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0 大踏步的前进
    好事啊,好事啊,张逸夫向牛小壮投去了祝福的眼神。

    牛小壮却只有尴尬地挠头,不知道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段有为却没那么多心思,在牛大猛的招待下,就此落座,也不急着吃西瓜,就这么侃侃聊起了外包工队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逸夫和牛小壮则只得低头傻吃西瓜,跟张琳那边聊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牛大猛也不好在老段说事的时候吃西瓜,只得边听边点头,望着红壤水嫩的瓜肉止渴。

    待段有为将一切说清后,牛小壮先是惊了:“段总,那姓赵的小子,您认识?”

    “认识的,他们的施工水平没问题。”段有为正色点头道,“可以找他们来试试工,如果那个工队能就位,我们的整体计划时间都能提前落实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老段,先别急,吃西瓜,吃西瓜。”牛大猛笑着拿起西瓜递给段有为,自己也从张琳手里接过另一瓣,边吃边说道,“有这么成熟的工队,肯定是好事,但这次毕竟没有通过电建,在委托合同和责任上,还是有待商榷的。他们那边有没有注册公司?”

    段有为茫然地望向张逸夫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张逸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牛小壮惊讶地望向张逸夫,整个人都傻了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逸夫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知道自己在撒谎,更知道撒这个谎的风险,但那风险绝对抵不过利益。这会儿说是没注册的话,牛大猛肯定就直接否决一切了,必须是注册公司,这其实也没什么麻烦的,牛大猛无非就是在合同上怕出问题,自己盯好了即可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表现上来看,牛大猛显然不在意其中的利益细节,也就是说这个工程与任何“回扣”“礼金”都毫不相干,只要有公司,合同过关,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撒谎的技巧其实很简单,就是要让自己都觉得这是真的,谎撒得一定要快,要绝对,要有信心,不要有任何迟疑。

    果然,老牛没有任何的怀疑,直接放下西瓜皮,又拿起一块笑道:“那这样,尽快约那边的人过来谈谈吧,就按老段说的走,试工,没问题就上。注意,合同落实之前不要声张,免得车间那边产生消极情绪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心下一惊乐开了花儿。

    一箭双雕!不不,是三雕!

    这个时代就是好啊,电厂求着找人干活儿,而不是干活儿的人求着电厂,否则牛大猛也不可能这么痛快随意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段有为也是大喜,一口气啃完了剩下的西瓜,擦了擦嘴冲张逸夫道,“那逸夫,小壮,你们去联系这方面的事,我去安排几个试工考核。”

    牛大猛也跟着冲对面道:“张琳,你配合做一些合同委托方面的事,细节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张琳此时竟然显得忸怩,完全不似在办公楼的样子,就像个主妇。

    进了家门,大家都是凡人啊!

    事情谈妥后,段有为也婉拒了留下一起晚饭的好意,同张逸夫双双告退,牛小壮也跟了上去,坐车一同回到办公楼,待老段回了办公室后,他才在楼道里拉住了张逸夫。

    “逸夫,你疯了?!”他极其紧张地说道,“那小子怎么可能有公司?他知道公司是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别急,没有公司,注册一个就是了。”张逸夫嘴角一扬,“与其到处求人,找人介绍一群不知底细,无法掌控的人,用赵红旗他们再好不过,段总可都肯定了他们的能力的。这次的事情也是段总提的,依他的品质,出了事,他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被说得一愣一愣的,自己酝酿了好久的说辞都被憋了回去,指着张逸夫半天后才说道:“可……找电管局管基建的人介绍不是更安全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全不安全真的说不好,天若有难各自飞,你我出去找电管局的人来介绍,真出了事电管局的人会负责?他们早就拍屁股撇清关系了,责任还不是咱们工作组来担?而现在,如果成功委托赵红旗他们的话,咱们的责任虽然依旧存在,但大头是在段总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牛小壮彻底哑口了,他这才惊讶的发现,最危险的一个锅,老段已经主动背起来了啊!

    张逸夫!你丫玩的好脏!

    不过……我喜欢!

    谁让咱是一条船上的人呢,一起脏!

