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60 推包袱
    一系列任务吩咐下来,各位主任、科长在小本子上记个不停,一边记一边流汗。

    刚两天,这就开始了啊……

    分配过工作后,半天没人说话,张逸夫又不好学着牛大猛的样子逼他们“表个态”,好在老段比较明白,这件事该他老人家做的。

    “锅炉车间任务比较多,你们先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锅炉车间主任是个胡子拉碴,看起来脏兮兮的老男人,这人本就有些胖,此时愁容已将他脸上的肉拧成一团,他望着本子道:“段总,我理解没错的话,应该是这三部分任务吧——一是修缮二号锅炉地面的压痕;二是自检管道间距是否合格;三是记录热控仪表数据,自检误差对吧?”

    段有为点头道:“对的,锅炉是大头,达标办不可能把每个细节都检查到,很多东西要自检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自检这些都没问题,我会安排,有些地方可能需要检修车间帮忙,这都不是问题……可是修补地面这种事……我们实在没有条件,我们车间就是烧煤供汽的,这种基建工作没法做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部分就交给检修车间吧。”段有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,那其他的自检任务我回去就下达,本周内应该能完成。”锅炉主任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汽机车间、电气车间和燃料车间也纷纷表达了相同的态度,自检部分都没问题,但动工程的话,自己没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听过这些大同小异的推包袱,段有为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,直接望向检修车间的老主任,“老王,你那边任务确实有些重,但这些工作也只能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真正的重活都落到了检修车间。

    轮到车间主任王振华发言的时候,他脸早就绿了,光滑的头顶已经开始冒烟。

    检修车间主要负责设备的定期维护检修,偶尔也做一些小技改工程,非要安排的话,这些工作确实只有这个车间才能做,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但今天吩咐下来的工作,其他车间推卸过来的工作,已经几乎相当于去年一年非日常维检工作量了。

    这个日常衙门,被莫名其妙地推到了风口浪尖,当领导的自然不好受。

    老主任有意见,不敢跟段有为提,便干脆将炮口转向了张逸夫。

    王振华默默揉了揉脑袋顶,不可思议地望向张逸夫:“小张,我们车间老老少少可就那么些人,日常运维已经要忙不过来了,还要忙着设备大修,现在还要我们做这些瓦工木匠活?当我们是神仙?”

    张逸夫不得不陪笑道:“王主任,现下的情况,也不是把所有工作都推给你们车间,你们的困难我了解,需要的话可以提报告,调拨人手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振华哼了一声,即便张逸夫给了笑脸,他依然回了一抹狠色:“我们车间到年底的任务早就排满了,达标的事情固然重要,但厂长也说了,安全生产依然是第一要务,设备检修耽误不起啊!你说的这些工程可没有改造一段滤油机管道那么轻松,都是要劳师动众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锅炉车间主任显然与他关系比较近,此时也揉着乱糟糟的胡子道:“就是,弥补那些个墙面裂口,地面压痕的事,我们也可以出人帮忙,共同克服困难完成,但其余的真的有困难,检修车间工作量有目共睹,根本没法再做更多的事情。尤其是你说的这个工期,我们根本来不及完成。还有那个避雷接地什么的,谁接触过这种工程?这该是建厂时设计施工方面的事宜,他们检修的人怎么会搞,对吧段总?”

    段有为看着一唱一和叫苦的二人,沉哼了一声,直言道:“避雷接地很简单,几根镀锌扁钢的事情,地极都是现成的,学着五号机组的样子垂直接就可以了,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亲自指导。”

    王振华当即说道:“段总,您当然有这方面的经验,可我们车间从没做过这种工程,主要工作都是电力设备上的,我们不是不愿意做,是不敢做,做出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?一号机组比较老,这种先天设计的缺陷该找电管局搞吧?干嘛我们负责?”

