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35 深入学习
    基层的安全手册,还是要言简意赅,直指重点,落实到实践中去,原理和内容能省则省。为确保细致正确,张逸夫是不得不再去车间转悠转悠的,于是乎,他整理好行头,拿着笔记本,敲响了邱凌办公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邱凌见这个可怕的家伙来了,唯有木着等待张爷爷发落。

    “科长,我要去车间学习一下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去……去……快去。”邱凌使劲摆了摆手,“以后这种事不用向我报告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科长。”张逸夫还以热情的微笑后,一路轻松小跑奔赴车间。

    很多东西,光参照设计图是无法理解透彻的,必须要实地考察一下环境,看看工人们如何操作,才好有的放矢。

    张逸夫此时手里有两份参考,一份是旧版的冀北电厂《安全规范》,一份是98版的全国通用手册,再结合车间情况,他相信编出一份完美的手册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挂着技术科的工牌,外加颇为响亮的名声,张逸夫在车间基本畅通无阻,偶尔碰到昨晚一起喝过酒的兄弟,还能聊上一聊,再认识更多的兄弟,在这方面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像牛小壮,在车间一泡就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带着任务来的,不能总是插科打诨。

    这一日考察的过程,让他觉得很奇妙,自己前世工作的时候,往往是吃饱了混天黑,手头那点事不出错便是万事大吉。可一旦换成了领导视角,去每个车间细细研究,才发现一个电厂竟然能有那么多细节,那么多要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拿煤仓来说,运煤、磨煤、送煤粉,看似简单粗暴,实际上却用到了不少设备。磨煤机、给煤机、粗粉分离器、风机这些东西都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,其中有大大小小需要注意的事项,根据季节、气温、煤质的不同,这些设备的操作参数都要有所调整,才能保证安全高效。而这些操作细节只有车间老师傅才能记在心里,丰富的经验很难通过课本教授,唯有一代代传承下去,薪火相接,最终铸就万家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了解这些,理解这些,掌握这些,改良这些,不正是张逸夫来电厂的真正目的?

    小小手册的编纂过程,变成了他真正学习的过程,那些知识并非是资料图纸能够给予的,必须去车间,亲眼看看,亲手试试,上手学学,跟老师傅聊聊。

    张逸夫没想到,单是在燃料车间,他就泡上了一整天,看来手册的事情是需要很久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整整一周,在办公室都很难找到张逸夫的身影,他干脆也找了身工服帽子啥的,搞得跟牛小壮一样,整个人都黑乎乎的。偶尔一天下来感觉还有些力气,他便去活动室跟李伟峰学两招,如若兵乓活动完了还有精力,他还会给牛小壮和李伟峰开小灶教授电脑课程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,充实,完整。

    张逸夫觉得,这才是工作该有的感觉,生在这个年代真好啊,貌似升职高薪娶白富美这种事,只要通过努力就真的可以得到!

    就连周末,张逸夫也没有闲着,除了帮牛小壮扯情诗呲妞儿,就是规划安全手册的事情,直到第二周,他才终于决定提笔。

    这个早晨,满怀着一腔热血坐在电脑前的张逸夫,面对着“<C:\>_”,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了。

    俺要打字,咋整?!哪位有OFFICE2007的光盘啊!

    一通咨询下,李伟峰帮他找来了一架打字机。

    要是有屏幕可排版的电子打字机张逸夫也就忍了,可拿来的这个东西根本就是机械的,偌大无比,键盘上印的东西像小霸王学习机一样,张逸夫完全理解不能,他虽然号称技术能手,但真的没有精力去研究马上就要被淘汰的高深技术了。

    经李伟峰讲解才知道,厂子里要印刷东西的话,都是把稿子送到印刷厂搞的,大多数文件都是纯手书,还停留在很原始的阶段。

    这个青黄不接的年代偏偏就被张逸夫赶上了,放着电脑没法用,大家都手书,这不有病么。

    他翻遍了牛小壮的软件箱,楞是找出了一款没听说过的办公软件,遗憾的是,人家是纯英文的,完全无法输入中文,现在的情况来说,张逸夫也不可能找到智能ABC和搜狗输入法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厂既然无法解决如此之高端的问题,张逸夫只得求教更上面的大哥了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郑道行已经分配到了办公厅综合处,张逸夫本着试一试的心态,找到了部里的电话,拨了一通分机后,最终一位女同志接起了电话,张逸夫没敢自报家门,只是声称找郑道行这个人,没想到还真让他找着了。

