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54 志在必得
    周日,张逸夫与牛小壮好好养了一天伤。这一天当然不无聊,有叶青青和王小花送来的水果和照顾,二人的痛苦也变为甜蜜。厂里兄弟们更是排着队的往来于宿舍,称赞二人的壮举,说些“将来电厂的身板儿又硬了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全厂同志,尤其是车间的同志,对张逸夫的认可又上了一个台阶。一直以来,知识分子、大学生这类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天上楼阁,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,而这一次,竟然为了电厂的脸面跟人动刀子拼命了,这股血性着实得到了工人们的认可,什么叫团结?一起打架就是最紧密的团结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倒没想这么多,他只暗自庆幸没有留下疤痕,不然以后在圈子里就没法混了!

    休息了一整天后,迎来了新的一周,忙碌的一周,完全不用考虑邱凌的一周。

    上次安全规范的事情,已经让张逸夫累得半死半活,这次是更大更复杂更关键的事,必须用到“团队”这个概念了。

    “达标”这个词的字面意思看似简单,但要真正达到这个标准,其实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全国上千家电厂,其中完成达标的“红旗电厂”不过十几家,全华北不过一家,达标率甚至未达2%,凤毛麟角就对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成功达标的电厂,在获得瞩目荣誉的同时,全厂工资待遇连涨三级,领导不出一两年通通高升,这实实际际的益处无疑比一面红旗要吸引人太多。

    几十年来,电力行业始终处于快速发展之中,国家经济发展不停歇,作为“先行官”的电力产业发展就不能停,在这个过程中无疑需要大量人才的补充,那些能够领导电厂成功“达标”的厂长,也无疑都是极其出色的管理人才,这正是整个行业需要的,无形之间,通过“达标”的这层历练、选拔,成为了基层厂长晋升的捷径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厂长的心腹们在将来自然也能得到不错的发展。

    这条众所周知的捷径,举世皆知,因此必定是非常非常艰难的。

    周一晨,张逸夫便召来了他的“张家军”,共同研究策略。

    首先,他们要翻阅足够的资料,搞清楚这个标准到底有多难。即便是三个人共同努力,也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搞明白了这件事,当然,张逸夫两分钟就搞明白了,其它时间都在思考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第一重难,便是出身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电厂都可以申请达标的,有一系列的硬标准,比如电厂单机容量必须高于10万KW,一年内不允许发生重大事故,施工期不得发生3人以上死亡事故等等。单是这一条,便可刷下全国近半数的小电厂、事故多发电厂。

    第二重难,在设计施工。

    达标考核中,对电厂的每个设备,每个技术细节都有极高的要求,有些电厂也许出身不错,满足条件,但在先天设计施工上有所欠缺,有诸多细节与标准相去甚远,想要申请达标的话,先要重新规划一番,再自行施工技术改造几年,才有希望通过考核。由于这个过程只是改良自我,并没有实际提高多少产量,上级恐很难拨下如此之多的经费、人力、物力来大动干戈满足一个小小电厂的愿望。

    因此,那些设计不够完善的电厂,在电网组织统一技术改造之前,也是没有达标资本的。

    第三重难,是硬技术关。

    由于达标标准过于苛刻,对很多参数的要求实际上已经完全超越基层电厂的技术能力了。比如供电煤耗这种复杂玄妙的东西,有些人在电厂干一辈子都未必分得清发电煤耗与供电煤耗的关系。煤耗是生产过程中的一个指标,以往不一定太注意,毕竟煤都是国家的又不是自己的。但想达标却要面对高标准,煤耗超了就是就要扣分。而对工厂的人来说,降低供电煤耗实在是天大的难事,而且机组大多已使用了十几年乃至几十年,设备老化效率下降根本就是难以避免的事。可在达标面前,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拿冀北电厂来说,也许段有为在这方面可以做点什么,但依邱凌的能力,实在有些拔高了。

    这再次诠释了牛大猛哭天喊地求大学生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最后一重难,就是运气了。

