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6 无风不起浪
    又是一个周六,下午二时,例会照常展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常规报告的内容各个科室车间都丰满了一些,只因牛小壮做了改良管道这件事,让大家都有的说了。间隙之中,每个领导同时表达了对牛小壮的赞赏之情,也顺带提上了技术科,这让张逸夫脸上增色不少,好像他代表的就是技术科一样,相对地,邱凌很痛苦。这种心照不宣的感觉十分恼人,却又无从宣泄。

    但邱凌已经找到了突破口,虽然不是什么大工作,但好歹能挽回一些颜面。

    技术科的常规工作汇报完毕后,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了几沓子复印出来的手写材料,开始向左右分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科室起草的新版《安全规范》,请诸位领导和同仁好好审查审查,力求改进。”邱凌笑着分发起材料。

    啥事都要领导先,复印了不过20份而已,领导们都传看不及,坐在边缘的张逸夫更没有机会观看。当然,邱凌水平的东西,他也不屑一看。

    “安全规范……”老王小声冲张逸夫问道,“小张,是你这两天搞的那个不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来得及给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科长问过你意见么?”

    “从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老李摇了摇头,不作多言,技术科的老传统了,有风头的事都归邱凌,后面要打字印刷的话再由底下人干。

    领导们纷纷低头研究了片刻后,牛大猛率先发话。

    “嗯,有所改进,不过能和实际工作结合得更为紧密就更好了。”牛大猛说着,望向了技术科几位科员,“逸夫你参与了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未及答话,邱凌便抢着说道:“参与了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得,有口莫辩,这点儿小事还没到当着全厂领导面跟上司撕脸的地步,我忍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牛大猛又低头扫视一番,“这个东西,能不能用电脑搞出来?邱凌的字太飞了,好多地方我看得迷糊。”

    会场响起稀稀疏疏的笑声,这确实是手写文件的一大弊端。部里的话,手写文件统一交给办公厅打字室进行机打、印刷再分发,厂里就没有这个条件了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现在好像有这个条件了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么小张?”邱凌转而望向张逸夫,心道可算让老子抓到恶心你的地方了,他哼笑一声,“你抓紧时间去手打一份,快点印出来给厂长审阅。今后其它领导有这方面的需要,你也勤快一点,别让我多说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感到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安全规范老子早就做好了,只是不方便交出来而已,现在又让老子手打这屎一样的东西,老子的手指吃不消啊。

    其它领导的需要?老子要成为全厂的打字机么?领导都是要护着下属不帮其它科室卖命的吧?你丫怎么卖老子卖的这么开心?看来上次教做人的深度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正当张逸夫准备适当自卫的时候,一位基本没怎么说话的同志发言了。

    段有为咳了一声,有些纠结地说道:“牛厂长,安全规范的事我也在抓,你上次不是叫小张参与么,我会后便指导小张去做了,跟邱凌的这份不同,我让他做的是一个简练版的,方便车间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牛大猛一惊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老段啥时候操心起这些事了?

    最惊的莫过于邱凌了,段总您几年都不问公事,怎么这种时候突然杀出来了?

    好啊张逸夫!玩了个隔空取物!暗度陈仓!

    面对邱凌要杀人的眼神,张逸夫想说,老子是明度的。

    老段也是没有办法,他是真的被爱才之心烧到了。张逸夫的那份“草稿”,比眼前这份好的不是一点半点,而且完全对牛大猛的胃口,就这么放弃了人家的心血,放弃真正的好东西,老段看不过去。

    作为比牛大猛资历还要长上十年的工程师,小厂子里,他真的什么都不怕,只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罢了,现在发现了有趣的东西,自然不再沉默。

    牛大猛一乐,继而说道:“呵呵,既然老段你也有安排,就别藏着了,拿出来大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刚刚做好,只有一份,厂长先过目吧。”段有为说着,将一沓整整齐齐的机打材料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哦?电脑做的?”牛大猛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是了,小张去部里借的软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牛大猛满意地点了点头,先前借车的时候,他只道张逸夫是归乡心切,找了个理由回蓟京罢了,现在看来是真的为厂子里的事回的蓟京,真的去部里了。

    勤快!

    再掀开材料,牛大猛看得这叫一个舒服,电脑出的字比之邱凌的飞草书看起来爽太多了,再往下细看,张逸夫竟然重新整理了全部规范,以系统、车间为单位分门别类,每条规范只用一两行字便总结到位,而且话白,不拗口!

    【禁止使用电磁吸盘、钢丝绳、链条等吊运各类气瓶。】

    【砂轮片两侧的夹板要依靠紧固,夹板直径不小于砂轮片的1/2。】

    【清扫油箱时严禁用高标号汽油,进入油箱时,必须有良好的通风,使用照明灯一律用12V行灯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行行直白简要的规范,连牛大猛都能立刻理解记忆,比之原先的天书美妙太多。

    “的确简练!”牛大猛一连翻过几页,表情简直就是在赏析艺术品,他不及细看,连忙冲办公室那边吩咐道,“那个谁,小文,你快去复印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文天明诚惶诚恐起身,接过文件一路小跑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待复印的功夫,会议室的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,邱凌更是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众叛亲离啊……张逸夫为非作歹也就罢了,你个段有为帮着那小子干吗?还两年就退休了,就不能老实点么?

    关于邱凌与张逸夫的关系,根本就是不宣之事,连牛大猛都清楚那日资料室斗技的始末。张逸夫能参与邱凌的那个规范起草?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一定是张逸夫自己的主意,做出来了,又不好意思公然上报,只好求助于段有为。神奇的是,老工程师还真的帮了张逸夫,以自己的名义在会上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原本一潭死水的技术部门,开始有起浪的苗头了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