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34 是时候干正事了
    “火电厂发电原理……”华长青微微眯眼,以极快的速度向下阅读,“郑道行……新员工的答卷么……普普通通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在意,就这么继续坐着等待。

    不觉间,三分钟过去,他是个脑子很快,不愿闲着的人,这么呆着太无聊了,便干脆又瞄向了桌上的那几张答卷,信手拈来,翻了一页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叫夏雪……字不错,该是个女孩。”他边看边点头,“嗯,很扎实,十分扎实,言简意赅,不错。”

    可当他看见夏雪答的最后一题时,又微微皱起眉来:“这么悲观,看来是铁了心要出国的。”

    华长青长叹了一口气,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,而且十几年前,自己不也是其中之一?个中心酸,很难道清,唯有自己去领悟了。

    抱着失望的心情,他终于打开了最后一份答卷。

    “马马虎虎。”他很快地看过前两题,没什么感觉,但当他看到第三题的时候,整个人突然为之一振,,“50000亿……怎么跟我计算的一样……张逸夫……张逸夫……只是今年的毕业生么?”

    正此时,刘建网擦着汗走进门来:“华教授,让您久等了……那边跟领导交代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华长青点了点头,收敛惊讶的表情,佯装平静地将文件归放回去,“不好意思,我擅自看了这几份答卷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,那些卷子没用了,我当成废纸草稿来回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华长青抿了抿嘴,还是问道,“这些是今年北方电力学院毕业生答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,这是其中三个答得最好的同学,您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。”华长青本不想再问,但还是憋不住,便说道,“这个张逸夫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就是一个本科生而已。”刘建网这才想起,华长青一定是看到了跟自己报告相似的数据,产生了兴趣,“这个孩子很敢想,道出这个数据就在您报告后的第二天,我还想问您呢,是不是和他认识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认识。”华长青摇了摇头,有意无意地问道,“他分到了哪个司局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刘建网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他主动要求去的电厂,最后我安排到了离蓟京比较近的冀北电厂。”

    “冀北啊……”华长青微微眯眼,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那是个天才么?亦或是狂想家?有真才实学么?亦或是空谈者?

    算了,这不是自己现在该发愁的问题,待看他能否从电厂的烟尘中走出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冀北电厂办公楼,总工程师段有为十分少见地主动来到了厂长牛大猛的办公室,这位低调得快让人忘记的总工莅临,让牛大猛自己也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来来,坐。”牛大猛用上宾的礼仪接待,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,论资排辈的话,段有为比他要长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两句话,站着说吧。”段有为随口笑道,“就是跟你商量个事儿,下周有一个全国电力系统安全生产总结会,我想带小张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张?哪个小张?”

    “能是哪个?”

    牛大猛微微一愣,依他的脑子,瞬间就想明白了——你丫要撬老子的人!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牛大猛思前想后过后,纠结地问道,“这个会,前两年你是带着邱凌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但这次我想给新人一个机会,厂里为了达标很多事要准备,邱凌不好抽身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是该给……”牛大猛嘟囔道,“可这次部里的领导都会在,让一个新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牛厂长,这不正是考验他的时候?看看在大场面到底拿不拿得开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邱凌会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我去沟通。”段有为笑道,“老牛,你还不了解我么?真的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开始思索,最近张逸夫确实帮了不少忙,尤其是帮自己儿子拿成绩的这件事,自己该借着什么事情示好一下的,可无论是评优还是评职称,都需要等到很久以后。而现在,有一个去全系统大会露脸的机会,如果派张逸夫去了,便也算是还了这个情。大学生,主动到电厂来,冀北又不是他的家乡,外加是张逸夫这种有才能的人,明显是来积累经验和业绩,一心向上的,有这种机会,他该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邱凌没意见的话,我批准。”牛大猛最终点了点头笑道,“老段,咱厂子将来还指着大学生呢,你可得帮我看紧了,别被上面人给挖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上面人基本是扯淡,他根本的意思还是你丫别跟老子抢人。

    段有为早已到了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年纪,就此悠然一笑,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有点奇怪啊……”牛大猛看着段有为的背影,还是不放心,心道这家伙不能轻信,还是得让小壮盯紧了张逸夫,有什么想法立刻向自己汇报!

    真正的人才,大家还是要抢的,即便是在小小的电厂里。

    技术科办公室中,尽管其余三位同事在看报纸、写诗、睡觉,可我们唯一的好科员张逸夫并未闲着,他深知邱凌是不会给自己安排什么靠谱工作的,必须自谋出路。当一个人迷茫的时候,不妨回头看看——是否还有未完成的圣旨!

    除了学习以外,张逸夫唯一听到过的领导吩咐,恐怕就是开会时牛大猛提到的《安全规范》了。实际上,这玩意儿在前世是有全国统一权威版的,而在此时,上面传达下来的文件还比较分散,且各个电厂情况不同,最终导致这方面的规范大多是抄来抄去,自行编纂。反正现在张逸夫也没事干,领导说过他做就是了,正好可以熟悉电厂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的“电”脑先调出了1998版的全国通用版的《电力安全手册》,简单浏览一遍,其内容是极其严谨详实的,前辈们鞠躬尽瘁总结到了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,值得敬佩。

    直接把这个手册搬出来?

    还是算了,几十万字的东西张逸夫写都要写几个礼拜,领导再看个半年?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