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66 有心无力
    赵红旗的思维可并没有那么复杂,只满眼期待地问道:“哥,那你说该去哪边?哪边机会多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不好说,响应组织号召吧。”张逸夫叹了口气问道,“你们之前应该有设计院或者电建(火电建设公司)的交情吧,他们没有吐露过各地工程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赵红旗沉哼了一口气,自顾自喝了口闷酒,“就是图咱们村人工便宜,听话,技术又好,钱都让他们挣了,现在没工程了,还理会咱们?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张逸夫沉吸了一口气,冲老妹使了个眼色,“我出去买包烟,你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何等机灵,立刻心领神会,起身与老哥同往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赵红旗喝得晕晕乎乎的,也没说什么,只吆喝老板再续上驴杂汤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出了小餐馆,张逸夫这才小声问道:“小菲,这人靠谱么?”

    “还成吧,就是傻点。”向晓菲不会不知道张逸夫在琢磨什么,紧跟着问道:“难道你们厂子这边有活儿干?”

    “还不好说,要看厂长态度,很复杂。”张逸夫直言道,“我个人的能力也很有限,虽然希望找到廉价听话的劳动力,但肯定还要看领导的意思,不能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惊讶道:“你们冀北电厂做工程,不该这边的电力局负责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电厂比较特殊,华北电管局直管的,上面不会因为我们的小改良拨人的。”张逸夫摇了摇头,轻声道,“现在的情况,确实有可能找外包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外包是什么?”向晓菲眨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确实,对这个时代来说,“外包”这个词还有些小众,张逸夫只得勉为其难地解释道:“就是自己的活儿委托出去给别人干,只管付钱验收,这样效率高一些,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打听社会上有没有什么靠谱的工程队。”

    “工程队肯定是有,不过搞电力工程的,都是机关攥着的吧?自己出去谁给活儿干?”

    向晓菲这话说得在理,这也是张逸夫现在发愁的问题,若是20年后,随便发个公告招标,便会有各类外包公司蜂拥而至,可现在,电力工程外包公司恐怕还处于胚胎阶段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第一个突破胚胎成长起来的婴儿,先人一步,无疑将成为未来的巨无霸。

    张逸夫反问道:“所以啊,你不觉得赵红旗他们那群人,刚好就属于没活儿干又有经验的工程队么?撇开中间那几层利益链,价格上肯定也会很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去过他们老家,只是觉得这小孩干活卖力人实诚而已,其它的真不知道了。”向晓菲眼珠子一转,看了看餐馆中大口喝汤的赵红旗,诚恳劝到,“哥,你刚进电厂,走的又是干部路线,我觉得还是少冒险比较好,非要冒险的话,也应该找你爸商量。”

    平常大刀阔斧无所顾忌的老妹,这次反倒谨慎了起来,她深知家里出一个大学生不易,机关干部就是要熬的,没必要为一个小破工程冒险。自己做生意,失败了可以重来,而走仕途官场,栽一个跟头就够吃几年的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算感受到了这一层关心,笑着拍了拍老妹的肩膀: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,你这两天多帮我打听打听,多些信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笑骂道:“你这人好烦,我是来旅游的,还给我安排任务!我才懒得打听那小子的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到餐馆,赵红旗已经醉趴在桌上,不胜酒力,兄妹就此聊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把宋小妮甩了?”

    “甩个屁,都没在一起过怎么叫甩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薄情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在边境那边没碰到过中意的老毛子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!那帮人浑身都是烟酒味,臭气熏天,我是一天也不想多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浑身烟酒味?!”

    “我喷香水了你闻不见?”

    “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,你只存下来这么点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比你强好不?有本事别穿我送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张逸夫将自己的床让给赵红旗睡,他本人则躺在了牛小壮那一边,这小子今晚指定是回家住了,反正床空着。至于老妹,则找王小花安顿下来,住在女生那边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张逸夫依然未能入眠,只因隔床的那个混蛋鼾声太大,这么一比,牛小壮除了袜子臭一点之外,简直可爱得像个天使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会儿,楼道里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,随后是掏钥匙开锁的声音,未等张逸夫有反应,一人影已推门进来,一股子酒气也随之拥进宿舍,只见那人熟练地摸黑拉下灯绳,冲着张逸夫的床便扑了过去:“逸夫!逸夫!快醒醒!要出差啦!!”

