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5 野蛮的方式
    张逸夫连忙谦道:“段总,这些是软件设计、自动化方面的事,我这方面专业学习得比较深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我对软件方面没什么研究。”段有为是那种传统的技术人员,深知技术之奥妙,之广博,自然不会因为对片面技术的了解差距而妒忌,术业有专攻么!

    他连忙拿起分析报告,扫了几圈后,也并未找到张逸夫所说的这两个点,不禁又有些怀疑,这家伙不会是虚扯呢吧?部里的专家组都没提出的避免方式,你小子知道?

    于是,张逸夫不得不细细刨开,说明了“防火墙”原理与绕过监控系统的“双保险”措施。

    到底是搞技术的,段有为简单一听便理解了。

    可理解归理解,真的能做么?这些原理专家组想不到么?

    从现在的报告情况来看,专家组还真的没有想到,他们的事故分析以及解决措施,都是针对细节措施的,诸如如何改进能让系统不堵塞、不死机、必须安排手动措施来杜绝自动化BUG之类的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他们针对的是操作手法,而张逸夫提出的,则是改进系统本身。

    比如经常死机,作为不懂操作系统设计与编程的人,你再厉害,也只能总结如何操作能减少死机率。而如果换做比尔盖茨,他努力检查检查,一定能发现编码程序方面的问题,稍作改良便可永久杜绝这种死机。

    不能说专家组不懂软件,更不能说张逸夫比盖茨更有能耐,只是术业有专攻,时代差距大。让一个2010年的微软程序猿会一会80年的比尔盖茨,也许盖茨也佩服得直接就地跪舔了。

    老前辈们是值得尊敬的,因此张逸夫始终保持着尊重虔诚的心态,并不打算太过卖弄浮夸,我的幸运是我牛逼的资本,但也要分人。

    段有为思索了好一阵也没有结果,毕竟,凭他现在的知识结构是想不明白这件事的,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了,至少张逸夫原理说得都没问题,如果和美方软件公司谈一谈的话,也许真的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在此时,日美欧的技术还是天上楼阁,国内专家只有敬仰的份儿,更别提挑毛病了,如果一个电厂技术员能跟老美专家就软件问题叫板的话,那也够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至此,段有为已经开始抬着头看张逸夫了,人外有人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直接说到核心了,我的那些话也就无从出口了。”段有为笑着收起材料,对张逸夫早已充满了期待——

    小子,电厂是困不住你的。

    借由此机,段有为顺理成章地道出了自己的安排:“正好,下个月有个全国电力系统安全生产总结会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总结会?”张逸夫一愣,这他娘的不正是夏雪臭牛逼的那个什么大会么?

    虽然张逸夫讨厌开会,不过他更讨厌夏雪,如果那家伙到时候看见自己代表大电厂来出风头,表情一定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段总,我行么?资历是不是太浅了?”即便心里已经在想象夏雪的表情,张逸夫却还是礼貌性地谦虚了一下。

    快说没问题!没问题!

    “哦?有困难么?有困难的话就只能叫邱凌了……”段有为托腮沉思道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人的实在是没有限度的,段有为遵循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之道,以为张逸夫真的不愿意去,他老段又从不是强人所难的人,就唯有重新安排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已经快哭了,赶紧亢奋起身热泪盈眶:“没没!没困难!!得此机遇多谢段总!”

    “没困难就好。”段有为呵呵一笑,嘟囔道,“剩下的就是别让邱凌闹意见了,一会儿会上我会提这件事,看看他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老段实在起来真的是没有限度的,这个人竟然可以在下属的下属面前谈试探下属的事情!怪不得你丫学富五车搞了那么多大电厂最后只是副厂级的干部!

