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52 不要打架
    说来也巧,搬救兵的时候正好刚刚换班不久,下班的工人吃完饭洗完澡正要回家,忽闻太子爷有恙,二话不说便冲将出来,煤仓车间主任亲自下令动用运煤的卡车救驾。牛小壮毕竟跟车间混的好,遍地是兄弟,说来就来没半句废话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电厂与水厂的差距所在了,规模与人数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几位警察同志在队伍后方观察情况,电厂与水厂干架,他们根本不敢管,此时正在与电厂的某位车间主任聊天,希望不要再将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至于自来水厂几十个人,已经捂着头蹲在影院门口。

    牛小壮理了理衣服,擦了把脸上的血,上前道:“刚才牛逼的那个呢?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的诸位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向了队伍后方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青年本还要藏,但队友已经出卖了他,只得悻悻起身,捂着脸畏畏上前:“朋友……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电厂的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壮眼睛一瞪,一脚踹向这人胸口:“费什么话?你能不知道?你不是牛逼么,你不是要停电停水么?”

    青年被踹倒在地,捂着肚子道:“不停了,不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牛小壮冲他吐了口唾骂,“老子都挂彩了,你脸还这么干净?合着根本没挨打啊?”

    确实,青年除了最先被牛小壮打了一拳外,基本没有伤口,这说不过去,太不平等了。

    牛小壮当即冲四周道:“就是这小子,本来给饭店停水我就想管管了,后来又冒充电厂的人,停电威胁影院,丢咱们的人!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打!”李伟峰虎目圆瞪,拿起液压钳就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去……”张逸夫和牛小壮同时拦住他。

    这是个没轻没重的主儿,不适合出场,还是让其它人上吧。

    就此,几十个车间工人围殴过去,张逸夫和牛小壮也凑过去补了两脚过把瘾。

    这会儿,王小花与叶青青终于也来了,她们见男人们已是遍体鳞伤浑身鲜血,同时吓哭了出来,上前又是骂又是怨又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还挺快。”张逸夫看着泪汪汪的王小花笑道,“晚来几分钟就见不到我和你牛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贫……”王小花眼中打着泪花儿,拿出手绢帮张逸夫擦脸,“咋流这么多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花,男人么,必须要有伤口的。”牛小壮一面大笑,伤口一面蹦血。

    “就你能!”叶青青不知从哪找来的纱布,围着牛小壮的胳膊缠了起来,“赶紧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

    “成……去……”牛小壮挠着头傻笑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深以为,牛小壮这可怕的性格恐怕也只有叶青青制得住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该结束了,但街上又传来了巨型卡车发动机的轰鸣,这次是三辆,而且后面挤满了人,比刚刚来的人还要多.

    简直……简直像是部队调兵。

    卡车轰轰烈烈地停在影院门口,刺耳的刹车声搅得一条街不得安宁,只见一年迈大汉第一时间从首辆车副驾跃下,险些没站稳,幸亏旁边有人搀扶。

    “我儿可好?”牛大猛远远看见缠着纱布的牛小壮,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刚刚与警察攀谈的车间主任连忙迎了过去:“没事了厂长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他转头望向三车人,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您儿子打架就罢了,您这是要掀起战争么,是要占领水厂么?

    电厂军团见皇太爷御驾亲征,不禁想起了那些尘封的热血往事,士气高涨,就差喊万岁了。至于水厂的那几位倒霉蛋已经快哭了,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,只恨自己跟错了人,干错了人啊!

    牛大猛见到远处纱布青年那熟悉的傻笑,这才松了口气,同随行人员颤颤走向牛小壮与张逸夫,站在二人面前来回看了几轮,又伸手来回指了二人半天,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是气的,还是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给电厂丢脸。”牛小壮傻呵呵地挠头道,“你年轻的时候不也打过好几次么?咱们电厂的名声都是杀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牛大猛听着心里就来气,抬手就要一巴掌,但悬在半空还是忍住了,破口大骂道,“你傻啊!有你这么打的么?玩什么命?!出事了怎么办?我怎么跟你妈交代?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提到母亲,牛小壮也不禁低下头来,即便是硬汉,也有股渗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牛大猛也不忍再骂儿子,转头指着冲张逸夫道:“你也是,怎么就不知道劝劝他?不知道他傻么?”

