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0 杀向南郊
    回到家中,张逸夫再次愣了,王小花竟然在和老妈一同做饭?就没有一点点距离感么!没有代沟么?没有不同地域人料理信仰的冲突么?

    见张逸夫回来,宁澜再次开口便骂:“你怎么老这样,回来也不提前说一下,而且还带朋友回来,妈都没空准备!”

    看着老妈似笑非笑的表情,张逸夫长叹了一口气:“妈你想多了,这世上有很多种意外。”

    王小花也跟着笑道:“阿姨咱们别理他,我告诉您怎么做驴肉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小花懂事。”宁澜已经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不知是冀北驴肉料理征服了老妈,还是王小花的笑脸和甜嘴征服了她。

    女人们凑在一起是可怕的,张逸夫不敢多做纠缠,转了一圈后问道:“我爸呢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他啊,最近郊区那边改装电表,住那边了。”宁澜闻言神色微微一滞,露出酸涩,但很快转好,“他的事儿你别操心,等着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郊区……用得着我爸连夜干活?哪有连夜不回家的?他都多大岁数了?”张逸夫眉头一皱,立刻追问道,“去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……”宁澜只摆了摆手,便要回头。

    “不成,这个我得知道。”张逸夫拉住母亲,继续问道,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宁澜长叹了一口气,“两个礼拜了吧,你刚一走,你爸也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宋科长安排的……”宁澜话刚出口,便觉失言,不打算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宋科长?”张逸夫一愣,继而问道,“是因为上次的事得罪他了么?”

    宁澜见这状况,也没法再瞒了,只得交待出实情:“我就跟你爸说,收收臭脾气,不就读过两年书么有什么可狂啊?结果他还是没收住,你上次回家,你们爷俩不是得罪了路清秀了么?她那个人你还不知道?鸡毛蒜皮的事儿都记一辈子,现在好么,宋科长派你爸去郊区常驻施工了,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的,什么鸟人?亏我刚刚还送了她一包特产!”张逸夫越听越来气,一拳砸在桌上,“欺负咱家老实人?年轻人派出去干活儿就罢了,我爸50多了,辛苦了一辈子,还让他干这活儿?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宁澜连忙上前做出收声的手势,“本来你爸跟老宋就不对付,看在你出息的份上才勉强相处的……后来听说你去了电厂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明白了。”张逸夫摆了摆手,站在原地踌躇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,还是给家里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,自己能跟牛大猛那等人相处的那么融洽,反倒不好对付隔壁的小科长了。

    旁边王小花听得一愣一愣的,别的她听不懂,她唯一明白的是,厂里的大学生生气了。可大学生终究是大学生,不是厂霸牛小壮,生气貌似也只是生气而已。

    就这么干坐了半分钟,张逸夫终于是憋不住了,拿起车钥匙起身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逸夫!你这是干吗去?”

    “吵架,闹。”张逸夫沉哼一声,“妈,这年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爸就是太老实了,不巴结领导也罢,摊上这种事都不反驳一下,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,折腾不起啊!爸脸皮薄,儿子帮他闹去,我吵得全小区都知道宋远山排挤我爸,不信他不让我爸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这是何苦呢,咱家安安分分这么多年了,不至于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妈你别管了,我知道怎么对付。”张逸夫不顾母亲的阻拦,这便要去闹事。其实他的做法也不无道理,机关里就怕这么闹,就怕有事,闹一闹兴许宋科长就怕了,就烦了,就算了。像张国栋那样老老实实的,什么活儿都干,反而总是会吃亏。

    正要出门,家里的电话响起,宁澜一把抓住张逸夫道:“这个点儿,准是你爸,你要去行,先要你爸点头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正好有事要问老爹,便直直上去接过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逸夫?”张国栋听到了张逸夫的声音颇为惊讶,“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部里办事,今晚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这么快领导就派你出差了,好兆头!”张国栋话语中全是欣喜,“那我不多说了,你抓紧时间陪陪你妈。”

    “爸。”张逸夫口直心快,直接问道,“这事是不是宋远山搞的?”

