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65 时代的弃儿
    “你瞎对不起什么啊?”向晓菲自然完全无法理解张逸夫心中所悲怆的东西,在她眼里,老哥该是个玩世不恭的浪子。

    赵红旗也跟着说道:“是啊哥,我不是怪谁,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……啥对不起对得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。”张逸夫叹了口气,拿起酒瓶又将杯子斟满,拿起长白山抽出一根自行点燃,悠悠说道,“没什么为什么,咱们中国人做事就是比较急,比较拼,要做什么就玩命做,然后过犹不及就干脆不做了,赵红旗啊,别灰心,机会永远有,只是换了地方,你要是不甘心的话,就跟着我妹多闯闯,到了合适的地方就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这一席话其实说得很白,但在赵红旗听来依然是如此深邃,其中蕴含的逼格和哲学性让这位小伙子陷入了更深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合适的地方?哈哈,我自己都没搞明白呢!”向晓菲大笑道,“哥,你读书多,咱从小就是,我挑事儿打架,你在后面出主意,你倒是说说,现在干什么合适?”

    你妹的,合适的东西太多了,简直要多炸了。

    可一旦落到实处,落到面前两位学历、见识的人身上……好像倒腾皮货已经是最靠谱的了,跟他们谈IT金融会发疯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吧,你们还得干老本行。”张逸夫望着二人,开始了真诚且悉心的指导,“服装很多,不止皮货一类,而且老毛子的皮货现在也没那么稀罕了。反观南方那几个沿海城市,大批的服装厂兴起,样式款式更新也快,你们不如试着去那边进货,回北方卖,咱们反过来走,抢个先机,几块钱的衣服卖几十上百,简直玩儿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,到并非是张逸夫想当然的信口开河,他前世有个小姨,就跟着南方的老公干这行,从广东那边进货回蓟京卖,简直风光无限。有一次小姨有事没法盯摊,让逸夫老妈去帮一天忙,年幼的张逸夫也跟着混了一天,亲眼目睹了那动辄十倍的利润率,就连老妈这种没有任何营销经验的人一天都搞了两三千的流水,可见这生意有多好做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暴利时期也就持续了几年而已,很快做的人多了,利润也就薄了,但对于老妹这种毛头小商来说,先做一段时间这个生意,捞到第一桶金最为重要,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——

    在蓟京给老子买20套房子!越多越好!越市中心越好!然后就准备当土豪吧!

    多么简单而又务实,张逸夫若是野心小点,早就直接自己上了。

    “南方服装生意?”向晓菲听过之后,并未流露出过多的惊讶,“确实啊,我们那边不少倒腾皮货的老人儿,都往南方转了。可是哥……问题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向晓菲吐了吐舌头,“虽然赚了点钱……可我也没少花,身上就千儿来块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捂住了自己的额头,实在不知道怎么骂她了,这败家娘们!

    另一边赵红旗却听得津津有味,张逸夫的渊博已经完全征服了他,如果说崇拜知识分子的话,赵红旗无疑属于其中比较极端的那种,他颇为激动地问道:“哥,那你说说我,我没本钱了,也不认识人,我干点儿啥好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干工程呗!今后项目多得很!”张逸夫本就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欠对这位小老弟的,此时也不敝帚自珍,“去南方找建筑工程干,干的时候别傻干,走心,记得经营人脉,早日混个队长什么的,有机会多学习,考个证,今后绝对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哥,就建筑工程?那太简单了,不是我们村强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辙,将就吧,今后光盖楼了。”张逸夫清楚,其实基建工程也不少,机场铁路公路地铁之类的,但那行水更深,依赵红旗的资质,能在地产工程上混出头就是万幸了,想到此,他又不禁问道,“你说不是你们村强项,那强项是啥?”

    赵红旗一拍桌子,聊到这个立刻来了自信,极其神勇地吼道:

    “建电厂啊哥!”

    张逸夫脑子一蒙……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?

    他紧跟着问道:“哪有那么多电力工程?是工厂吧?”

    赵红旗一听就急了,鼻子喘着粗气呵道:“不是工厂,就是电厂!哥,不是吹的,咱们村往前十年,一直干的都是电厂的活儿,那电厂一个接一个起来,都是咱家盖的!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多电厂要盖?”

    “这不知道,反正就是一直有的盖!”

