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32 女人伤感情
    不觉间,车间换班,大部队也已经拥进了活动室,这让局面变得相当紧迫,有的案子甚至围了七八个人,轮流来打。如同李伟峰所说,还真有不少女工也参与了这项活动。下了工,她们各自换上了裙子或者仔裤,一下子就亮了,比之车间的样子不知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李伟峰并未虚言,他貌似是厂子兵乓球方面的泰斗,占着一个案子教徒弟,也没人来说,反倒是不少人围拢过来,想从中偷师学艺。

    李伟峰一面教,一面小声冲张逸夫道:“关键的技巧……咱们找机会再说,不能被这帮家伙学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暗觉好笑,您老还真是敝帚自珍啊。

    正玩着,几个女孩围了上来,为首的一个正是王小花,厂花果然无处不在,要当厂花,先要有知名度懂炒作,看来这道理从90年代就有人参透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小花比之车间里要靓丽许多,长发散下,穿着小粉花点缀的连衣裙,颇有味道,张逸夫也明白为什么牛小壮老说她骚气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李伟峰!我拜师你不教,刚来的大学生你就教了!”厂花上来便是一通劈头盖脸的埋怨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。”李伟峰一见王小花,连忙放下球拍,红着脸傻乎乎笑道,“我在技术方面已经拜他为师了,总要回报人家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王小花强行插入,也拿起一个球拍,“教一个也是教,两个也是教,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伟峰有些不好意思,但又不好拒绝厂花,只得冲张逸夫道,“逸夫……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是来玩的。”张逸夫此时完全是放松的心情,根本就没指望真的学出什么名堂,不过是让脑子歇一歇,身体动一动,他便也冲厂花道,“这么一看,我是不是该叫你师妹啊?”

    “凭啥我就吃亏?”王小花嫣然一笑,直接问道,“你哪年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……68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的比我大……”王小花心里发气,但就是不想吃亏,“那你就叫我师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符合伦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那就叫小花,反正我不能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师妹吧,叫着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伟峰无奈地站在二人中间:“大哥大姐,咱还学不学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张逸夫莫名其妙地和小师妹开始学习武功。

    这年代国人的兵乓球技术普遍高端,就连王小花一介女子水平貌似都在张逸夫之上,李伟峰觉得这二人倒有的一拼,教了半个多小时后,进入实战演练,便干脆让二人对局,自己指点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面对不似李伟峰那么强大的对手,张逸夫拼尽全力,终于拿了一分,以1-21光荣的输掉了比赛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哈!!”赢得比赛的那一刻,王小花激动地扔下拍子,边蹦跶边鼓起掌来,“我赢大学生啦!!好开心!”

    “师妹你好厉害,我心服口服。”张逸夫已是浑身大汗,体质上果然要多多锻炼。

    旁边围着的人,权当看个轻松,人无完人,我们的大学生还是有软肋的!于是,一个个都自告奋勇要与大学生打上一盘,将这个辉煌载入人生的史册。这方面,张逸夫倒也不怕输,不怕丢人,但尼玛全厂几千人,自己真的输不过来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都下去!我要再赢一次!”王小花强势地拦住了他人,将张逸夫独占,神气凛然地说道,“这次让着你,我用左手!”

    日,全体位虐杀,这个人太没有良知了,老子还打不过你左手?

    在一番激烈的拼杀后,张逸夫以5比21险败。

    他趴在兵乓球案子上,十分确定自己不属于这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高兴!”王小花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到他面前,“走走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食堂还用请的?”

    “我饭票多,请你吃两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看了看手表,也到了吃饭的时间,便向李伟峰告退,师父也并未阻拦,他老人家今天一直在教徒,还没过瘾的,张逸夫离去反倒是解放了,连忙叫来能拼上几轮的球友开搞。

    不过说到底,活动室中像李伟峰这样的球痴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人目光都集中在王小花的背影上,心下羡慕张逸夫这个混蛋,第二天就受到了厂花的青睐,怪就怪自己读书少啊!往后一定要在球场虐他一个光头!