    “电管局才没精力理会一个机组的事情,一号机组电气车间的避雷是过关的,只是不满足达标标准,拔高的事领导不会帮你做。你们不要考虑那么多,做就是了,我这边会把关。”段有为也算是硬气,说话丝毫不给人留余地。

    王振华拗不过他,只得暗自喘着粗气,也不知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总之,三人脸上那是满满的怨念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这种情绪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合着达标的功劳都是你段有为张逸夫拿,苦劳都是咱们车间的人出?若真是全厂所有车间都忙活起来,平均主义,那也就罢了,凭什么就我们车间这么多工作?

    现在而言,这种心态,这种事情,真的很麻烦。若是私企,老板一拍板,承诺多发奖金,多给劳务费什么的就搞定了,可在这种国企,即便是牛大猛也无法许下这种事情,每年评优就那么多名额,没法分给你们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段有为沉了口气,硬声说道:“能不能做是一方面,肯不肯做是另一方面,先去做,有困难提,然后我们一起解决才对。你们这样还没干活就哭,达标还怎么搞?”

    老段一口狠话训下来,几个主任也不敢再多说,但也不愿表态,一屋子人就这么干耗起来,老段毕竟是管技术的,仅靠资历,威慑力有限。

    这种氛围可不好,张逸夫只得稍微调节一下气氛,转而说道:“我们也清楚,工作量确实是大,我看这样,有关避雷接地的工程,由我们工作组这边负责出图,申请材料设备,等一切齐备了再由检修车间施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王振华脸色终于好上了一些,勉为其难地答道:“成吧,但施工质量我们无法保证,电力设备检修的话,我能拍胸脯说没问题,这种避雷的事情可没谱。”

    “做就可以了,段总会亲自把关的。”张逸夫点头道,“这样的话,检修车间本周的主要工作就是排查焊口合格率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份上,王振华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段有为唱黑脸,张逸夫唱红脸,双方又周旋了若干回合,才总算哄走了这几位主任和科长。这才仅仅是先期比较轻的工作,若是到了那种需要连夜施工改装的时候,真不知道两边会不会打起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段有为才略有不满地说道:“逸夫,你不必这么将就他们,这都是他们分内的工作,不该推脱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老段不会做人呢,您老不能给人好处,只会分配工作,分配的时候还如此之强硬,分配了工作谁给你好好做?

    国情使然,道理上说老段肯定是对的,但在此时此地,用这套就是错的,体制背锅。

    张逸夫知道,跟老段硬刚是不合适的,得哄着:“段总,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高觉悟的,大家觉得任务重,累,肯定得哭,得表困难,得要资源,这种来回拉锯是没办法的事,要是全厂人都有您这么高的觉悟,咱电厂早就达标了!”

    老段被这么一捧,心里其实有几分得意,但也不好表露出来,只沉着脸道:“下次开会的时候,让到什么地步,让多少步,提前与我商量好。”

    “成,一定。”张逸夫呵呵一笑,刚刚自作主张的事情算是对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还是希望老段在场的,表面上老段限制了他,其实老段更限制了那堆车间的人,若没有老段,张逸夫自己对付的话,那帮家伙面对小技术员,恐怕更得寸进尺,一百个不干。

    “段总,我说两句吧?”牛小壮这边早已跃跃欲试地看着段有为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这样,咱们这次安排的任务中,最重的无非就是避雷接地的事情,这件事做漂亮了,车间的人也就有信心了,到时候再让厂长表扬表扬,有了动力,今后工作才好安排,因此咱们现今要尽量促成这件事,别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厂长公子,在管理上还是有脑子的,这与张逸夫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段有为也跟着点了点头,冲张逸夫道,“避雷接地的图,你能出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微微思索后答道:“可以的,下班前应该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出了图立刻给我看,我等图到了再走。”段有为随即转望牛小壮,“图纸确定后,需要用到的设备和材料我会写给你,你去联系其他单位,向上级申请也好,自行采购也好,尽快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牛小壮一口答应,“您最好先给我一份材料目录,我去联系,看能不能跟电管局申请到,或者从其它电厂借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段有为转而望向文天明和李伟峰,“现阶段你们工作还有限,主要配合一下张逸夫和牛小壮,有时间的话多去车间,督促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二人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就此结束,进入真正做事的阶段,考验执行力的阶段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