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57 军令状
    《安全规范》的话,大家还都能读懂,即便是办公室、燃料车间的人都能读明白,可这次《达标计划》的专业程度一下子拔得太高,科室方面的领导看得都是一知半解,唯有不明觉厉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在车间主任的眼里,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。他们各管一摊事,显然会优先看自己车间所在的部分,一看不要紧,越看越心惊。

    【统一全厂所有外露丝扣为3扣,全车间检查,两个月内完成。】

    【严格执行《运行记录》章程,每班必须详实记载,即时落实。】

    【重新排装锅炉车间仪表,保证间距均匀,一个月内完成。】

    【为达到要求标准,需各科室车间配合工作,在半年内降低我厂供电煤耗10g,具体措施将单独起草计划。半年内完成。】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一行行计划与措施看下来,各位车间主任都不禁有些汗颜,都是麻烦的工作,还定下时限,让所有人压力陡增,作为一个国营电厂的人,这几乎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压力。

    厂长,这次真的要下狠手了。

    达标工作之所以一直停留在口号上,无非是因为实施起来难度太大了,几百条考察细节要一一核对改良,单是计划设计的功夫,恐怕就超越了一整本《高等数学》,再落实到厂内大动干戈,那感觉恐怕跟全厂预备高考都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大兴土木,劳民伤财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一条条触目惊心的实际措施下来,大家终于清楚,这个口号要落到实处了,只要牛大猛点头,从今天开始就要加班了。

    纠结的心情在诸位车间主任心中油然而生,当仰望面前高山的时候,并非每个人都有攀爬的勇气和愿望,实际上大部分人,根本不认为自己能爬上去,根本没有信心也没有野心做这件事。单拿锅炉车间来说,要完成计划中的改造,恐怕就要几个月加班加点,利用夜间机组低负荷时间,轮流改造相关设备,一个安稳觉都不好睡。至于那些需要停机才能进行的改造,则集中在年度停机检修的时候完成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量与付出是巨大的,有些人已经开始心里打鼓。

    邱凌感受着会场的气氛,此时的他竟然流露出一点点窃喜。

    张逸夫啊张逸夫!你终于冒进触到死穴了!老子这么久不做实事并不是老子不会做!是老子不想做!不敢做!这可是得罪全厂人的事,你就算拼尽全力也不过那么一点点胜算,和一个厂的人作对值得么?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个狭隘并非是邱凌个人的狭隘,而是整个时代与体制的狭隘。

    努力做事,做好事,做实事的人,会因为种种原因遭同僚嫉妒怨恨。

    平稳混事,只求无惊无险,哄好领导,不问实际的人,反而可以随着时间的累积而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通常,作为基层的个人,要突破这层狭隘,几乎痴人说梦,要么另谋高就,要么就此**。

    但这层狭隘并非无法逾越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大家认为领导的作用是负面的,但有些领导,同样可以是正面的,上天给了领导莫大的权力,便是给了他这种突破狭隘的力量,给了他突破自己,带着团队突破极限的机会。

    牛大猛打量着每个人的面目表情,心情依然悬而不定。

    他看着车间主任们的愁容,知道这件事会很难做。

    他看着邱凌微扬的嘴角,知道这件事如果交给他,恐怕三五年内依然是口号罢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牛小壮与张逸夫如炬般的目光,心下又是澎湃,又是怀疑。

    这个张逸夫,若是换成别人,自己这辈子里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,他此时都不会迟疑,都不会公然拿出这份计划,都不可能冒着风险掷出筹码。

    但偏偏就是这个张逸夫来了,一次又一次地给人惊喜,令人惊叹,让出手稳重的牛大猛都跃跃欲试,期待一番豪赌。

    倘若这事成了,自然天好地好大家好。

    倘若败了,这一系列人事任命与劳民伤财必将饱受诟病,自己厂长的位置虽然不会动摇,但想再上一步,三五年内是念无可念了。

    沉默之间,摇摆之时,张逸夫默默抬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能简单说几句么?”他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是个不怕失败的人,他输得起,他的机会还很多,知识经验都在脑子里,他早已储备够了,不会放过有生之年的任何一个机会,此番牛大猛肯在例会上抛出自己编纂的这份计划,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,他知道厂长的难处,有些事,他愿意自己争取,更不怕自己背锅。