    “是,厂长,我不对,这次我也傻了。”张逸夫低头认错,事情已经这样了,不打算进行丝毫的狡辩,老子被迫给太子爷护驾,这立场您老应该理解。

    牛大猛看着张逸夫同样受伤不轻,想是大学生也是迫不得已舍命陪儿子干架,一时间也不忍再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一个有文化的大学生,帮自己儿子打架打成这样,算是个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牛大猛叹了口气,走到二人中间,左右手轻轻拍了拍两个年轻人:“先去医院,我料理这里的事情,一会儿再谈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就证明老牛的怒气已经消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牛大猛也是逗,口口声声说“不要打架不要打架”,自己却召集了近乎一个营的兵力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,街上已经围拢了无数观众,刚刚看完电影的人也舍不得走,影院的经理紧急出现,搞清楚情况后,连忙上前招呼牛大猛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有事您早说啊……”经理客客气气地过来给老牛上烟,看了看牛小壮和张逸夫,也给他俩各上了一支。

    “真不好意思。”牛大猛摆了摆手,“今天的损失,我们承担,公安局和报社方面,还希望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不必,我们这里也没砸坏什么。”经理诚惶诚恐道,“牛厂长放心,我知道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,我也会跟供电局的朋友打招呼。”牛大猛点了点头后,冲张逸夫和牛小壮道,“你们先去医院吧,我处理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二人不好多留,就此同各自的女伴,在汽机车间主任方浩的陪同下上了车子,往市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闹大了……”牛小壮上了车,回头反观电厂这边浩浩汤汤的大军,才知道后怕,“没想到,那小子还真是水厂厂长的亲戚,还好咱们人多。”

    方浩开着车子笑道:“没事的,我打听过了,水厂厂长根本不是他舅舅,是他舅妈跟厂长有一腿,姘头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张逸夫笑道,“那人也够没皮没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,总有这样的人。”方浩摇了摇头,冲两个女孩道,“你们也不知道拉住他俩?”

    “真的拉不住主任。”王小花感到很无奈,“逸夫还好,一直不想闹事,傻牛就像疯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闹不?”叶青青则板着脸冲牛小壮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闹了,呵呵。”牛小壮露出了标志性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真成。”方浩也是面露苦笑,太子爷留给这太上皇训吧,自己跟他们聊些别的好了,“话说,我本来就是怕厂长大动肝火,所以才叫煤仓那边调两车人赶过来了事,如果我没先来,而是牛厂长先到了,今天可就没这么好收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王小花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牛厂长可是出了名的护犊……护自己人。”方浩无奈笑道,“如果他看见有人打咱们厂里人,指定第一个就拿刀子上了,那几车人玩起命来,谁还拦得住?”

    方浩这话说的比较隐约,其实厂子里平常人被打他老人家才懒得管,除非是有交情的中层干部被干了,厂长才有可能暗自调兵遣将运筹帷幄。只因这次是牛小壮,太上皇急火攻心,这才亲自率军前来,没办法,孩儿他妈去的早,没机会再生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,我爸是这样,记得小时候他就没少打架,我妈没少给他包扎。”牛小壮想着童年往事感怀起来,“小时候,每次我妈给他包伤口的时候,他就冲我笑,跟我说江山都是打出来的,小地方就得自己给自己撑腰,靠拳头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口不对心的男人啊。”张逸夫笑道,“不过说真的,以后稳重点吧,怎么斗嘴都行,别乱动手,比如今天的情况,对面如果知道你是电厂的公子,八成就不敢再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想过,但那话我说不出口。”牛小壮扭捏地说道,“我总不能说——‘我爸是厂长’吧?太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闻言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觉间牛小壮与叶青青的关系又近了几分,她始终怕牛小壮是那种靠着父亲耀武扬威的人,现在看来这个情况虽然存在,但程度上来说自己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医院急诊室,张逸夫还好些,缝了8针,牛小壮楞是缝了小三十针,一半在头上,一半在臂上,医生都有些下不去手,好在有佳人相伴,牛小壮也不觉得多疼。

    由于方浩间接吐露这是电厂的公子和骨干,院方特意安排了一个病房让两位稍作休息,疼痛感缓和过后再走人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,大家又聊起了电影。

    人鬼情未了,作为轰动全球的爱情片,爱情商业片的绝唱,无疑震撼了几位青年男女的内心,遗憾的是,他们只看了半个小时,最经典的“热吻”和“制陶”画面都没有看到,那首传唱了几十年的“Oh~My~Love~~~My~Darling”更是无福欣赏。

    张逸夫就此大臂一挥,表示下次回蓟京的时候会带来一种叫做录像机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彩电又在哪里?

    四人紧急讨论一番,就此约定了借用牛小壮家的彩电完整欣赏这部电影,时间么,有生之年吧。

    聊了片刻,牛大猛终于来了,在他的暗示下,王小花和叶青青由方浩送回厂区,老牛则坐在床前,看着缠满纱布的二人,是再怎么也发不出火了,与二位青年就此聊了起来,

    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</a>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