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51 电厂军团
    电影开始,人鬼情未了,有关死人与活人间的爱情故事,男女主皆是旷世之貌,音乐配得更是浪漫感人,90年代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电影!爱情电影的极致之作!唯一可惜的是,其中男女缠绵热吻的镜头都被剪去了,有种被阉割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便是看惯了好莱坞大片的张逸夫,也渐渐投入进去,重新品味经典。

    马上,马上就到男主角幽灵附身与女主角肢体交流的场面了,张逸夫期待好久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正此时,放映厅大门被一脚踢开,亮光闪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冲全场吼道:“刚才打人的那个呢?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全场静默,本有些人要骂过去的,但看见那人影手上的家伙还是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牛小壮眼睛一瞪,这便要起身开干。

    张逸夫脑子迅速一转,死死按住他正色道:“呆着,他们肯定叫人了,要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迟疑的功夫,那边又吼了过来:“电厂的那个呢?不是说别丢电厂人么?你现在不丢人??”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看,我去去就来。”牛小壮低吟一声,就此起身吼道,“老子在这儿!你们犯贱出去贱!让不让其他人看电影了?”

    “好!好!你出来!”那人影指着这边的人影吼道。

    “怕你?”牛小壮当即在坐席靠背上一托一翻,就此跃上走廊。

    张逸夫知道,该出的事还是出了,他不指望别的了,此时只一把揪住牛小壮低声道:“车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给。”牛小壮立刻翻出车钥匙扔给张逸夫,“多叫点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。”

    就此,牛小壮跟着人影出了放映厅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,观众们才开始窃窃私语,找电厂的人打架,这种事可很久没发生过了。

    王小花和叶青青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张逸夫不及多想,冲二人道:“电影咱们下次再看,你们会开车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驾照……”叶青青愣愣说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一把将钥匙塞了过去:“走后门,快开车回厂子叫人去,今天这事小不了,找车间的小邹,他跟小壮走得最近,让他叫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小花这才反应过来,惊讶道,“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叫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帮他,他要出事了,咱们都完蛋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话罢,也同牛小壮一样,翻入过道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来到电影院门口,张逸夫就为自己的‘讲义气’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边牛小壮一个人杵着,对面是几十口子,有的甚至还穿着工服,从手上的家伙来看,应该是自来水厂的无误。

    在这个城市,水与电终究还是碰撞了。

    “成啊,有本事啊,够给水厂长脸的!”牛小壮瞪着他面前肿着脸的青年,以及青年身后几十个工人笑道,“打不过就叫人?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?我舅舅是厂长,叫来几百人揍你都像玩一样。”青年捂着脸哼笑道,“跪下认错的话,我一个人揍,再嘴硬就全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牛小壮一吼,便又要上。

    真是不要命的愣,靠蛮力对付五个是极限了,这可是几十个!

    没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张逸夫一步踏了上去,拉住牛小壮:“别急,拖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牛小壮见张逸夫来了,也是一愣,“你咋没走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走了你不得直接被打死?!”张逸夫骂了一句过后,立刻转向对面,“事到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,叫人是吧?你们等二十分钟我们人来了再打。”

    非B社会,作为普通人而言,打群架是很玄妙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90%的情况群架都不会真打,唯有一种情况会真打,就是一边有好多人,一另一边只有一、两个人,这种绝不吃亏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要拖到救兵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对面闻言却一笑:“装什么孙子?二十分钟?你们有没有人来不好说,警察肯定先来了,赶紧的认错!”

    “认你娘!”牛小壮把张逸夫往回一推,自己这便冲了上去,如法炮制,一拳抡向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这次也聪明了,仓惶向后方逃遁,同时吼道:“兄弟们上啊!”

    水厂众人见对面只有两人,绝不吃亏,就此呜呜呜呜杀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娘的!还躲!”牛小壮见青年遁入了人群之中,自己恐难抓到,再见一帮素不相识的人抡着扳手干过来,也有些手足无措了。

    于是,该跑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再次拉过牛小壮:“赶紧的!这傻打什么!等咱们人到啊!!”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二人这便朝影院内跑,争取找到后门。

    后面是一群拿着器械的大汉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如此追跑持续了几分钟后,张逸夫与牛小壮终于被逼入死路,天煞的影院只有这一个门。牛小壮情知没有退路了,一脚踢碎消防柜,将一个像扳手一样的东西扔给张逸夫,自己则抱着灭火器当武器。