    也许你99%的地方都达到标准了,但偏偏没有做好“管道间距”,几个车间都因为这一点而猛扣分,失败。

    也许你100%达到标准了,但考核验收之前恰好一个值班员操作失误,机组跳闸,停机个把小时,失败。

    也许一切安好,但恰巧送来了一批劣质煤,发电功率带不上去,烟囱冒出的全是黑烟,二氧化硫方面的检测也顺带着遭殃,必须失败。

    也许已经基本通过达标了,但厂长公子跟人打架,叫来厂里工人升级为群殴事件,被媒体曝光,被上级批评处分,失败。

    七分人为,三分天命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个托油盘那么简单的事,即便给张逸夫统领全局的权力,他也没有把握一定通过。这对牛大猛来说是一个处心积虑多年的挑战,对张逸夫来说同样也是一次对执行能力的真正考验。

    有想法,有技术,也许可以称之为人才,但在实际干出事情,实际做出大工程之前,也只是个纸面上的人才罢了。

    锤炼执行力,获得真实的成就,这无疑是张逸夫面前的一大难关,一次自我突破的机会。他脑海中的“电”脑再厉害,也只是知识而已。真正做起事来,他同任何人一样,都要重头来,慢慢来。

    前世那个只能憋在值班室的男人,现在必须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证明自己,来看清自己,到底是人才,还是栋梁;当机遇降临之时,到底能否抓住。

    就像他人评价蓟京人一样,总是说的多做的少,心比天高,手比花娇。

    “我要稍微用功一下也可以上清华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要是做买卖现在绝对已经有几千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我这人就是懒,当年稍微勤快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话,张逸夫听过无数次,甚至自己也曾说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必须突破自己的慵懒与高傲,必须放下潇洒去事无巨细,必须成为一个不辞辛苦的实干家,方可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不觉间,张逸夫的手心已经攥出汗来,有些激动,有些澎湃,男儿的志向与野心,第一次将他点燃。

    “逸夫,咋了?”牛小壮也终于看完了考核标准,见张逸夫有些发抖的样子深为不解,“好多地方我都看不懂……是不是……难度太大了?”

    张逸从遐想中回到了现实,挠头笑道:“没,难度还好,我是在想具体实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伟峰颤颤放下那一沓厚厚的文件,表情有些迷茫:“这对咱们来说,是不是太难了……我参加工作以来,从来没接触过这么大的事,别说大事,连小事都没做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伟峰,你给我自信一点!”牛小壮当即直接捶了李伟峰一拳骂道,“又不是就咱仨做,全厂人都会共同努力的,你自己这么泄气,会影响到其它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伟峰颤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专科毕业,对这些事情看得比牛小壮深一些,达标,不是凭一腔热血就能成功的,他很怀疑自己有没有才能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“牛哥,李哥,咱们自己话自己说。”张逸夫抬着椅子挪到二人面前,“我,绝对有信心达标,但凭着咱们仨的力量,是绝对不够的。咱们是年轻,咱们是要拼未来,但大多数人也许更安于现状,不愿付出太大的努力。因此往后的一段时间,我们必须去督促各个车间,各个科室,有必要的话,甚至对段总,对副厂长我们也要放狠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有这个觉悟了。”牛小壮听得鼻子直冒粗气,对张逸夫所说的话感同身受,“逸夫,你什么都懂,你说有信心,我就有信心,我有信心,我就有办法让所有车间的人都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股劲。”张逸夫转而望向李伟峰,“以后那种泄气的话,可以私下里跟我和牛哥说,但千万千万不要在其它人面前表露出来,若是咱们都泄气了,还有谁拼命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。”李伟峰紧跟着点了点头,依然有些迷茫,“可咱们……级别上就是几个小科员而已,可以做到那步么?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机会无处不在,达标这件事,不仅是全国电厂之间的选拔,更是我们冀北电厂内部的一次选拔,谁是真金谁是渣土,谁是人才谁是庸才,大浪淘沙,一目了然!”张逸夫重重拍了李伟峰一下,他很想拉这位兄弟一把,不因别的,只是他与前世的自己太像了,没有机会而碌碌无为,混混沌沌。

    他坚信对于那样的自己,对于这样的李伟峰,只要有机会,有自信,有贵人相助,是可以有事业的。

    看着张逸夫坚定的眼神,李伟峰终于有所感染,抬臂在桌上一砸:“罢了,反正我也是天天睡觉,拼一把就拼一把,成就是成,不成我再睡觉!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话!肯定成!”牛小壮又揍了李伟峰一拳,险些将厂里的兵乓球王子揍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三位好青年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达标,志在必得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