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69 有一腿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二人走后,段有为早已没有了谈图纸的心情,只是一味地感叹,“想不到,想不到,能在这里再见到他……逸夫,那会儿这小子也就一米五的个头,瘦的让人直掉眼泪,谁看谁心疼,我后来查了查,他竟然还不算是童工!年满十六岁!我也不忍心把他撵走,只能多分个馒头过去。想不到,想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看着段有为的神色,想着也是时候了,便旁敲侧击,试探性地开始吐露了一些事情。按理说,外包方面的事是该先与段有为商量,再去做牛大猛工作的,现在却先跟牛大猛聊了,再来通知段有为,如果是敏感度高的领导,恐怕会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但段有为在这方面绝对不敏感!简直就是张逸夫见过最不敏感的!

    老段,大起大落都经历过了,绝对不会在乎厂内的人际关系与功劳一类的事情,这次达标的事情纯粹是风格使然,单纯的责任心与职业道德,并非大有所图。因此牛小壮找老爹谈外包事宜,而没有预先与直属上司段有为打招呼这种事,应该不会让他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事实果然如此,段有为知道牛大猛也有将工程外包的意思过后,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“好啊!要是早几年,我还能请得动电建,眼下的情况,既然牛厂长有这个心思,工队应该不难找。”段有为说着,瞳色一震,脑袋一拍,“还找什么找,工队不是都送到眼前了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心中暗暗叫好,虽然有种利用他老人家的感觉,但在良心上过得去。

    然而脸上,他却依旧一副犹豫的模样,欲擒故纵,皱眉道:“段总,您说的是赵红旗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接过那么多电厂工程的工队送到眼前,干嘛不用?”

    张逸夫无奈一笑,不得不继续装下去。

    段有为技术上和人品上,绝对没得挑。

    政治上,却幼稚地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在我国特色的体制中,立了那么多功劳的国家级工程师,大电厂的总设计师,却在这里养老,这种不公的遭遇只能归罪于政治性了。

    段有为的思维,竟然比自己还要简单,极其的实事求是,完全没有思考厂长的立场以及其间的利益关系,这边说着就要把事儿定了。想必他从前手中有权力的日子里,也没少干这种事,太过实事求是,按照技术人员的思维来解决问题,而无视其间的利益纠葛,无疑会触碰到很多人的敏感点,埋下了不少暗伤。

    但那时他们需要段有为,整个行业需要这样的工程师,所以他得以生存。

    可随着后起之秀渐渐起来,硬气的老专家依然我行我素,结局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段总,我是这么想的。”张逸夫沉吸了一口气,尽量摆低姿态,不想给老段过于说教的感觉,“既然赵红旗他们的队伍,您点头了,技术上肯定过关,态度上他们也很诚恳,干起活来不会差。但到底用不用,还是得牛厂长点头,咱们这边先别急着拍板,明天的时候,您出面跟牛厂长商量商量,就说赵红旗他们是您这边熟识的朋友介绍的,技术绝对没问题,牛厂长首肯的话,咱们再请几位熟练工来,试试活儿,一切都没问题,再拍板。”

    “别等明天,我现在就去找老牛聊。”段有为说着,拍下要谈的图纸直接起身道,“让小赵他们干活,舒服,踏实,咱们没工夫再跟王振华他们扯皮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哑然一笑,合着老段也恨透了王振华,想借着这个机会甩掉那家伙。

    他拦也拦不住,只得拿起了车钥匙,亲自送老段去老牛家。

    达标改造,说起来任务严峻,但从经济利益上来讲,却算不得多大的事情,外加现在是实事求是的时候,想也不会触动老牛敏感的地方,张逸夫便不再多劝,只吩咐向晓菲和赵红旗在办公室老实待着别出屋,自己驾车随老段离去。

    住宅区位于厂区东侧,在这片区域的最北边,绕过小水泉花园后,有几幢矮楼,户型大,密度小,正是领导们的居所,也是牛小壮的家之所在,这里环境略微好上一些,但也没那么过分,距离别墅那种程度还有很大的距离,无非就是有独立卫生间和厨房的小楼而已,比张逸夫所在的宿舍楼小小高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作为地级市的领导居所,电厂一把手的宅子,这已经称得上节俭了。

    老段与老牛本就是邻居,自然清楚哪门哪户,下了车便领着张逸夫直奔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便出现了张逸夫敲门,牛小壮开门的奇特景象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咋来了?”牛小壮看见段有为也一同前来后,连连低头道,“段总。”

    段有为此时心下甚急,只催问道:“厂长在家么?”

    “在的。”牛小壮回头望了望,颇觉尴尬地说道,“现在不太方便,段总您有什么事,我进去跟我爸说一下,不行咱们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此时,房内传来了牛大猛粗犷的声音:“小壮,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段总和逸夫。”

    “哦?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想起,只见牛大猛穿着白背心蓝裤衩,踏着黑皮人字拖,手中拿着蒲扇,就像一个普通的发福中年人一样,热情上前道,“老段,逸夫,进,进,正切西瓜呢,一起吃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无奈咳了一声,这才开门接客。

    老牛家厅也不大,还算比较有过日子的生活气息,可终究没有女主人,比之张逸夫家还是差了一些的,三室一厅的格局,又比张逸夫家大了不少,只是这种领导,居住在这种普普通通的房子了,略微有些掉价。

    二人随着牛家父子进了里屋,这才明白为什么牛小壮说“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张琳刚刚端来切好的西瓜,也是露出了无奈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逸夫不免心下窃笑。

    老子早觉得你们有一腿!

    张琳作为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女人,三十多岁一直未嫁,这在冀北也算是个奇闻了,而牛大猛丧偶多年,一直未娶,这也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好事啊,好事啊,张逸夫向牛小壮投去了祝福的眼神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