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38 桃花依旧笑春风
    电力部大楼,虽不比最高人民法院雄壮,但也算是个庞然大物了。一圈四层高的矮楼围出一个大院子,院子南门处,坐落着新盖的20层新办公大楼,顶层还有新建的通信塔,用于实时交换全国电网的信息。

    张逸夫将车子停在门口,站在传达室前,看着往来下班的人群,心中想着其中也许有几位,便是将来的司长、局长、甚至是部级干部,而大多数依然会赶着五点准时下班,过着平静安逸的日子,这让他不觉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并非说努力进步当领导就是对的,安逸生活便是错的,这只是不同的生活选择与生活目标,其中更牵扯到背景与机遇的关系。自己曾是混日子群众中的佼佼者,而现在偏偏冲上了奋斗的最前线,也不知是自己变了,还是机遇使然,产生了莫名的希望在不断地激励自己上前。

    美国梦之所以能迷倒像夏雪那样的一批人,不正是因为平等奋斗这样的大招牌?

    而属于张逸夫的中国梦,已经随风飘来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便见到郑道行匆匆前来,他穿着最标准的衬衫西裤,发型也是精干的短分头,比学生时代更刻板了一些,虽然张逸夫不喜欢这造型,不过他完全理解,混部委的人,不得不这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!!!”郑道行远远看见张逸夫,已经抑制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同学见面,多半是这样的,远远见到便会笑,嘴里骂一句SB之类的,说不清原因。二人虽然才分别几周的时间,却好似过了几年,本能使然,见面便是一通拥抱。

    “你这头发得剪啊!太长了!还弄个大背头,当自己是国家主席啊!”郑道行看着张逸夫大笑道,“你们厂不说你仪容不严肃?”

    “我跟厂长熟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郑道行竖了个大拇指,是真的佩服,“我这边,别说部长了……连局长我都只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啦,我们这边的厂长也就相当于你们这边的处长,你再熬两年不就是处长了?”张逸夫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郑道行连忙捂住张逸夫的嘴,“小声点,人都在呢,别这么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呵呵一笑,他十分之肯定,对面的这个家伙混到处长真的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二人有说有笑,这便进了电力部的院子。

    身为地主,郑道行边走便介绍道:“行政方面的司局,都在周围这一圈楼里,这个大高楼是新建的,领导和调度局的人都搬过去了,夏雪就在八层调度室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她?值班?”张逸夫惊到,“三班倒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调度员都得这样,女同志也不例外,除非结婚。”

    郑道行话刚说完,一股寒气扫了过来,阴风飘然而至,这种怨念张逸夫不会忘记……

    “连学生会长也要给我介绍对象么?”

    夏雪依然是长发披肩,穿着白净的长裙,与周围严肃的着装群体显得格格不入,美依然是美,但怨念与寒气又胜了几分,参加工作后显然又精进不少!

    “开……开玩笑的……”郑道行打了个寒颤,挠头笑道,“你真是快,我刚通知你逸夫要来,你就来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换班而已,谁接他了?”夏雪的目光很自然地停在了张逸夫身上,随口问道,“电厂清闲么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我也去电厂了……”夏雪捂着额头抱怨道,“总是值班,总是有事,没法复习了。”

    郑道行偷偷贴到张逸夫耳边小声道:“她签证又被拒了,再申请要等半年。”

    我操,怪不得,这满满的负能量。

    “这个,夏雪,逸夫找我拷个东西,你也来吧,我订好盒饭了,咱们在办公室简单聚一聚。”郑道行随后上前勉强笑道,“大家好久没见了,肯定有好多事要聊。”

    夏雪短暂思索过后,点了点头:“我正好问问电厂时间是否宽裕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郑道行大笑着拉过二人,“太好了,张逸夫、郑道行,夏雪,咱仨又聚一起了!”

