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33 古典泡妞技法
    张逸夫立刻起身扯开话题笑道:“这有啥要抬杠的?来来,坐下一起吃,车间的几个兄弟也来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虽然只来了两天,但他身为牛厂长求了三年的神仙,外加这两天莫名发挥了一下,也算是名声鹊起,车间的工人们听闻了张逸夫这人和蔼可亲,丝毫没有知识分子的架子,比之技术科那个臭脸科长简直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此时见他果真如此,还跟自己这帮穿着工装脏兮兮的工人称兄道弟,一时间也生熟络之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打扰么?”牛小壮一个坏笑,望向王小花。

    “问我干吗……他请的客……”王小花不好直说,只得推给张逸夫。

    “有啥打扰的,来来来!”张逸夫丝毫不见外,这便扯着嗓子吼道,“师傅,同样的菜再来两份,外加10瓶啤酒!”

    “得!走起吧!”牛小壮振臂一呼,四五个工人抬着另一张桌子便拼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下馆子,但气氛搞得也跟食堂差不多了,王小花虽不愿,可也没得办法。

    一聊之下,张逸夫才知道,这几位工人来自各个车间,今天改造管道的时候都帮了不少忙,跟牛小壮关系也不错,因此大功告成之后,牛小壮做东一次是难免的了,这次拼桌实在是太完美了,自己拿了面子,吃饱喝足,到最后还是要牛小壮结账!

    张逸夫的热情到不是装的,他本身对基层的同志就不反感,更不歧视,因为自己前世就是基层的,歧视自己这不是有病么?

    大家本以为张逸夫该是那种天上楼阁的家伙,不想聊起天来那也是糙得很,很多电厂值班的段子那都是信手拈来,完全不比老师傅差,借着酒劲儿,气氛越来越热。到张逸夫讲荤段子,值班男女工在风机旁边**的时候,大家听得那叫一个目不转睛,简直要炸。

    这可尴尬坏了王小花,她本以为跟张逸夫在一起该往高雅上靠了,怎地能这么三俗!

    她找了个喝酒的间隙,偷偷冲张逸夫道:“我先走啦,不早啦。”

    “成成。”张逸夫对此表示理解,他也知道自己不免有些冷落她,但跟这帮车间兄弟一聊起来电厂的事,他便停不下来,况且他一介大丈夫,在这种场合如果忙着和小姑娘花前月下,不免落了气场,“真不好意思小花,这次是赶巧了,有机会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切~”王小花放好筷子起身道,“你这人好没文化,跟你聊天整个人都俗了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俗。”张逸夫捂着肚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牛小壮见王小花要走,心思一转,也跟着起身道:“有点晚了,来来,逸夫咱们送她回宿舍,马上回来接着喝。”

    其它人已经喝进了状态,便也未有阻拦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餐馆,天基本黑了,牛小壮可算抓住了机会,见人烟稀少,这才问道:“嘿嘿,小花,那事儿搞得咋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咋样。”王小花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今天这么欺负我,还指望我帮你?!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欺负您啊。”牛小壮立刻满脸堆笑求饶,推了推张逸夫,“逸夫你帮我好好劝劝她,这可是我的终身大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张逸夫已经料到了大概,嗤笑道:“厂长公子看上的姑娘,还用得着人牵线?”

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!”牛小壮连忙打断了张逸夫,“那姑娘高雅得很,看不上我的,得努努力!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自己糙啊!”王小花借机讽刺道,“傻了吧唧的,懂个什么,今天表现不好,不给你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花奶奶……咱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倒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是个怎样的人,能让厂长公子如此倾心?”

    “大才女!”王小花美滋滋地答道,“听古典音乐,写诗,看小说,特别特别有才,人家才看不上傻牛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绝对……”牛小壮挠头傻笑道,“你看逸夫也高雅,我跟他处的不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雅什么,俗死了!”王小花斜眼瞥了下张逸夫,吐着舌头道,“今天我算看明白了!”