    段有为却没想这么多,只一心琢磨着技术问题,当即说道:“我所料不错的话,在会上会着重讨论九滩的这次事故,顽固派会再拼一把,你刚刚的言论十分先进,有机会的话可以在会上提出,让大家共同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看机会吧。”张逸夫清楚,那可是全国大会,一介电厂小工程师跪着听就是了,随便抬头不找抽呢么?他转而问道,“段总,您说的顽固派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私下的说法,就是指那些依然在坚持人工、坚持手动、坚持仪表盘才是唯一真理的小部分人。”段有为长叹了一口气,“这次九滩的事,说到底就是完全交给软件,交给计算机的结果,他们一定会咬住这一点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说……段总您是支持全面自动化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大势所趋,将来的机组越来越大,纯凭人力维护实在太暴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暴力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抱歉,在交流技术的时候用了这个词。”段有为自嘲笑道,“可能是我经历的关系,实际上,我国的电力发展——一直很暴力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想理解总工口中“暴力”这个词的含义,却始终摸不到底。

    段有为开始自顾自地解释道:“最开始,我们没钱,也没技术,但国务院有令,就是要提高发电量。怎么办?靠暴力,粗暴地累上去。怎么累?五万、一万、甚至五千的机组,一个厂给我码100台,柴油的也给我上,就差没安人力发电机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被这一席话逗得笑了出来,那场景真的无法想象,上百台小功率乡镇级发电机累起来的大电厂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笑,这都是真事儿,跟着小卡车运小发电机的事情我可没少干。”段有为说着,自己也笑了,“后来渐渐地,咱们有钱了,但技术还是相对落后,怎么办?买!苏联的,德国的、日本的谁的便宜买谁的,大量的买!”

    张逸夫看着段有为绘声绘色的夸张样子,继续笑了起来,只是这笑中充满了苦涩与欣慰。这二十年经济发展太过迅速,技术已经很拼命地在追赶了,却依然比不过。让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灯火通明,用这种手段即便很可笑,但恐怕这也是唯一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“逸夫你说,靠这种方式强行发展电力事业,用‘暴力’这个词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用‘野蛮’也可以,但太难听了。”张逸夫掩面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对对,野蛮也没错。”段有为继而说道,“转眼间,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,我们是真的有些钱了,人才也渐渐培养起来了,一味的进口已经不再是发展方向,软硬件方面,我们都该有些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下来,经历过整个时代老工程师的风骨尽显,这令张逸夫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段总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自言自语,一跟你聊起来就说多了,别见怪。”段有为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不少东西,自嘲一笑,“行了,你也去准备准备吧,一会儿就要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有个东西请您过目。”张逸夫这才送上自己起草的安全规范,“上次不是领导委派这个任务了么,我这个星期都在做这件事,出了一份草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。”段有为微微眯了一眼文件,略显惊讶地说道,“打字机打的?”

    “电脑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电脑上可以打汉字文件了?”

    “部里分发的一个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”段有为点了点头,沉默半晌后说道,“这个你就给邱凌吧,他负责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看来老段是不打算掺乎了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其实也并未出乎张逸夫的预料,段有为在厂里一向都是这样,基本不抓任何工作,偶尔代表厂里开开会什么的,也许是对大材小用的一种宣泄,也许只是累了一心养老。

    老老实实的吧,张逸夫心下一叹,便要告退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电脑印的可以有很多份吧?”段有为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文档可以随便打印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份留下来我看看吧,有问题的话我勾出来,都做好了再给邱凌。”段有为笑着点了点桌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段总。”张逸夫略显欣喜地将材料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段有为的意思很明显,你给领导交差之前,我老段先帮你把把关,省的闹笑话,这算是一个私人间的帮忙,与公务无关,自然也是私密性的。显然,段有为不认为张逸夫能真的掌握电厂的方方面面,就这种工作来说,还是要自己帮忙的。

    待张逸夫告退后,他才拿起安全规范,随手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很简练啊。”

    “锅炉系统……挑不出什么问题,倒是可以补充两点。”

    “汽机系统,已经比我想得要完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电……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十几页的材料,段有为仅用了几分钟就看完了,需要补充的地方极少。

    安全规范竟然可以简练到这个份上,这令他十分惊讶,后世的务实与言简意赅对他来说有种别样的震撼。而且这份规范因地制宜,凡是冀北电厂不牵扯到的设备和琐事只字未提,看来张逸夫是真的下功夫了,并非只是东拼西凑。

    老段不禁有些动摇了,这份材料的水平已经完全盖过了邱凌的水平,就全面程度来说也许不如自己,但就简练程度,车间适用性上来说,自己都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该如何处理呢?

    老工程师也犯难了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