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48 天大地大领导最大
    很多事情,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,洞悉张逸夫才能,并且在思考的,并非只有段有为,厂长牛大猛自然在列,相比于段有为那种纯粹的技术情怀,牛大猛必然更务实一些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清楚,这个电厂是困不住张逸夫的,段有为那种在电厂奉献一生的情况不会复制,况且奉献一生也不是段有为的本意,实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不谈技术,单是做人做事上张逸夫就早已超脱了技术专家的范畴,这个知识分子的软肋都被他克服了,所以张逸夫不可能是下一个段有为,他迟早会得道升天。

    那么,牛大猛这么拼命要来的大学生,就这么眼睁睁地看他调走、高升么?

    这是个十分纠结的问题,出于厂长的立场,答案自然是否定的,他希望大学生能多为厂里做些事情,辅佐自己的霸业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,张逸夫真渡劫升天的时候,老牛便不再是皇帝老子,只是凡世的芸芸众生之一罢了,他是拦不住张逸夫的。这也就是为什么牛大猛在会上有所保留,给邱凌留了一层面子,不然张逸夫高就后,这方面的工作谁来做?

    邱凌自己都想不到,他狭隘其实莫名其妙地保住了自己的位置——

    能力一般,不会做人,有点技术这些标签,恰恰表明了邱凌是个要在电厂混一辈子的人,老牛需要这种稳定的不动产,来冲淡投资张逸夫带来的风险。

    道理是这样的,但牛大猛也不可能只想着道理,他是个人。

    放下厂长的帽子,牛大猛还是一位父亲,这些日子儿子与张逸夫处得十分不错,张逸夫是前途无量的,有一票部里以及其他中央部委司局的同学,那些同学都是正统的大学生,将来也许任何一位的官职都将凌驾于自己这个厂长。若是在仕途上,张逸夫能跟自己的儿子互相帮助,那该是多好的美事?

    再跳一步,牛大猛现在是冀北电厂的厂长,将来却不一定了,刚刚四十五岁的他,有机会,也有精力更进一步,冀北电厂同样不一定是他老牛的终点。

    如果张逸夫够聪明,能想到这一步的话,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张逸夫一直就知道该怎么做,偌大的厂子,除了最上面几个领导之外,有闲心跟他叫板的无非邱凌一人而已,这里的知识与技术如此之“匮乏”,不正是自己发挥的机会么?这个时代厂里的自主权很大,他足有极大的好处可以捞。

   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他如果两年内混了个科长的话,调到上面的单位,很有可能升个半级,努努力的话,副处都有机会。

    而直接进上级单位混到处级,平均也是要十年的。

    虽然说起来很滑稽,但这就像打游戏时选择升级打怪的地图一样,一定要挑人少经验高的,最好还能时不时爆个稀有装备。

    路还很长,走着瞧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六晚,黑桑轿车,一行四人。

    有些事,躲是躲不过的,情侣周末打破了封印,就此降临!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王小花跟张逸夫坐在后座上,不时看着前面尴尬的二人坏笑。

    张逸夫木然坐在她旁边,笑都笑不出来了,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似王小花那样外向,似张逸夫那样随意,当两个纯情的人强行约会的话,这气氛简直寒冷,比“夏雪之气息”还要升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名为叶青青,梳着一头利落的短发,眼睛没有王小花大,鼻子也没有王小花挺,身材也没有王小花凸,但看上去十分恬静,有种古典美人儿的味道,就是那种淡淡的忧愁,这种感觉是王小花怎么都学不到的。

    难以理解的是,我们的厂长公子就吃这套!牛小壮这个口不对心的东西,一天到晚嚷嚷着厂花骚气,心里却已经被恬静的美人儿迷倒,一见到叶青青那便干脆走不动路了。在张逸夫的策划与帮助下,几封书信往来,终于打通了这二人之间深刻的文化鸿沟,争取了一顿晚饭外加电影。

    羞涩牛小壮甚至不敢直面这个女孩,只挠着头望向窗外,磕磕巴巴问道:“这个……青青,想吃点儿啥?”

