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50 水与电
    “你傻啊!”张逸夫望向卫生间的方向,“看不出来叶青青不喜欢这套作风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牛小壮不解道,“女孩……不都喜欢爷们儿点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,但你自己牛逼,爷们儿就罢了。”张逸夫低声道,“可在她眼里,你是因为你爸才牛逼的,我觉得她不喜欢你靠老爹的权势耍横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思索过后,这才点了点头:“在理,在理。还好你拉了我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顾自说着,又哈哈一笑:“那成,等我自己牛逼了再耍横,到时候就没得说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思维!不耍横老实活着会死么!

    实际是,即便牛小壮真急了要停电,他也没这个权力,城市供电是由冀北供电局管的,冀北电厂再强势也拉不了城市用电,最多最多找供电局的朋友拉闸,牛小壮自然没有蠢到因为这种事求人,供电局的人更不会蠢到因为这种事拉闸。

    而水厂在这方面的权力无疑更大一些,尤其是在这种不大的城市。

    餐厅经理还算有眼力价,亲自过来道歉,并打了九折,这才算扑灭了牛小壮的怒火。即便如此,这顿饭开销依然高达160块,快顶上张逸夫一个月工资了,厂长公子付账的时候脸皮都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几人驾车前往市中心电影院,很自然地,一路上的话题转换到了自来水厂上。

    水和电,都是企业不可或缺的资源,很自然地,在地方上,这两路人都不怎么好惹。天高皇帝远,停你几个小时水教训你一下并非什么稀奇的事情。非要说的话,电力口的地方干部也没好到哪去,在一些小的城镇,拉闸停电,美其名曰“检修、故障”的情况亦会发生,作为企业,几瓶好酒几条好烟伺候一下方会好转。

    冀北大饭店已经是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了,若是寻常的私企,恐怕更被欺负,老规矩,这个黑锅必须体制来背。

    虽然是很司空见惯的事,牛小壮也有牛逼的资本,但张逸夫还是要拉住他,几周的工作下来,他对牛大猛的作风也有所了解,厂长虽然有种土豪的性子,但本身就不是这类人,从不闹这方面的事,要么是他受过良好的教育,懂得自我约束,要么是他还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,不愿留下话柄。

    就牛大猛的文化素质来看,应该是后者……

    因此若是让厂长知道公子闹事的时候自己也在场,没有劝住,甚至“怂恿”,难免会降分。

    真是伴君如伴虎啊!

    七点来钟,几人来到电影院,幸运地买走了最后四张票。

    由于拖的日子太久了,这一日已经是《人鬼情未了》最后一天上映,能买到这四张票真的是老天保佑,是不和自来水厂的纨绔发生矛盾的恩赐。

    离电影开演还有半个多小时,几人干脆在市中心随便逛一逛,买些零食饮料看电影的时候享受。

    准时准点,四人回到了电影院门口。

    很不巧,又遇到了那一群人,这年头的夜生活真的是没有什么选择。

    老远便看到,那伙人为首的一个寸头青年,正不停地砸着售票间的窗户,口中嚎道:“怎么就没票了?我们又不是没钱?”

    里面的售票员显然很无辜:“抱歉,今天是最后一场,很早就卖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没座位了么?”旁边穿着牛仔裤的女孩凑过来笑道,“我们自己搬几把椅子进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青年显是喝酒了,笑声很大,扯了把钱扔进窗口,“六张票,我们自己搬椅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,我们有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规定?都他妈有规定。”青年哼笑一声,“信不信,我让你们今晚一场电影都放不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寸头青年放大音量,就此吼道:“老子是电厂的,怕停电就快给我票!”

    不远处,牛小壮望着那伙人,彻底呆滞了。

    这人谁啊?

    停水不够还要停电,比老子还吊?