    牛大猛闻言凝滞片刻,而后默默点了支烟,沉然道:“相信大家也清楚,这份计划是由逸夫起草的,我本人都还没有与他交流沟通过,借着这个机会,咱们大家一起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厂长首肯后,张逸夫才起身,用平和而又沉稳的音调开始了自己的演讲。

    “请容我先说两句个人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毕业分配的时候,部里干部局的领导曾经来到我们学校,亲手选了三个苗子出来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谈到分配的时候,另外两位同学选择了去部里,而我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电厂,我到现在都很庆幸这个决定,让我有机会加入冀北电厂,让我有机会与大家一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临走的时候,私下问我,打算在电厂呆多久,他知道电厂不易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会着重安排一下,考察一下,待我积累到足够的经验,便向上调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回答是,呆到我干出事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当时就问我,干出什么样的事才叫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领导就笑了,我也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觉得,我渐渐清楚什么样的事叫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也努力做了一些事,说实话,都是出风头的事。所以有些人说我拔尖也好,爱出风头也罢,我都认了,但我拔尖,我出风头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要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再见到干部局的领导,我一定会告诉他,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冀北电厂完成达标之前,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事,唯一的事。”

    话罢,张逸夫微微颔首坐下。

    这一席话,无疑与这个时代的集体主义产生了碰撞,无疑是一步险棋,无疑会冒犯到一些人。

    但这重要么?

    在冀北电厂,真正重要的人只有两个,一是牛大猛,二是段有为,这段话实际上就是说给他们二人听的,张逸夫要告诉老牛,达标成功之前自己不会走,您老放心的用我吧,不必顾忌某位的面子了。至于对段有为,则纯粹是投其所好,显出一番风骨与决心,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    全场气氛凝滞,张逸夫的这个军令状下的太突然了,这些话根本不是一个新人该说的。但对于这个新人的能力、工作态度却又挑不出半点不是。

    在国企内,做事先做人确实是真理,但真理永非绝对,再这么耗着慢慢做人,三五年的时间都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该争则争才是此时的真理。

    至于拔尖高调造成的不良影响,那只是暂时的,只要达标一通过,阿猫阿狗待遇通通连升三级,实际的好处进了口袋,谁还会计较此时张逸夫的言辞?

    换做前世,张逸夫绝没这个勇气与魄力,但在冀北电厂一步步走来,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到,而且只有自己能做到。

    另一边邱凌已经捂住了嘴,尽力抑制着心中的喜悦。

    傻小子!你疯了么!谁管你在不在电厂干一辈子?大家都只会看着自己碗里的东西!你说不达标就不离开电厂?这么愚蠢的誓言有人会信?

    其实,还是有人信的。

    原则上说,牛大猛本人不点头,张逸夫就永远无法调走,牛大猛有这个权力。张逸夫的这则军令状,在牛大猛眼里更像是一颗定心丸,让他明白,张逸夫将事情看得很清楚了,牛大猛最怕的就是张逸夫有一天突然高升,另一边邱凌心灰意冷,厂子进入无人可用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达标的事情,确实拖了好久了。”牛大猛眯着眼睛,掐着烟蒂在烟灰缸中拧了拧,将其熄灭,眼神中露出了些许真诚,朗然道,“一直以来,只要我不提,就很少有人会主动提达标落实的事情,每次我口头上的工作吩咐下去,也会被稀里糊涂地拖过去,这些事我都明白,我也记得,我不怪大家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说着,沉吸了一口气:“因此,造成现在拖拖拉拉的局面,责任全在我这个厂长身上,是我心软,怕累着大家,怕费力不讨好,一直没有下狠手来抓。但是诸位,人终究是要进步的,我们有这个条件,有这个能力,有这个技术,为什么不争取一下?说老实话,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,我也很震惊,力度太大,工期太紧,连我自己都感受到了不少压力,不确认这份计划能否完成,因此,在会前我找老段和老徐聊了聊。”

    话罢,牛大猛转向段有为,让他发言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