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62 突发事件
    牛大猛见状,哪好再埋怨老同志,连忙劝道:“呵呵,老王别动火,年轻人做事急,你这边的难处我理解,抓紧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厂长,我真的是极力配合了。”王振华一见厂长说软话了,立刻哭叫起来,“我们车间的同志都要跟我闹罢工了!达标办的人还是缠着我催啊催啊,我干了30多年了,知道怎么干活,用不着几个小子在我耳边嗡嗡。”

    “逸夫。”牛大猛不得沉了沉脸,望向张逸夫,“老王的工作能力绝对没问题,任务交待过去就可以了,不要耽误车间正常工作。”

    老牛也是没办法,毕竟要顾及老同志的情绪,假装训一下张逸夫,期待他能理解吧。

    张逸夫不理解也得理解,只能悻悻坐下。

    段有为这会儿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,自己很久不过问具体工作,稍微做点事就这么多不愿意,这帮车间主任真够本事的,比当年管的电力工程队还本事。

    会议就在这种气氛中结束,牛大猛不得不又留下达标办的同志们单谈。

    他自知理亏的是王振华,而非张逸夫他们,人一走干净,便好言相劝:“逸夫,老同志翘尾巴,没办法的事,而且他当年还算我半个师傅,我这边不好下重话。你该催就催,我当不知道就是了,刚才说你两句,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厂长,这我肯定明白。”张逸夫心胸自然没那么狭隘,直言道,“可今后还有很多工作,老这么哄着老师傅们,我们也吃不消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合适的时候我会适当督促。”牛大猛无奈道,“现在任务比较重,各有各的难处,最好还是平心静气的沟通,戒骄戒躁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彻底没话说了,牛大猛的管理思维毕竟还停留在这个时代,顾忌辈分与资历,果敢有些不够啊,单拨一批奖金的事,他就是不敢做,张逸夫又不好说。

    这时代国企的平均主义便是如此,谁也别多,谁也别少,有人多了,就有人给你告状捣乱谋福利,少了也是同样,身为一个稳妥为先的人,牛大猛的魄力恐怕就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段有为一直沉着脸,他要说的话其实张逸夫已经说了,厂长这么说,他也不好再多说。

    回到堆满图纸的办公室,四个小伙子都有些不满,但还没到泄气的地步,他们的步子太快,快到其它人受不了,生拉硬扯给他们拖慢了。

    牛小壮进了办公室就往椅子上一坐,毫不掩饰地骂道:“王振华真他妈可以,拖拖拖,就是不想干么!资历老怎么了?不就是多混了几年!当年是我爸的师傅怎么了?我爸都当厂长了!他不还是个小主任!”

    文天明在旁劝道:“也别都怪王主任了,那么多个车间的事情,全都落到了检修车间这边,忙不过来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枉我们出这么多图啊。”李伟峰有些疲惫地趴在桌上,这个礼拜他没少忙,硬是达到了电力设计院的作图水平,累得这个兵乓王子都没有体力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自己坐在窗台上,望着窗外叹道:“看现在的状况,段总是帮不上我们了,厂长也没打算来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也是,我今晚回家跟他好好说说。”牛小壮愤愤道,“这种时候,肯定是要拼的,努力半年而已,又不是要他们卖一辈子命?”

    张逸夫摇头笑道:“没用的,牛厂长比你想的明白,往深了说,咱们给王振华那么多任务,他往下分配,底下的班长组长能高兴?能老老实实干?班长组长下面的工人能愿意?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牛小壮已经急的砸脑袋了,“这帮人就不能进步一些么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毕竟年轻,拿自己的思维和觉悟要求全厂人,这是自寻苦恼,管理可不是一腔热血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文天明思索道:“其实我也想过,这么做是不是车间的任务太重了,我觉得,有可能的话,是不是可以请上级单位,兄弟电厂帮一帮?”

