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1 提前算账
    “放心!哥!我绝对找最靠谱的人来!”赵红旗说着便起身抄上了自己的布包,“那哥,我这就买票回家?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张逸夫挥了挥手,“我们还要商量事情,不开车送你了,一会儿有班车去市区,然后你再坐公交到车站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成……”赵红旗一口应了,却没立刻走,只尴尬地望向向晓菲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向晓菲无奈一笑,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了一堆糅杂的票子塞了过去,“你要敢拿钱跑了,看我不把你们村掀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,我你还不放心么?”

    就此,赵红旗利索地离去,没问工钱,也没聊到底要多少人,可见此人之楞。好在张逸夫姑且算个厚道人,不会坑他。

    这会儿,向晓菲才无奈一叹:“真成,连我的墙角也挖,将来不知道去哪找这么便宜的小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叫你妹子成吧?”牛小壮身子向前探了探,语气那叫一个尊重,完全是被向晓菲的淫威所折服了,不敢露出对赵红旗的那种态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,牛哥别这么客气,我哥说了,你是厂长公子,没少照顾他。”向晓菲也收起了往常的那一套,露出了亲热劲儿,毕竟这小子是老哥的贵人,为了老哥也得好好哄着。

    “我虚长半岁,就叫妹子吧。”牛小壮这才敢说起后面的事,“刚才我说了,逸夫撒了一个大谎,咱们得尽快给圆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哥撒谎肯定都算好了。”向晓菲笑着转向张逸夫,“对吧,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张逸夫腼腆地挠了挠头,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他才将事情解释清楚,向晓菲搞明白之后已经完全楞了。

    “我?我当包工头?”向晓菲指着自己道,“领着那帮臭烘烘的人?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听我解释。”张逸夫无奈道,“我们厂长肯定不会信任野路子的人,必须得是个有名头的公司,具体干活上,我们达标办会把关,你只需要注册一个公司,弄个红章,客串一下法人就可以了。幕后老板,老板懂么?”

    听到“老板”二字,向晓菲才算有所动容,狐疑问道:“不会有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们这边都会安排好的。”牛小壮点头道,“一切的合同,发票,账目都按最正规的流程走,现在只是缺一个公司,把那些人安进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向晓菲是个聪明人,立刻起身关上了门,坐在二人面前,抬手轻轻捻了捻。

    说到核心了。

    钱。

    张逸夫没想到,也没打算这么快接触这方面的事情,但机会送到嘴边,他忍不住就是要吃上一口,外加现在负债累累,形势所迫。

    电力工程公司,设备厂商这方面的水无疑很深很深,但在此时此刻,做一个达标工程的改造,他张逸夫却还自信能拿得住,尤其关键的是,如今把牛小壮也拉上船了,就好比捆上了御赐的救生圈,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的三个人,都是聪明人,成年人,在某些方面的嗅觉,甚至完全超过了楼下办公室里在思考如何考验工程队的老段。

    尤其是向晓菲。

    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,各种玩法与猫腻都都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“几个老板?”她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默默抬手,竖起了四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包括咱们仨?”向晓菲追问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还成,有的搞。”向晓菲这才放下心来,重又靠回椅背。

    牛小壮愣愣地看着二人,完全不理解他们在说什么:“什么老板?四个老板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牛哥,这还不明白么?”向晓菲呵呵笑道,“利润四个人分。”

    “操,那直接说利润不就得了!搞得我怪紧张的!”牛小壮拍着大腿笑过后,这才问道,,“你们说的第四个人……是段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逸夫默默点了点头,“锅都是老段背的,最后让你爸点头的也是他,少不了拿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可段总……这个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收不收单说,但肯定要先留下那一部分。”张逸夫继而说道,“这件事我们忙里忙外,还要出资想办法成立公司,担当风险,该得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个我明白。”牛小壮又点了点头,疑惑道,“那我爸那边?”

    “他不问,你不说,他问了,你老老实实说。”张逸夫镇定地说道,“牛厂长早晚能察觉,但不能让他察觉得太早,要让他知道这个工队能干事儿,这个公司没问题以后再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有分寸。”牛小壮是个有野心的家伙,当即也不再避让推脱,“注册资金不知道要多少,咱们合资还是?”

    “我不建议合资。”张逸夫立刻说道,“小壮,咱们都是体制内的人,不方面在纸面上留下那些东西,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讶异道:“干嘛要纸面上?你和老妹儿我还信不过?”

    “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,就是一个注册资金,临时借一下注册再还回去就可以了,这方面的事交给晓菲去做就好,咱们搞好厂里的事,别掺乎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妹儿,搞得定么?”牛小壮转而望向向晓菲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呗。”向晓菲终于耐不住性子,问了出来,“先得告诉我利润能有多少才好定吧?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牛小壮和张逸夫都回答不了,这个时代又无从参考,基本取决于牛大猛。从现在的局势来看,牛大猛应该也无心从中捞油水,只求达标,该多少就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大概啊,我是说大概……”牛小壮一番揣测过后说道,“不算设备采购,单论施工委托费的话……肯定不会低于三万。”

    三万,一个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数字,大概相当于文天明250个月的工资。

    向晓菲是做过生意的人,当下已经算了起来:“我之前跟红旗聊过,他们那边出工,熟练工的话,一个月100块钱就算极多了,咱们算这次来20个,一个月就是两千,半年就是一万二,按三万走,刨税过后,剩下一万五左右,四个人分,一人3000多。”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张逸夫也没想到向晓菲账能算得这么快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