    郑道行接过电话惊疑未定,他也才刚报到,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办公室的工作电话上会有人找自己,知是张逸夫后,才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……”郑道行拍着胸口道,“原来是你啊,早说!你不是有我家里的电话么?”

    “工作上的事情,着急。”张逸夫笑道,“话说这刚俩礼拜不到,我就有事求领导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,有事就说。”郑道行听这话倒很是受用,自己在部里只是个小角色,但从电厂的角度仰望,自己却着实是部里的大干部!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,咱们有没有配备办公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办公软件,你是说电脑上用的么?”郑道行到底是学生会高干,一下子就理解了张逸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对,正是,我大概研究了一下,应该是一款叫WPS的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有啊,我们处电脑上已经装了,正要组织学习呢,说是以后都要用电脑写文件。”

    正中下怀,部里就是牛逼啊!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搞到这个软件的安装盘?”张逸夫急切地问道,“我这边也要用这东西,但厂子里实在是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这个软件也是上个月才送来部里的,领导很喜欢,这才准备大力普及。”郑道行神气地说道,“嘿嘿,问我算是问对了,我刚好分配到了信息技术这方面的工作,现在手头上的事就是给部里的电脑装这个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张逸夫就地叩拜,“借我一份成不?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郑道行神气是神气,但这玩意儿是公家的,又不是他的,他一个刚来的新人乱做主,这不找事儿呢么,“现在我们这里也就一份这个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有防盗版拷贝功能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张逸夫思索片刻后问道,“要不这样,我今晚过去找你拷一份,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今晚?你不是在冀北呢么?”

    “我跟厂长熟,请个半天假就是了,又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万一拷贝了不能用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,不能用的话只能想办法申请这个软件了,可那怎么也得折腾几个月,还是直接求你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郑道行权衡了片刻的得失,心道这么拷一份也不会有人知道,一咬牙便应了,“成,那咱们今晚得搞定,明天我这边还要用这软件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!晚上见!”

    张逸夫挂下电话,不做停留,便又敲进了邱凌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事……你大胆的去车间吧。”邱凌看见张逸夫已经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要去部里借一个电脑软件,考虑到火车运行时间,可能要请一天假。”

    “请假?”邱凌眉毛一瞪,心道你小子牛逼啊,刚来一个多礼拜就学会请假了,“小张,刚来就请假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算出差么?”张逸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谁派你做这件事了?谁让你做这件事了?”邱凌一想张逸夫的小辫子抓在自己手里,又较起劲来,“你倒是说说,要这个软件何用?”

    “公文打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打字机么?再说现在手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长叹一口气,心道自己好心为全厂做一件事,而且是动用个人关系来做的,当个好人怎么就那么难呢?

    该怪谁?算了,还是让体制背锅吧。

    他懒得再跟邱凌废话,给你脸还来劲了?

    如此看来,唯有曲线救国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琢磨着,这么点小事用不着惊动牛老大,找个差不离的人聊聊便可,于是乎,他又敲开了人事科张琳的大门。

    名义上张琳是人事科科长,实际上她同时兼任了办公室老大的位置,在牛大猛之下,她一手遮天不好说,权倾朝野的感觉还是有一些的。但她跟那些中年男人不一样,她很温柔,也懂得利弊,因此深受牛大猛的赏识。

    作为张琳,自然也知道牛大猛在赏识自己的同时,还在赏识着其它人。万幸的是,这位大学生没打算走行政路线,否则搞不好她就要成另一个邱凌了。

    没有利益纠葛,只有共同的主子,二人见面自然热情万分,张琳也放下架子,亲自给张逸夫倒了一杯水热情接待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