    这本该是铁汉柔情的感觉,但展现出来的万万全全耸泡加腿软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女孩也有些羞涩,只望着窗外,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叶青青倒是正常,显现出了这个时代女孩该有的气质与矜持。

    但某人,从不懂什么叫矜持。

    “去冀北大饭店!冀北大饭店!大饭店!饭店!”王小花心道自己立了这么大功,必须狮子大开口,把食堂亏欠她的通通补回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成,小花说去就去!”牛小壮傻呵呵地一打轮,就此拐了个弯朝全市最拿得出手的酒楼开去。

    张逸夫深知金钱难得,牛小壮他爸再牛逼他也只是个科员而已,来这么一顿一个月就报废了,出于兄弟情谊,他当了回好人,摆手劝道:“好贵的吧,咱们还是随便吃吃吧,别耽误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随便吃吧。”叶青青也跟着说道,头一次出来,她也不好痛宰厂长公子。

    王小花哪能忍这个?!

    她当即就开始砸座子了:“不行不行不行!!我还没去过冀北大饭店呢!”

    “去!去!”牛小壮焦头烂额地说道,“逸夫,青青,钱的事你们别考虑,今儿我能带的都带了,不差钱!”

    兄弟一心向死,张逸夫也没法再拦,只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又是沉默的半分钟过后,牛小壮为了消除这尴尬感,不得不引起另一个话题:“青青,小花,好消息,下礼拜新版的安全规范就能出了,逸夫写的,特别简练,我一个小时都能背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写的?”叶青青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张逸夫,虽然对大学生的事情略有耳闻,但新人这么快就搞定重要工作,还是令人惊讶,尤其是在技术科搞定这份工作,她不禁问道,“邱科长没参与么?”

    “他?哈哈!这次他可爽够了。”提到了开心事,牛小壮不禁大笑道,“真是可惜,你俩没看见邱凌吃瘪的表情,这次算是彻底把他制住了,咱们逸夫往后直接跟着段总工作,不必理会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段总?段总有什么工作?”王小花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有一些的,段总吧,主要是做过太多大事了,对咱们厂子里的小事无心过问,他要想做的话,还有邱凌叫嚷的份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听说过。”叶青青点头道,“全国有好几个大电厂都是段总参与设计施工的,只是因为什么事得罪了部里的人,这才来咱们电厂养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我清楚。”牛小壮抿了抿嘴,终于有事可以显现自己的才华了,虽然只是八卦才华,“一次特大事故,段总的意见和其它专家产生了矛盾,定责的时候坚持说不是值班人员的责任,而是设计施工人员的,就因为这事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谁的责任?段总说的对不对?”王小花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牛小壮哪知道这么深的事,装逼不成,只得求救回头道,“是啊逸夫,到底是谁的责任?”

    你大爷的,那会儿老子还在二十年后玩手机呢,鬼知道啊。

    虽然想骂人,但毕竟兄弟情谊在,牛小壮无法解释的问题让自己圆场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“责任这种事藏得很深,领导说是谁的,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这席话说得没有漏洞,领导就是至高无上的道理,其它三人纷纷点头信服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王小花又追问道,“总要说得过去吧?”

    “咱们系统内,做事先做人。”张逸夫解释道,“领导如果喜欢你,出了事故便会有找人背锅,而领导待见的那位,再大的事,你顶个两年的处分也就过去了,将来该怎么混怎么混;而领导若是看不上你,再小的事也能做出大文章,你这辈子都别想舒服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次深以为然,这十年后官场上至浅的道理,犹如圣经一样烙印在我厂员工的心中。

    王小花脑子最灵活,很快将理论联系到了实际:“那就是说,上面的领导不待见段总了?”

    张逸夫点了点头,不作多言,段有为那实在的作风,实在很难讨领导喜欢,当然,自己如果当上大领导,绝对最喜欢这种实在的家伙了。

    谈笑与八卦之间,情侣周末的气氛缓和了几分,车子也开到了饭店门口。

    冀北大饭店,虽不及蓟京饭店那么过分,但也称得上是冀北市的门面,虽只有三层高,但胜在地方大,在不用考虑土地价格的情况下,有些高端的样子。一般如果有大领导来调研、检查了,多半也都会在这里接待。

    四人下了车,来到一层主餐厅,这里一桌菜怎么也得近百块钱,本以为该是冷艳的场面,却没想到已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不对啊,这不符合冀北人民的消费水平啊?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