    “逸夫,你往后躲,这地方小,我扛着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根本没地方躲,只能相依为命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上学时一直是个好孩子,从不惹事生非,没想到这会儿反倒补上了打群架的经历,他拿着扳手站在牛小壮旁边:“牛子,听我的,咱们跟他们的打手都素不相识,他们不下重手咱们也不下,互相推挡手上的家伙,能撑多久撑多久,不行的话趴地上捂着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极境之时,牛小壮反而笑了起来,“我也没打算玩命,跟这帮人,不值。”

    还好,这家伙脑子还算明白。

    对面一伙先行部队杀到,张逸夫与牛小壮把住过道背水一战,一面推挡一面脚踢,尽量避免近身。

    正所谓穷寇莫追,背水一战,在牛小壮各种脏话的激励下,张逸夫也杀出了一些血性,挥着扳手左挡右劈,就此僵持了片刻

    但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,很快牛小壮抡不动灭火器,只得扔下重物,用手臂抵挡,双手哪抵得过金属的东西?三五下便被刮破,伤到骨头。

    张逸夫自己也吃了些亏,脑袋被莫名其妙砸了两下,有血渗下来,再转头看牛小壮,同样没有避免挂彩的厄运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就要破相了,自己的仕途还很美好,带个刀疤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是时候了!

    张逸夫就此一吼,拉着牛小壮进入蜷缩姿态。

    “服了!下手轻点!”

    对面人一看,这俩终于怂了,也是松了口气,真刀真枪玩命容易出事,有一边怂了趴地上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干人等围上前来,这便要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正此时,一声熟悉而又洪亮的吼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牛哥!师傅!我来了!!”

    张逸夫与牛小壮对视一眼:“李伟峰!”

    本来绝望的神情重又复苏,二人猛然起身反击,用肉身对抗钢铁。

    而对面刚刚相反,他们的人像骨牌一样倒塌,然后被拖出去,很显然是电厂的兄弟杀进来了。刚刚冲在最前线拼杀的水厂几位,此时被夹在了中间,哪还有力气和底气跟张逸夫拼杀?见这情景,立刻把家伙一扔趴在地上避免受重伤。

    张逸夫与牛小壮再次对视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换位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这种层面上的拳打脚踢并非你死我活,纯粹是胜利者的过瘾罢了,这时代又不能杀伐果断砍了你,揍一顿舒爽就是胜利的唯一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还打么?还打么?”牛小壮踹的这叫一个爽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权当是弥补自己逝去的青春缺憾,跟着牛小壮一起殴打,这种锻炼比兵乓球爽太多了,怪不得人年轻时都爱打架滋事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终于会师。

    只见李伟峰冲在第一个,手持一柄巨大的液压钳,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因为他厉害,而是因为人多,就像牛小壮与张逸夫面对几十个人溃不成军一样,当这几十个人面对几倍于自己的兵力,同样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“我操!动真格的啊!!”李伟峰一见挂了彩的牛小壮与张逸夫,立刻就急了,一钳子朝他面前的自来水厂苦逼砸去,正中脑门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那位苦逼吃疼一叫,当即倒在地上捂着头哭了起来:“别打了……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壮与张逸夫木木看着李伟峰,敢情这位才是真玩命的……

    随着电厂军团的全面胜利,更多的人拥入影院救驾,一个个见了张逸夫与牛小壮脸上的鲜血,都毫不犹豫地冲地上的人补两脚泄愤。

    牛小壮与张逸夫则很疲惫,他们互相搀扶着走出影院,面露感慨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逸夫啊,是我错了,我刚刚话说到一半,以为你这人耸,知识分子没义气。”牛小壮擦了把渗到眼皮上的鲜血,看了看同样悲惨的张逸夫,“你够义气,是我错了,不该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就好。”张逸夫无奈一笑,指着自己道,“我没破相吧?以后还得靠脸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这说不准!”

    二人说笑着来到门口,见到此时的阵仗,自己都怕了。

    电厂来了两辆运煤的卡车,上百口子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三江啦,手里有票的兄弟们别吝着啦!

    下周是在新书榜上的最后几天,手指灵活的兄弟们也别吝着啦!

    顺便借机感谢豪友们的慷慨打赏,催更票与评价票,“同窗少年”和“天海祥云”两位豪哥怒升盟主,我这边该加更的,但我这人比较不实在,决定留到上架再答谢!另外近期打赏投票的朋友都不少,待上架前统一发单章跪谢!

    再另外,不少真正的电厂同志出现,欢迎前辈老师们指出纰漏谬误,大神在民间,我只是一坨编故事的蘑菇而已,感谢专业人士的海涵。

    最后,给您添蘑菇啦!下周别忘了投票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