    那床上之人正在酣睡,突然被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袭击,本能大惊,抬腿便将缠住他的东西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牛小壮算是很有蛮力的了,没想到床上的这个人竟然能将自己踹飞,他只惊讶地坐在地上,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床上之人。

    赵红旗惊讶地抱着毛巾被,蜷在床脚,不明所以地望着牛小壮。

    张逸夫长叹了一口气,尴尬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……我来介绍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解释一番后,大家才搞清楚情况,这会儿,赵红旗的醉意也吓去了大半,情知自己踹了厂长公子,惊惧万分,只一个劲儿地给牛小壮揉着胸口。

    “哥,哥我错了……还疼不?”

    “别别,我错了,求求你别揉了!”牛小壮望着瘦黑小伙儿无奈道,“我竟然被你踹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我真错了,要不你也踹我一脚?”赵红旗连连起身,张开双臂,显然,他该是个很耐打的人。

    “得了。”牛小壮摆手叹道,“算我倒霉,算我倒霉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在一旁笑问道:“大晚上的,急着回来,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到点子上了。”牛小壮立刻又高兴起来,也不顾及赵红旗在场,就此侃侃而谈,“我回去跟我爸一喝!这才套出了老爷子的话!老爷子早就想找电建的人来帮忙了!可那帮家伙根本请不动!看不上咱们电厂这点儿活,就等着做大电厂工程呢!后来我跟我爸往深了一聊,他又渐渐松口,说他也在想办法联系电建的工队,只是隔的人太多,他的身份又不方便,这才作罢。这后面又聊了好多,我就不表了,反正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他老人家最后终于拍板,让咱们往外地跑跑,看能不能联系到合适的人。总之,他明天就会联系礸管局基建处的朋友,他联系到哪里,咱们就去哪里,到了地方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厂长让咱们去找工队?”张逸夫惊道,“他自己的关系找不到?”

    “兄弟,刚刚都说了,电建那边根本不接,中间隔的人太多,我爸意思很明显了,让咱们想办法找到具体施工的人,私下里谈,临时揽过来。”牛小壮大笑道,“说白了,就是请人中间牵线,咱到外省找工程队干活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巧了,早知道老牛有这层想法,张逸夫还白动这么多脑筋干嘛?

    在一旁呆站着的赵红旗早就听傻了:“哥,牵什么线啊?我们全村都干这个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牛小壮一愣,望向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,“我们说电力工程呢,你们算个啥?”

    “我家祖孙三代,都就是建电厂的啊!”赵红旗终究还是有臭毛病的,东北人惯有的吹牛皮是没得跑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牛小壮大惊,继而问道,“都搞过什么电厂?”

    “江阜第二热电厂,辽河大电厂,科尔基热电厂……”赵红旗还真非妄言,一口气道出了东北的几个老牌发电厂,兴建年份上至50年,下至85年,说是祖孙三代有些牵强,但生拉硬扯是能成立的。

    牛小壮听得一愣一愣的,只呆呆冲张逸夫道:“兄弟,你会观星?你已经提前搞定了?”

    “巧合,真的是巧合……”

    冀北电厂这边缺干活的,那边东北一村子人正因没活儿干发愁,两边人通过一个边境传奇女皮货商相遇,这样的邂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,恐怕也只有在这个相对信息闭塞,结构死板的年代才能发生。若是将来,只要冀北电厂在网上振臂一呼,全国各地的工队还不都给招来了?

    遍地是黄金,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已。

    这会儿,牛小壮露出了和张逸夫刚才一样的疑惑,这人靠谱么?

    达标是大事,不是建一个小土楼那么简单,那些大大小小的工程中,有太多只有电力系统才牵扯到的细节,外加现在是电厂的生产运行阶段,而非建设阶段,其中要注意的安全问题同样不少。一个非专业的团队,先不说活儿干的如何,就这么阔斧的搞,半年下来,全员壮烈牺牲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汽轮机、锅炉、给煤机,吹管,电厂之内,哪个设备手下没有几条冤魂?无知与大意是它们唯一的下手对象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如果牺牲了一个工人,别说达标了,往后几年都得断绝与任何荣誉的联系。

    张逸夫与牛小壮都很明白这一点,现在不是捡芝麻丢西瓜的时候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