    想是那伙人停水这招在饭店试了个爽,如今电影院不需要水,便干脆甩出停电的“妙计”。智商捉急的是,他应该自称为供电局的,而非电厂,那样兴许牛小壮还有心忍一忍。

    张逸夫长叹了一口气,指着蓄势待发的牛小壮,冲叶青青道:“快,快劝,只有你能拦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青也立刻摸透了情况,一把拉住牛小壮:“电影还两分钟就开始了,咱们快进去吧,错过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青……”牛小壮看了看叶青青,又看了看那伙没道理的人,最终一咬牙,“咱们先看,看完了再跟这帮混蛋理论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不禁望向门口那伙人,祈祷他们自行离去。

    四人就此走向电影院大门,低头猛走,不愿发生任何冲突。

    另一边,售票员干脆关了售票口逃难去了,一伙人有火没处发,开始瞄向拿着票准备入场的路人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早已进场,此时的路人恐怕也只有张逸夫一行而已。

    “朋友,票卖么?”青年眼神儿倒是好,看清了牛小壮手上的票据,这便拦了过来,“20一张行么?”

    牛小壮早已面色通红,绝对不是羞涩,是强行压制怒火,好在旁边叶青青一直在拉他,这才没有爆发。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牛小壮瞪着青年,以极低的音量回话过后,这便要无视他进入电影院。

    那人却完全没搞清楚情况,上前拉住牛小壮道:“朋友,我对象真的是想看这电影,30成不?10块钱的票30给我,你们拿着钱好好吃一顿去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见牛小壮眼看就要憋不住了,连忙上前赔笑:“朋友,我们也等很久了,真不是钱的问题,您再问问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50吧。”青年干脆掏出了两百块钱递过来,轻笑道,“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牛小壮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则清楚尊严这种东西是完全没有意义的,赶紧上前把钱推了回去:“你问问别人吧,我们进场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,看了看张逸夫那和蔼且耸泡的神色,轻哼一声:“我跟你说,你们这票要不卖我,搞不好咱们谁都看不了,停电,停电懂吧?”

    完蛋草。

    张逸夫还要再圆场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你是哪位?”牛小壮喘着粗气,一步步踏上前来。

    青年将手中的钱塞向牛小壮,得意笑道:“呵呵,哪位不重要,我电厂的。”

    彻底完蛋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哪个车间的?”牛小壮依然在问。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事?总之一句话停这里的电不在话下。”青年不屑地摆了摆手,“到底卖不卖票啊你们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后面几对男女也围了上来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牛小壮扫视几人,朝地上吐了口吐沫,终于,事实给了他不用再忍的理由:“怎么?打架?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,看着五大三粗的牛小壮还真有些怕,连忙说道:“不卖算了,等着进去看两个小时黑场吧,我回我们厂子电影院看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几人顿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牛小壮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电厂电影院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电厂电影院可不会停电。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微微侧身,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,一拳兜了过来。

    呼地一声,肉拳没道理的砸在青年脸上。

    青年笑在半途,被这拳头一砸,登时退了两步,捂着脸惊讶地看着牛小壮,想走上前来,却已被揍得头晕目眩,掌握不好平衡,膝盖一软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皆大惊,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牛小壮也没有退的意思,走上前去蹲在青年面前:“电厂的是吧?打架是吧?”

    摔倒的青年捂着脸,惊讶与晕眩之中,根本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后面人的却看不过去了,两个青年撸起袖管便要上,牛小壮自然不软,起身瞪着二人:“怎么着?”

    别的不说,至少在力量上,牛小壮一个顶俩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对面的几个女孩见这家伙可怕,连忙拉住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见女人来拉,这下好办了,进入斗嘴阶段,身体上不断地想要“挣脱”女人的手臂,嘴里各种不服的话朝牛小壮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“打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一般这种情况,就是不敢打了。

    牛小壮哼了一声,再次朝地上吐了口吐沫,指着几人道:“是哪的滚哪去,别他妈给电厂丢人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也不多说,回身朝影院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张逸夫左右观察一番,对面好像傻了,没打算再追,这才松了口气,领着两位女同志进影院。

    一路低调安全,四人在放映厅落座后,叶青青依然在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是闹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关乎电厂声誉,那帮耸蛋,我一拳过去不都傻了。”牛小壮哈哈一笑,“逸夫,我刚才那两下子没给电厂丢人吧?”

    “威风……”张逸夫无奈道,“下次真的别这样,咱们人少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啊……算了不说了。”牛小壮只道是知识分子的毛病,只能纸上谈兵,不敢真刀真枪罢了,怕扫张逸夫的面子,便也没多说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