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2 都是为你好
    不少人家打开窗户,远远望来探查情况,如果不知道其间利害的,难免有些不爽这种耀武扬威开车臭牛逼的行为,但当他们看见张国栋父子的时候,立刻就明白了,烦躁的心情也转换为看热闹的期待。

    老张家儿子真本事,楞把老爹从苦海里拉回来了。用的还不是通常的人际手段,而是地方上的暴力手段。

    这次,倒要看看宋远山怎么收场!

    路清秀听到了暴躁的发动机声后,没有再选择沉默,她连忙出了单元,见张国栋也回来了,不禁大惊,这下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,再没有挽回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逸夫?你去南郊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看到你宋叔叔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喝高了,我们车坐满了,就没往回捎。”张逸夫提着行李,直愣愣往自家走去,看也没看路清秀。

    “路阿姨。”后面跟着的郝帅也跟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帅?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“我爸让我跟着一起去接的张叔。”撒谎撒到底,还好有夜色遮盖住郝帅的羞愧脸色,没有露陷。

    张国栋反倒觉得不好意思,嘱咐道:“老宋喝多了,今晚估计会住在那边,你也别急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景致,路清秀是怎么也闹不起来了。大家给她面子,完全是因为她丈夫而已,久而久之习惯了,便了自己的臭架子。

    正所谓秀才遇上兵,没法耍横了,何况路清秀就是一介妇女,张逸夫则是带着刀的秀才,有文化的士兵。

    气场上的完全压迫,让她不得不知难而退,半个字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有等着她家老宋回来商量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自然也被旁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往日飞扬跋扈的路清秀,这当口竟然没话说了,张逸夫拉着老爹违背宋科长,科长夫人竟然只能赔笑,有趣有趣。

    作为张逸夫来说,他才懒得考虑路清秀的立场,此时只有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回家!吃饭!

    宁澜没想到张国栋真的愿意回来,她一见张国栋受罪的样子,不禁面露酸涩,擦了把眼睛,连忙低头赶到厨房:“菜都弄好了,热一下就成,逸夫帮你爸拿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张国栋洗了把脸,坐在桌前,想着今日之事,也是略有感触,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自己确实有点窝囊,原来稍微强势一些,就可以这么和和美美的回家吃饭了。不过自己窝囊无所谓,关键这次是儿子解的围,出息了,帮老子出气,有本事!

    喜大于悲,两口美酒下肚,就着酱驴肉,张国栋终是开怀大笑出来。

    张逸夫要开车喝不了酒,只得让郝帅作陪,两杯入腹,郝帅已经迷迷糊糊了,只不停地被张国栋拉着说车轱辘话,一个劲儿地点头,傻喝。

    王小花莫名其妙地参与了一次蓟京人的晚餐,她也才发现厂里的大学生原来有的不仅仅是知识……文绉绉的人能干出今晚的事,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张逸夫吃饱了,美滋滋坐在椅子上,看郝帅陪老爹喝酒,也是满面欣然,心中感谢这位兄弟。

    说老实话,他拉郝帅的目的根本不是仗着他爸的官位施压,而是去打架的……

    万一有人捣乱不放人,万一宋远山耍混怎么办?自己至少得带一个能打得起来,敢打敢拼的。

    郑道行?跟他的交情还没那么深,那人顾虑多,八成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真到这种真刀真枪的时候,信得过的,还真的只有郝帅了,别看他磨磨唧唧,真出了事,绝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单元,气氛十分之诡异。

    “妈!为什么不让我过去?”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急切地在房中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路清秀咬着指甲嘟囔道:“大人的事,你别管……张逸夫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他已经接到电话,宋远山今晚住在南郊了,只能明早借区供电局的车回来,从她家老宋的语气上来看,这一晚上显然没少吃亏。

    “我和逸夫哥一起玩了这么多年了,为什么是大人的事?他上次回来你也不让我去,现在还是不让!”宋小妮急得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傻!”路清秀本来就心情不好,此时一瞪眼,骂道,“你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?对象怎么能乱处?不怕坏名声啊?”

    “我跟逸夫哥是朋友!怎么就成对象了!妈你想太多了!”宋小妮委屈地回嘴。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凑一块,不是对象是啥?说得清楚?”路清秀看女儿眼眶已经红了,只得叹了口气,上前安慰道,“你再忍忍,爸妈再帮你看看,这女孩啊,一年不如一年,晚嫁不如早嫁,可早嫁又容易嫁错,妈这都是为了你好,帮你好好观察,咱嫁就得嫁个有出息的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用不着!”宋小妮早已听腻了这些话,一气之下回了自己的房间,将门狠狠砸上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还是不懂事啊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代沟,所谓的“都是为你好”,不过如此,实际上路清秀和宋小妮的这种情况,即便是20年后依然存在着,这并不是他们的问题,咱们照例让体制来背锅好了。路清秀和宋小妮心中的纠结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作为隔壁的张逸夫竟然完全没考虑到这一点,薄情寡义地辜负了儿时的玩伴,实在是没心没肺。只因他新时代的行为作风,活活地将可以拥有的苦情戏与刻骨铭心的恋爱扼杀在牢笼里。

    深夜,长安街,天安门广场。

    “哇!!!”王小花趴在车窗前,惊讶地望着面前并不高大,却充满力量感的城楼。

    中国人是最爱面子的,而天安门,无疑是面子之上的面子,即便是最困难的时期,这里的灯光也从未熄灭。

    苏联解体之后,红场已经渐渐沦为一个商业场所,一个旅游胜地,天安门也就成为了红色火炬最后燃烧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厂花陪着一路折腾,张逸夫也算是铤而走险,在长安街旁小停,若是在20年后,这会儿早有几十个特警围上来了。

    王小花怎么也想不到,她是在这样一个夜晚,来到了世间最宽阔的街上,站在了最巍峨的城下。

    吹着晚风,张逸夫站在王小花旁边,略带歉意地说道:“时间有限,看升旗是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。”王小花傻乎乎地指着城楼,“毛主席,就是站在那里宣布建国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咱们能上去么?”

    “白天的话有办法上去,这个时间要是溜上去,怕是被直接当成恐怖分子狙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王小花吐了吐舌头,再次回望一眼城楼,而后心满意足地坐上了车子,“这里肯定不让停车,那边警察已经过来了,咱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理解。”张逸夫笑着上车,冲夜警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后,朝着高速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愿望实现的王小花,像是小女孩一样靠着椅背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轻微可爱的鼾声回荡在张逸夫耳边,不免令他产生几分遐想。

    “妈的,在司机旁边睡觉这种事都干得出来,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!”张逸夫笑骂一句,拿来老妈塞上的夹克,盖在王小花腿上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