    张逸夫瞬间陷入了思索,脑海中调出了曾经的资料,一阅之下,方才发觉赵红旗所言不虚!的确,80年代末有一批电厂兴建的热潮!

    电力的供需是一件有趣的事,面对这件事,业内有一个专门的名词——

    电力弹性系数。

    要聊这个词,首先要搞清楚用电需求的突发性与供电能力的滞后性。

    所谓用电需求的突发性,就是指生产生活突然大幅度增长,比如钢铁、冶炼等大工程集中上马了,或者电器便宜了,家家入手用电猛增之类的,这些事情赶在一起,用电量无疑一下子超越了供电量,造成缺电的情况,这在建国以来发生过多次,搞得电力行业领导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而供电能力滞后性,则是因为电厂建设周期太长,少则两三年,多则五六年,想想看,突然发现缺电了,然后赶紧规划设计筹备建设电厂,再快也得两年多才能补上缺口,而在这个过程中,用电缺口必定会越来越大,造成更严峻的缺电情况。为了应对那必将到来的需求,肯定会在同一时期兴建多个大电厂以弥补这个缺口,规划超前,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倒霉的是,可能预测不准,几年以后,也许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大家突然发现不少工厂都降低产量甚至停工了,电器太贵还是买不起……这就导致其实用电量增长没有预计的那么多,可却兴建了大量多余的电厂,最麻烦的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,建到一半的电厂总不能停了吧?于是便只能硬着头皮建下去,同时停止一切新建电厂的计划。

    很显然,赵红旗所在的洪家村,便是在这个疯狂兴建电厂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,本来生活过的好好的,突然有一天所有新工程都停了,再没电厂的活儿干,便造成了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这个情况而言,真的不能再让体制背锅了,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、哪个时代、哪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像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这么夸张,这种问题是始料未及的,是发展中必须交的学费,而这几十年的时间,我们学费也交够了,差不多该到了发奖学金的时候。

    是时候出现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来解决这件事了,我们需要科学的方法来预测控制管理这件事,于是随着国际交流与老一辈大哥们的探索,符合我国国情的电力经济管理理论也应运而生,“电力弹性系数”便是理论分析中的关键依据。

    但就这个系数而言,概念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两个数字,第一个数字是电力生产量年平均增长百分数。

    第二个数字是国民经济年平均增长百分数。

    用第一个数字除以第二个数字,便得到了这个弹性系数。一般情况下,这个数字大于1,则表示电力发展超前于经济发展,小于1则表示滞后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系数的作用可并非原理这么简单,专家们会参考这个系数,结合更多更细的数据,利用宏观经济学,马克思主义哲学,毛爷爷思想等多方面的知识材料,进行系统化分析,最终确定将来的电力系统发展规划,保证电力系统的发展与经济发展齐头并进,适当弹性波动,免得再出现“缺电——建电厂——建多了——停建——又缺电”这样麻烦的局面。

    如果每一年这个系数的值都很稳定,并根据预测出的后几年的经济情况来适当波动,那么这些专家便算是立功了。

    进入90年代后,这个数值实际上已经越来越稳定,像赵红旗这种情况,是之前的债,没得办法。

    赵红旗看着沉思的张逸夫,就算他突然打通任督二脉习得六脉神剑,也绝对不可能绝对无法理解张逸夫在想什么:“哥?咋了?咱们村对着电力口儿不好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赶紧回到现实,只感叹赵红旗单纯,若是20年后,赵红旗这个立场上的人,碰见了张逸夫这个立场上的人,早就大红包送上来跪舔了。

    所以张逸夫喜欢这个时代,这个时代更多的是赵红旗的淳朴以及张逸夫的清廉。

    好吧,至少到现在为止是清廉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,红旗啊,对电力口没啥不好,将来电厂项目也并不少,而且都是大项目,只是中心渐渐离开东北罢了。”张逸夫此时不得不再想更多的东西,电力工程方面的水,可并不比铁道公路要浅。

    水为什么深?因为利益深,利益深了,人也深,搞到最后一切都很深,就是水深火热了。

    赵红旗这种小同志,经得起水深火热么?

    就算赵红旗经得起,张逸夫又经得起么?

    做事先做人,这真他妈是个复杂的人生命题。

    张逸夫默默掐灭了烟蒂,望着赵红旗,不知该不该表达自己的心思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