    虽然比赛输了,但张逸夫坚信友谊第一全民健身的真理,体力充分发泄后,也算是浑身舒爽,他让王小花到活动室门口暂等,自己则去水房冲了个头,浇灭了夏日的火气,同时将半长不长的头发向后一撸,通通背了过去,看着镜中还算潇洒精神的自己,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中年人背头是老气,年轻人背头则是成熟,由于那年代标准分头和寸头大行其道,张逸夫随手整的发型竟都让王小花眼前一亮,惊讶道:“怎么弄得跟下海的老板似的!”

    “下海的老板?”张逸夫甩了甩臂上的水笑道,“这话怎么像舞厅的小姐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舞厅?你会跳舞??”单纯的王小花显然没有搞懂张逸夫的玩笑,无论是“舞厅”还是“小姐”,这两个词都还没变味,小花也只当张逸夫是交谊舞庞大队伍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跳舞?还是算了。”张逸夫赶紧摇了摇头,一方面他真的不会跳,一方面他也对这种隔靴搔痒的传统版夜店不怎么感冒,“打打球,看看电影什么的挺好,跳舞真的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也觉得好没意思!”王小花背着手走在张逸夫前面,跟着清风翩翩转了一圈,“里面黑乎乎的,挤死了,都是上了岁数的人才去的,而且老有人乱摸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逸夫大笑道,“跟夜店也差不多么,就是跳的舞不一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夜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算是……专门跳迪斯科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迪斯科?我听说过!就是大家都穿着牛仔裤使劲跳的那种?”王小花闻言立刻来了兴趣,“咱们这边没有,蓟京有么?”

    “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蓟京真好,什么都有。”王小花不觉有些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也没你想象的好。”张逸夫恍然见到了迷你版的夏雪,这年头女孩咋都中毒这么深。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,此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,了解外面的世界主要靠言传身教,去过美国的家伙们肯定要吹美利坚如何牛逼,去过蓟京的老乡也要表示那才叫城市,久而久之,王小花和夏雪的世界观就这么被祸害了。

    不觉间,二人已经走到岔路口,王小花左顾右盼一番:“先不说这个啦,打球你让着我赢了这么多盘,说吧,去一食堂还是二食堂?”

    “得了,下馆子吧。”张逸夫这一天可经历了不少事,这会儿只想喝口闲酒解解乏,食堂真的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下馆子?”王小花立显为难,揪着裙角道,“那你等会儿,我回宿舍拿钱……”

    不必多说,她有钱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让你花钱了?”张逸夫大笑一声,“跟我走吧,昨儿小壮带我去的那家不错。”

    忙碌一天并且打过几局兵乓球后,张逸夫是真的饿了,到了生活区的小餐厅毫不掩饰,一连要了三盘大肉菜,两瓶啤酒,也不管王小花,自己就这么狼吞虎咽地开搞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王小花拿着筷子呆呆望着张逸夫,“我以为大学生好斯文呐!”

    “都是人,都饿。”张逸夫喝了一大口啤酒,不顾形象地打了一个气嗝,而后满面红光地指着红烧肉道,“你爱吃肥的么,不爱吃我就就拿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拿,我吃不了两口。”王小花只笑着夹了一筷子粉条,腼腆吃了起来,貌似十分注重形象。

    正聊着,又一伙人风风火火进了餐厅,这架势这气场,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牛小壮一进门,便看见了狼吞虎咽的张逸夫,这叫一个虎目圆瞪:“哎呦!我还说怎么找不到你!合着在这儿嗅蜜呢!!”

    小牛一吼,身后乌七八糟的工人们一看是咱们的厂花殿下,立刻都炸开了花,口哨起哄什么的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牛小壮你乱说什么!!”王小花立刻就不要不要了,起身羞道,“他刚刚陪我打兵乓球来着,我还一顿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好,那你咋不还李伟峰一顿饭?”

    “他傻乎乎的,就知道打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告诉我逸夫哪里聪明了?”

    “切~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王小花脑袋一撇,神气地说道,“你今天折腾来折腾去,还不都是逸夫的主意?他不比你聪明一百倍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牛小壮立刻哑口了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搞得这么明显啊……怎么连你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被王小花这么一抬,张逸夫也不好意思了,你个小妮子敢伤我与太子殿下的感情?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