    张逸夫觉得,对面好歹是厂花娇娘,自己总该要留下发展的空间,被她定义为一个纯粹三俗的家伙,将来若是传开,自己可就泡不得妞了,这时代已经够不娱乐了,可千万别真的天天跟一堆牛小壮喝酒。

    是时候装一轮逼挽回形象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这个人有很多种性格。”张逸夫望着月色浮云,吟心渐生,不觉咏道——

    【你,】

    【一会看我,】

    【一会看云。】

    【我觉得,】

    【你看我时很远,】

    【你看云时很近。】

    酸溜溜的情诗出口,让王小花与牛小壮两个没文化的家伙登时愣住,正值现代诗最后的流行期,才子佳人之类的就爱搞这套,牛花二人虽基本听不懂,但绝对生出了不明觉厉的感受。外加张逸夫选了一首最为白话简洁的诗,即便是李伟峰那种痴汉都能有所感悟的诗,这更让牛花二人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明白我读这诗什么意思么?”张逸夫望着愣愣的二人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同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张逸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牛哥,你要泡才女,整天混车间怎么行?找个机会写两首情诗过去,手到擒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牛小壮立刻感到头皮一麻,醍醐灌顶,“对啊!投其所好!证明我不是个粗人!”

    王小花没理会牛小壮,在一旁体会着诗人的意境,若有所思道:“这是谁的诗啊,好美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人家,好歹能品出味道。”张逸夫深知牛小壮基本没救了,摇了摇头笑道,“顾城的诗,发表十年了,你们竟然没听过,我们科赵姐午休的时候都要读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都知道的诗啊?”牛小壮楞道,“那我还咋用。”

    “傻!续啊!”张逸夫笑骂道,“只要把‘我’和‘你’略微换一下位,就能含蓄的示爱了,如此高雅大气的情诗,约出来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咋……咋换……”牛小壮已经听得鼻孔冒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听啊,在上面的基础上,咱们续上你“原创”的部分。”张逸夫再次吟诵——

    【我,】

    【一会看你,】

    【一会看云。】

    【我觉得,】

    【我看你时很近,】

    【我看云时很远。】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牛小壮完全呆滞住,他能感觉到这很厉害,但他的大脑无法分析出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浪漫啊……”王小花却来了感觉,“我和你,远与近……把这首诗送过去,也许真的可以。”

    话说张逸夫怎么知道的这个?因为前世他爸就是这么勾搭上他妈的……把这招借给牛小壮,总让张逸夫有种很吃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咱们试试?”牛小壮见这招对王小花管用,心下大喜,已经核算起后面的事情来,“最近正好有个电影上映……我估计她一定爱看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闻言琢磨起来,这会儿能有什么好电影呢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《人鬼情未了》??”王小花一下子跳了起来,“我一直都想看!就是买不到票,每次下班了去电影院都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不看看我是谁?”牛小壮乐滋滋一拍胸脯,“小花,你要能把她约出来,哥请你看了,还有逸夫。”

    情侣周末对对碰?

    张逸夫浑身发寒,这太可怕了,世界上不可能有更尴尬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还未回答,那边已经帮他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!”王小花激动地说道,“你快回去写诗,让逸夫给你出出主意,我这就开始做她的工作,说好了,必须得是影院中央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好办好办!”

    就此,张逸夫没有任何拒绝的机会,王小花已经蹦跶着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牛小壮可谓是英姿飒爽,一把搂过张逸夫,“逸夫!这次一定能行!我还没跟女孩子单独出来过,到那天你一定要帮我啊!”

    张逸夫感觉,自己要把顾城和海子的诗都背一遍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晨,蓟京电力工业部大楼,干部处。

    “华教授,这边手续都办好了,您核对一下,签个字就可以了。”刘建网恭恭敬敬地将一张文件递给一个颇为挺拔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头应了,略微扫了一眼,签上大名——华长青。

    刘建网核对完毕后,上前热情地握手道:“感谢华教授,放弃美国电力公司工程师的职位,回来建设祖国,实乃我辈楷模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,我在那边也不过是个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华长青话说得过于耿直了,搞得刘建网有些尴尬,连忙陪笑道:“哪里的话,来来来,我正式带您去办公室,然后找领导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。”

    正要出门,一个处员急急忙忙过来贴在刘建网耳边说了几句,刘建网面露焦色,只得让华长青在这里稍微等一等,自己匆匆出门去应付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华长青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了,有一搭无一搭地扫向桌子上的那叠不怎么工整的纸张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