    张国栋闻言一愣,声音不由得低沉几分:“你别管,这边需要人,很正常的暂时工作调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,干吗就折腾你?咱就打死不去,又是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了,他还能把你吃了?”张逸夫简直就是恨爹不成钢,“爸你赶紧回来吧,明天该怎么上班怎么上班,别去那边了,我去跟宋远山说。”

    “逸夫,你别急,听爸说。”张国栋长舒了一口气,声音渐渐变缓,悠悠说道,“电力系统,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圈子就那么大,人就那么多,祖祖辈辈下来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关系,自己的网络。爸在这方面做的不好,没给你铺好路,很难帮你。能不耽误你,已经是爸唯一能做的了。将来你一定会回蓟京工作,今日若是为了爸得罪人,恐埋下不好的名声,还是算了。逸夫你放心,爸在这边很好,其它工人看我年纪大,都让着我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听着老爹苦口的劝说,越听越酸,最后竟渗出泪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干这种粗活不好,如果张逸夫是个刚参加工作的小伙子,去工地连夜帮忙他不会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可现在,风餐露宿的不是个年轻人,而是一个奋斗了一生的老人,自己的父亲,他不该遭遇这个待遇。

    “儿子不孝。”张逸夫擦了把眼泪,就此说道,“爸你等着吧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别来,再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直接挂断了电话,冲母亲道:“妈。等爸回了再开火。”

    “逸夫……”宁澜看着坚定的儿子,终是不忍再劝了。

    儿子很好,继承了张国栋的聪明,张国栋的好学,更好的是,他没有继承老实与窝囊。

    宁澜也擦了把眼睛,立刻回屋取了件张国栋的夹克递给儿子:“晚上冷,披着点,别的都好说,千万别打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逸夫点了点头,冲旁边的王小花道,“对不起,本来计划要带你看天安门,看什刹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去吧。”王小花只一笑,自己也跟了上去,“我能坐在车上看一看就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张逸夫勉强一笑,这便告别了母亲。

    上车后,他特意挂到空档,踩满了油空烧了半分钟,隆隆的发动机声闹得全院不得安宁,他就是要让宋远山家人听到,让全院人听到,张家老子老实,小的可不老实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打开窗户,费解地看着这辆空烧的轿车。

    随后,“翁”地一声,车子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路清秀撇开窗帘,看着疾驰而去的轿车,心中悸悸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电管局宿舍院中的某人被吼了出来,见来者大惊。

    “诶?逸夫?诶?”

    还没有“诶”完,他便像是被绑架一般塞进车子。

    郝帅是此时最无辜的人,老室友突然出现,然后自己就被绑架了,困在快得吓人的轿车中,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逸夫!你慢点!”副驾上的王小花已经系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限速70,刚好卡着开呢。”张逸夫此时情绪已经缓和了一些,侧头道,“这是我同学,华北局的郝帅,这是我们厂的王小花。”

    “诶?诶?”郝帅依然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张逸夫只得用最简练的语言向他解释:“你别‘诶’了,我爸被困在南郊装电表,咱们杀过去给他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王小花。”王小花回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郝帅才算搞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?”他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,“这次电表下乡工程是委托第三方去施工的,蓟京局只要监工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操,我就知道。”张逸夫死握着方向盘骂道,“再怎么监工,也没有俩礼拜不回家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真的做过头了,快把张叔接回来。”郝帅很快有了主意,“我现在也只是科员而已,不好联系蓟京局的人,你刚刚拉我出来急了,应该叫上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张逸夫一拍脑袋才想起来,“你爸是蓟京局的,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,咱们先把张叔接回来,明天让我爸关注一下这件事,能压则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张逸夫回头由衷感谢道,“鸡毛蒜皮的小事还麻烦你家人,一会送你两包驴肉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我!看路!”

    晚上车少,只过了不到半小时,便颠到了南郊区供电局,一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施工队是从外地雇来的,没有固定居所,只是在旁边村里搭了个工棚。等张逸夫找到工棚之时,几个工人正在外面做成一排,喝着闷酒,轿车呼啸而来停在棚前,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