处。”牛大猛起身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“小壮,以后多跟着逸夫多学学,不仅是技术上,为人上他也比你懂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埋汰自己儿子的么?”牛小壮傻乎乎笑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不争气还怪我埋汰?”

    一时间,父子嬉笑着斗起嘴来,颇具温情。

    10点整,迎来了永无止境的周例会,全办公楼的干部都要参与,几个车间主任也必须列席,领导们自然围着长桌坐一圈,科员们只好自己搬着椅子在会场边缘找地方坐。

    张逸夫与技术科的三位伙伴结伴坐在窗户旁边,做好了瞌睡的准备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