    张逸夫可不仅仅是脏而已,他要把话说清楚了,打消牛小壮最后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再者说,通过电管局介绍,指不定又来了一位王振华那样的,仗着资历,就知道要资源,不干事,咱怎么管?”张逸夫推开呆滞的牛小壮笑道,“反而是赵红旗他们,本身就是底层的,没有别的机会,只求做好这件事,咱们可以完全拿住。”

    “干活儿的话……是可以这么说。”牛小壮挠着下巴呢喃道,“可公司的事怎么搞?法人是谁?他们有资本去注册么?难道要你我去注册?这可是违反纪律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突然瞪大眼睛,一拍脑袋,指着张逸夫道:“孙子!你丫早就想好了。咋不跟我商量!!太他妈蔫坏了!”

    张逸夫坏笑道:“嘿嘿,谁让你不把后妈的事情告诉我的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怪不好意思的,而且还没定呢……”牛小壮转而红着脸道,“你想……我管一个就比我大十岁的女的叫妈……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看来这事是真的了!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别乱传,影响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肯定的,但我估计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了。”张逸夫抿嘴笑道,“你爸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很长时间了,我家晚饭都是张琳给做的,她周末也会过来,但从不过夜。”牛小壮摇头叹了口气,也是为老爹和准后妈的境遇表示同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牛家宅,不大的厨房中,牛大猛拿着勺子,掀开角落的一口大坛子,轻轻一捞,递到嘴边,抿了抿,品味着自己腌制的咸菜。张琳则在一旁切着五花肉,准备晚餐,颇有种老夫老妻过日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还差点儿味儿。”牛大猛品过一口后,又合上坛子,看着忙碌的张琳道,犹豫了片刻,最后叹道,“咱们也要再等等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多少年都等了。”张琳擦了把汗笑道,“咱俩要是一起过,在厂子里的影响肯定不好,小壮能接受我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看小壮闹腾,但还是懂事的。”牛大猛抽出椅子坐下,悠悠挥着蒲扇感怀道,“如果这次达标顺利,我也好往上走,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办事了,不用怕厂子里的风言风语。”

    张琳听过这话,面上也是露出了些许甜蜜,些许期待,继续埋头切肉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电厂内搞对象,结婚,本是很正常的事,冀北电厂的双职工家庭就非常多,但这两位的情况特殊,一位是厂长,一位是办公室主任,这样的上下级结合的话,必然会饱受诟病,要想舒舒服服不被说闲话的在一起,其中必须有一个人离开冀北电厂。

    牛大猛希望这个人是自己,如果达标成功的话,离那一天指日可待,如果失败的话……

    就只能想办法把张琳调动到冀北供电局一类的单位了。

    牛大猛知道张琳急,他自己同样急,于公于私,达标刻不容缓,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这么痛快地答应了段有为的提议,刨除做人与政治性,段有为做工作绝对是一丝不苟的。如果这次由张逸夫或者牛小壮突然介绍一个工队过来,牛大猛兴许会犹豫,会否决,但段有为定下的人,绝对不会错。

    就这方面的信任度而言,老段甚至在张逸夫之上,不因别的,偏偏就是因为张逸夫太聪明了,而老段傻实诚。

    达标办工作组办公室中,牛小壮、张逸夫与向晓菲、赵红旗面对面坐着,八目相对。

    待牛小壮点过头后,张逸夫才望着对面的二人道:“我说点事情,还没有落实,但有点苗头,我们要努力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!”赵红旗却好像早就猜到了,“领导点头了是不?!我就说么!那领导老威风了,当年在工地多少人围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闭嘴。”牛小壮最受不了赵红旗这一套,没好气地摆手呵斥道,“他点头了没用,关键是逸夫帮你说话了,还撒了个谎,这才过了厂长那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哥!哥!我就说哥你是好人!牛哥!你也是好人,刀子嘴豆腐心!好人!”赵红旗这叫一个激动,就差跪张逸夫面前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,“哥我谢谢你,替我们全村谢谢你!”

    牛小壮看这样子,也是无奈笑了出来,没脾气再骂了。

    “谈谢还早,我说了,只是有苗头,还不一定成。”张逸夫陈然说道,“你今天就启程吧,回老家,找一个最有资历的长辈,连同几个熟练工一起过来,跟厂长面对面谈谈,试试工。机会我给你了啊,你找来的人不过关可就别怪我了。”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