    此时,旁边走过的西装男子突然顿了顿,瞄向三人。

    华长青看着三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,很快回忆起卷子上的名字,这就是那三个人?张逸夫不是在冀北电厂耗着呢么,怎么跑到部里来了。

    他又转念一想,这三个人,也算是今年的栋梁,也许在将来北漠特大电厂的建设中,能见到他们的影子。

    大浪淘沙,你们加油。

    郑道行办公室的人早已散去,偌大的办公室横七竖八摆着五六个桌子,与电厂办公室相比,这里的硬件设施无疑领先一些,不过最大的不同还是桌面,每个人桌上的文件柜上都堆满了文件,感觉忙得不可开交。而实际上,这只是做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拿出软盘,就此展开自己的盗版事业,对不起了金山软件,对不起了还未入职的雷总,对不起了伯君叔,现在真的没别的办法,将来一定补上。

    拷贝软件的功夫,三人开始互通有无。

    郑道行如他所说,除了分配到的杂活外,现在主要就是做电脑方面的工作,说得专业一些就是信息、自动化工作,跟牛小壮算是对口,只是一个管全部,一个管全厂。从郑道行口中得知,将来部里会成立信息局,将这部分工作从办公厅分离出去,他有这方面特长,很可能也会过去。面对这些潜在的变动,郑道行自己也有些迷茫,这么下去,自己就算是彻底往行政上发展了,离专业越来越远,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而夏雪,则完完全全被刘建网坑了,我们伟大的刘处长非但没有给她安排到清闲的部门,反而把她安排到最苦逼的调度去了。

    每个电厂都会有自己的电气值班室,用于监控本厂电力设备的运行以及发电状况,并随时准备调整,听命上级电管局的安排。而作为全国电网而言,自然也会有一个总调度室,那种最大的调度室,无数个屏幕拼成,可以监控全国电网状况的调度中心。

    夏雪就在这样一个调度中心里,三班倒值班,每班四五个人,不仅要监控数不清的数据,还要做各种专业事项,主要是根据情况给电管局下达调度指令,面对突发事故,更是要统领全局,作为全国电网的大脑发号施令。这是一个极熬人的工作,但同时也是最锻炼人的工作,几年下来,一个调度员便能积累无数的调度与事故经验,成为当领导的好料子。

    只是,很多人熬不住几年,经常有中间申请调动或者是强行调动的事情出现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夏雪估计连几个月都熬不了。

    这二位各有苦衷,在偌大的部委扮演一个小角色,搞得张逸夫都不好聊最近的经历了,他便只说了写安全规范的事情,把自己的壮举都藏了起来,免得让二位不爽。

    不多时,盒饭到位,大家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饭过半饱,郑道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,连忙问道:“逸夫,下个月有一个全国电厂的大会,冀北电厂肯定也要派人来,你有戏么?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儿?全国啥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全国电力系统安全生产总结大会。”夏雪放下筷子,将盒饭盖好扔进了纸篓里,随手翻着桌上的书解释道,“一年一度,总结这一年的事故,提出新的安全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。”张逸夫愣愣答道,“估计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,都是各电厂老总来的,至少也要是科级干部,轮不到你。”夏雪轻笑道,“你们电厂老总是哪位,要不要我到时候帮你说几句好话?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本事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会随调度局领导参会~你们厂长见到我也得赔笑~”夏雪美滋滋笑道,“不讨好我,我可会告诉你们老总学校里丑事的哦~”

    夏雪这个人,实在是太矛盾了,一面是清高与孤傲,另一面是滔天的贱气。

    “怕你?”张逸夫笑骂道,“我虽然是工厂小工,可你也就是个小调度员而已,羞得猖狂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不才,已经在领导不在的时候完美解决了两次突发情况,领导准备让我在大会上代表调度局发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,老子还解决了电厂重大安全隐患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再怎么努力都来不了全国大会~离当科长还有好几年呢~”

    “我日……”张逸夫彻底词穷了,只想按住夏雪在她屁股上抽一顿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你俩别逗了,聊点正经的。”郑道行顶住压力问道,“大会无所谓,每年都有,眼前要考虑的,还是评职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职称么……”张逸夫很快被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由于是技术含量很高的行业,其中必然牵扯到职称。

    电力行业职称划分并不复杂,分别是助理工程师、工程师、高级工程师和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虽然看似简单,不过职称的意义极其重大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