    “嗯,天明这话在理。”张逸夫点了点头,实际上他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便冲牛小壮道,“你今天是得回家跟你爸聊,但重点不是骂王振华,重点是让他找找上面的关系,还有成功达标的电厂,看能不能借一批人力物力,实在不行的话,申请一些临时预算也是可以的,钱越多我们空间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?早聊过了。”牛小壮叹了口气,“现在系统内太缺人,哪个电厂都不太愿意借出自己的人,更何况达标这种金字招牌,成的越多就越不值钱了,那几个成功达标的电厂可护着自己的经验呢,咱们全华北也就南河电厂达标了,那厂长那叫一个趾高气昂,我爸曾经低下头说过交流经验的事情,人家随口就对付过去,再聊?根本不搭理!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其它电厂,找华北局,就算能多申请到几万块钱的预算都是好的。”张逸夫握拳道,“逼急了,咱们自己找人干这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找人?”其余三人皆是大惊。

    实际上,几十年后,这类工程都是外包出去做的,有些电厂甚至连检修都是外包的,只是现在市场经济还没那么活跃,电力系统还挂着“机关”的招牌,而非“公司”,比较保守罢了。

    “社会上,有的是人求着给电厂干活。”张逸夫哼笑一声,“只要你爸能批经费,有什么不能干的活儿?到时候咱们就不用再给王振华赔笑了,达标一成,再好好恶心恶心他出气,你?你们车间?评优什么的都给我玩儿蛋去!”

    牛小壮听得早就开始流哈喇子了:“逸夫,这法子靠谱么?”

    “王振华也就那水平了,这活儿怎么都能干,只要有段总把关就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成!!”牛小壮一拍桌子,这便又来了信心,“咱们下班买两瓶酒去,你跟我一起回家跟我爸好好聊聊,要是能聘工队!谁还哈那个王老逼!王秃逼!寒碜死他!”

    牛小壮邀约自然满是真诚,张逸夫却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该走那一步,自己火候不够。

    表面上,电力系统百万人的职工数量已经是极多了,但其实更多。

    工程施工、设备制造、软件系统方方面面延伸出去,让这颗大树生出了无数的枝丫,靠这口饭活着的人,别说百万,千万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实际上也是后来电力系统饱受诟病的原因,工程密,设备大,耗材多,有太多牵扯到钱与权的事情,有些基层电厂或者供电局的芝麻官,确实也有发生手脚不干净的情况,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,各行各业皆是如此,只是电力系统树大招风罢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张逸夫,还远未到搅这趟混水的时候,无论是心性还是权力,他都不够格,因此在短时间内,他断然没有跟工程、设备方面厂商打交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有些事是避无可避的,自己借着牛小壮的邀约和厂长谈外包事宜,其中牵扯的东西未免太多,在没有彻底摸透牛大猛之前,张逸夫有些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正此时,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,甄甜的小脑袋探进门来,眼珠子一转便锁定了张逸夫:“张逸夫,厂门口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张逸夫一愣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甄甜贼眉鼠眼地笑了起来,“她没通知你?”

    “通知什么?我啥都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通知到你了,去不去随你。”甄甜说着便要走人。

    没办法,张逸夫只得暂停了达标办的窝里话,紧随甄甜而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楼道中,甄甜又坏笑起来,“行啊你逸夫,够厉害的啊,明明在蓟京有对象,又勾搭咱们王小花~”

    这家伙,最近没怎么交流,八卦等级又飞升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一听这个可急了,赶紧捂住厂长秘书的小嘴:“甄姐你可别这么说!错了!错了!都错了!我没对象,我也没勾搭王小花!”

    “哈哈!瞧你急的!”甄甜越看他越好笑,“放心吧,我嘴严得很。”

    你大爷的,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可笑的谎言。

    三番五次嘱咐甄甜不要乱说过后,张逸夫才出了办公楼,匆匆往厂区大门口走去,他也奇怪,会是哪个女的突然过来,还会被认为是自己的对象。

    掐指一算,自己接触过的女人简直就是屈指可数,算上重生前的,也就那么三五个。

    夏雪?这货不可能来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宋小妮?这个……倒是有可能,可千万别来闹事,自己正是要紧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它的适龄蓟京女青年,张逸夫还真想不到了,他越走心里越虚,跟宋远山路清秀硬一些无所谓,那位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要是大老远过来闹了情绪,还真难对付。

    老天,这么关键的时候,可千万不要让自己掺乎到莫名其妙的绯闻里去!

    正值周末下班的点儿,电厂的各类大老爷们零散成群拥出厂区大门,可这群体就像水流碰到礁石一样,在门口的某个点左右错开,再在礁石不远处汇合,不时回头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张逸夫混迹在人群中,远远望着那个阻隔队伍前行的纤瘦人影,心中一紧!

    太不像话了!越来越不像话了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