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1 醉人醉语
    张逸夫火速从车里窜出来,焦急问道:“请问张国栋是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“张国栋……”一年迈工人想了想才答道,“你说供电局的老张啊?就在棚子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多谢。”张逸夫快步闪身拉开棚子,一眼便看见了躺在简易床上,就着微弱吊灯光芒看书的老爹,浑身脏兮兮的,也没个地方洗澡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是来了?”张国栋见儿子来了,表情十分复杂,究竟还是欣喜更多一些,他放下书起身道,“不是说了不要来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先回家吃饭。”张逸夫目色坚定,这便上前帮老爹整理行李,“我问过朋友了,没有这么用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逸夫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郝帅也跟进了工棚,见了张国栋客客气气躬身道:“张叔,我是郝帅,逸夫的大学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张国栋是个爱面子的人,想整理下仪容,但此时穿着工装,实在不怎么干净,也没法整理了,只得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你看,初次见面,我这形象实在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郝帅连忙上前道,“叔,我问过了,您用不着这么没日没夜的盯着,咱们听逸夫的,先回家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依然露出难色,心中踌躇。

    “爸别为难了,郝帅他爸是局里的处长,明天会帮忙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郝处长?”张国栋闻言一滞,“生产处的郝处长?”

    “是了。”张逸夫转眼已经将行装打好包,背起来向外走去,“先回去,这账咱们往后再和姓宋的算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却皱眉道:“逸夫,要不这样,宋科长现在也在这边,我好歹过去请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真的只有恨爹不成钢了,纯纯粹粹的老实人啊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逸夫只得应了,张国栋这才答应出了工棚,跟几位工人客气客气道过别后,才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面对儿子把车从冀北电厂开到蓟京供电局的这件事,张国栋同样吃惊不已,同时心下还有一种小小的自豪,儿子比老子会混,好!

    后面一聊之下,张逸夫不得不更生气了,好么,宋远山在这边原来是在跟村里的书记吃饭,您老吃香喝辣,就放下属在工棚受罪?

    八点来钟,这边的饭局也算完了,几个男人从餐馆里晃晃悠悠的出来,嘴里依然客套个不停。

    居中瘦高一人,正是宋远山无误,他身材着实有些奇怪,浑身哪里都是皮包骨头,唯有肚子,大腹便便,不知里面都是酒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几位,放心吧,即便换了新电表,那些小事也不会有人管的。”宋远山可算是喝美了,搂着旁边的一个寸头男人笑道,“几度电而已,没人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宋科长这句话,咱们就放心了。”寸头男连连赔笑,“本来害怕换了电表,咱接电的事情到头了,还好有宋科长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宋远山笑着做了一个收声的手势,“还是要偷偷接,我不知道就是了,我不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明白,明白。”

    几个男人又一同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乐呵过后,招待进入尾声,这边主陪的男人搂着宋远山转向路北。

    “走走,咱们往北去,招待所很近,今晚委屈宋科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招待所啊……”宋远山面色微微沉了一下,“不回去的话,明早不方便,我看我还是回市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寸头男人面露难色,“咱们这儿只有一辆拉东西的小卡车,实在不方便坐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法找个车么?”宋远山无意在此过宿,否则第二天去上班太麻烦了,可他终究是个供电局的小科级干部,离配车还有很远的距离,这个时间又不好意思去麻烦区供电局的领导,便干脆跟面前这帮村里求他办事的人拿起了架子,“去找一辆吧,这么大的地方,还没辆轿车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寸头男面上虽笑着,心中却已骂了宋远山的祖宗十八代,无奈之下,只得随便拉来一人,“你给宋科长找辆车去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……大半夜的,哪找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李他妈家不是有辆面包车么?就说我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问问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只有一辆面包啊?”宋远山被这么一抬,借着酒劲,架子反倒更大了,“面包坐着不舒服,没有夏利、桑塔纳么?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辆开着大灯的轿车拐弯冲了过来,闪得几人直闭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快!你办事就是快。”宋远山微微看到了一辆轿车的轮廓,当即又搂着寸头男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寸头男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快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餐馆门前,一个猛打轮,侧刹车停住。

    “别送了,别送了。”宋远山已经笑呵呵地走上前去,准备倒在后座上睡一觉。

    却不料旁边几人都没动,看清车子后,才上前拉住宋远山:“宋科长,看错了,不是咱们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宋远山打了一个酒嗝,气哄哄指着轿车道,“大半夜的,停在这里,不是接我的是接谁的?”

    此时,主驾车窗摇下,张逸夫冷眼看着醉醺醺的宋远山,闻着酒气,只觉作呕。

    “宋远山,我过来接我爸回去,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宋远山突然一个机灵,凉风吹过,不禁颤了一下,这才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开车的小子,不是隔壁单元的张逸夫是谁?这小子不是在冀北呢么?

    “逸夫?是逸夫么?”宋远山眯眼看着他,酒气瞬间醒了几分,但还是迷迷糊糊的,上前笑道,“好啊逸夫,开上小车了,这是拉叔叔回家的么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宋远山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逸夫,你老爹上司的面子都不给?亏老子还想着把女儿托付给你,没教养的东西,“满了?怎么满了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宋科长。”副驾驶的张国栋看着宋远山,叹了口气,“你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宋也在啊?怎么不在工地施工了?”

    此时,郝帅也开门下车,冷冷站在一旁:“宋叔叔,不早了,你去休息吧,我们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宋远山定睛一看,才发现是生产处处长的公子,现如今上级单位电管局的人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终于觉出不对了,酒劲顷刻间散了大半,呆滞原地:“小帅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爸让我过来陪逸夫接张叔回去的。”郝帅微微撒了句谎,也不多说,就此上车。

    张逸夫随即关上车窗,挂上倒档猛踩油门掉头,车尾一甩,险些吓了宋远山一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们……”宋远山此时终于将事情大概搞明白了,“监工的事情……明天上班再商量……先挤一挤,送我一起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车子疾驰而去,只留下一阵尘土。

    灰尘一燎,可让宋远山咳得不清,旁边几位连忙扶了上去。

    寸头男人表面上一副尴尬的表情,心中却乐得够呛,小破科长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,这下你爽了么?

    “走走,宋科长……咱们先去招待所喝口水……”

    宋远山就这样迷茫着,被架着朝招待所走去。

    归程的路上,张国栋不禁唏嘘连连。

    “跟村里的人喝到这么晚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供电局的科长,跟他们有什么好喝的?”张逸夫也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成是私自接电、偷电的事情,这次改装电表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……看来是白费了,说到底,人啊……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么?”张逸夫回头笑道,“郝帅你爸不是管生产的么,计量的人纵容村民偷电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快别说了……我已经狐假虎威了,搞不好回去我爸就抽我。”郝帅一副委屈的表情,“不过偷电的事情,最近正在查,改装郊区电表也是为了杜绝这种事,把这个信息给我爸……兴许能免一顿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也帮我谢谢你爸。”张逸夫说着冲王小花努了努嘴,“驴肉还有剩吧,给我兄弟两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小花很快从后面变出两包驴肉塞到郝帅怀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爸这两天有下酒菜了,谢谢啊。”郝帅笑着冲王小花问道,“怎么,逸夫在厂子里表现还好么?”

    王小花想着,平常跟张逸夫斗斗嘴就罢了,此番可是当着人家老爹和兄弟,一定是要帮他长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表现当然好,刚来几天就解决了安全隐患,改造了油管线路,我们厂长高兴得不得了,只愁他参加工作太短,没法提拔呢!”

    王小花这话一出口,可乐坏了张国栋。

    “真的?厂长这么赏识逸夫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张伯伯,第一天厂长就把他儿子派给张逸夫了,巴不得让儿子多跟张逸夫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过奖过奖。”张国栋感到十分欣慰,很多所谓的赏识可能是假的,但让自己的儿子跟逸夫混在一起,足可见其受信任的程度,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那位厂长一定认准了逸夫是个人才了。

    一路有说有笑,平稳驾驶,不到十点,车子已经回了院子,再次惹得全院不得安宁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