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2 路在何方
    向晓菲的表情还算沉稳,毕竟是做过生意的人,3000多也不算什么,可对张逸夫来说,这可是小两年的收入了,足够给家里买个大彩电还富裕。

    想到钱的事,张逸夫其实很心疼,厂子里那些286、386哪个不是以破万的价格采购的,如果是组装机,成本也就几千块钱而已,铺张浪费到处都是,金粉银票四处乱撒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边冒足了险,也就分3000而已。

    最滑稽的是,自己还特别高兴,特别满足,有种第一桶金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3000啊……”牛小壮眼睛已经开始冒光了,“不知道3000块钱拿手里是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牛大猛的教育方针是穷养了……貌似没怎么在儿子面前露富。上次冀北大饭店之行其实牛小壮已经基本倾家荡产了,支援张逸夫的200块是他最后的资金。

    “也别这么乐观,注册公司很麻烦,各个行业还不同,初始资金只能去找专门做这个的去借了。”向晓菲悠悠说道,“那我是不是也该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逸夫点了点头,“回蓟京注册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,老妹儿。”牛小壮起身正色道,“有困难,及时说,钱的事,不行我就找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有办法。”向晓菲也笑着起身,与她新认识的牛哥握手道,“等我消息吧,看是我先回来还是红旗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。”张逸夫也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番,握手相别。

    这本该是个及其励志的《中国合伙人》场面,可仨人楞表现成了《反派大联盟》。

    先送牛小壮回宿舍后,车上终于只剩下了兄妹俩,可以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“他家里肯定有钱,干吗不让他出资啊?”副驾上的向晓菲劈头盖脸问道。

    张逸夫摇了摇头:“一是体制内,不方便;二是我们的关系,还是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体制内职工,不方便我能理解,二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万一。”张逸夫转头定睛望向老妹,“万一做大了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做大?你们电厂又不是天天有工程,全吃了能有多大?”向晓菲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未来很大。”张逸夫自然没心思也没时间将20年后的状况铺出来,只抓住眼下说道,“拿最小的说,现在全国有条件的电厂,都在喊着达标,像我们这种只喊又没有魄力做的电厂,可不在少数。倘若我们这次达标成功了,别的电厂一打听,是委托的某某公司做的改造,这生意不就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哥,没那么多‘倘若’。”向晓菲倒算是个理智的人,赶紧给老哥浇上一盆冷水让他冷静,“你不说倘若失败了没达标,这一通折腾最后还能落几个子儿?”

    “是,说得好,当然有这个可能,但我现在这么安排,你独资,给将来留下机会,难道就不好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向晓菲闻言渐渐陷入沉默,食指点在下巴上深思过后才问道,“哥,你就拿得这么准?将来这行有肉吃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说是肉,鱼啊,虾啊,龙都吃给你看。”张逸夫颇为畅怀地大笑道,“当然,说是说做是做,也不用想那么远,把眼前这件事做好,做踏实才是最关键的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的问题是什么?

    智商?很高了。

    能力?不错了。

    性格?够野了。

    视角、高度、见识,这才是她缺的,供电局院子里长大的她,即便早早出去打拼,但此时也只得止步于倒腾皮货,依然拼不过那些老油条,那些中年人。

    人要看到自己的优势,利用自己的优势,而向晓菲,她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——

    有个来自未来的好哥哥。

    妹妹乖,哥给你指路。

    张逸夫默默望着老妹,可谓是语重心长:“所以,让牛小壮出资太不方便了,连我都不打算直接出资,就靠你了,扛过这一关,今后咱们多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感觉到了些许压力,从而调笑道:“你啊,从前怎么没见你野心这么大过,上完几年大学,要把整个系统都吃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这真不是谁都能吃的,上面那么多皇亲国戚呢,别急,先把眼前的事先做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咬的这么死,我就把家底都扔进去吧。”向晓菲依然觉得老哥是盲目乐观,只转头道,“我说到底不姓张,你爸妈可不会给我出嫁妆,这些年攒下来的钱,要给我赔进去,你可得负责!”

    张逸夫大笑道:“负责!砸锅卖铁也给你负责到底!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砸锅卖铁了~”

    二人一路说笑,气氛终于轻松下来,车子也驶到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老规矩,向晓菲拎着几包驴肉,潇洒离去,这家伙连行李都没有,一条牛仔走天下,也够利索的。

    张逸夫望着老妹离去的背影,颇为感慨,大家都说血浓于水,自己不该有这种感情的,但偏偏就是从小打架打过来,那种烙印在童年的信任让人无法忘怀,不是兄妹,胜似兄妹。

    对凡人而言,事从小做,稳扎稳打,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张逸夫回想着前世工作后第一个月拿到的1000多块钱,一直到后来麻木的月禄3000,红票子在眼前来了去,去了来,那是多么的麻木的事情。而现在为了那3000块钱的分成,却让他充满期待,不禁开始想象老版的3000块毛爷爷堆在一起该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当了**就别立牌坊,张逸夫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事,也没打算给自己一个开脱的理由,或者是正义之名,实干之功。

    至于当个穷酸的圣人,他更是想也没想过。

    拿钱,做事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你不拿这钱,你不做这事,也会有人拿更多的钱,做更烂的事,然后大家再一脚把你踹出游戏。

    再往深想一步,当你有了一定的权力后,不用你找钱,钱就会找你。

    不收?那就成段有为了,再硬气、再有风骨,最终却也报国无门。

    活在这个愈发复杂的世界,人不能那么单纯,那是对自己才华的浪费。

    与其将来收那种亏心钱,办那种操蛋事,不如亲自动手把事做漂亮,劳动所得,拿应得的那部分,踏实。

    把事做好,把电发好,把网铺好,对得起良心即可。

    夕阳下,归程中,张逸夫恍惚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一周,工作组只继续下达各类“自检”任务,旨在更全面透彻地总结问题和施工点,并没有再拼命催促各个车间施工,王振华等人见那边不着急了,自己很自然地拖了起来,张逸夫每每与王振华相见,只是打个最客套性的招呼,没一句寒暄。

    你不干活,有人干,你不领功,有人争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一周的工作重点又回到了“计划”上,在段有为的牵头下,工作组开始细化每一项施工任务以及责任点,该是自己车间完成的就要车间完成,该是外包工队做的就要让他们负责。随着熟练程度的陡增,李伟峰这边作图速度和质量也上涨了不少,最后连老段都竖起了大拇指,好好表扬了一番。

    工作组几个小伙子跟着这位老帅忙前忙后,每个人都看在眼里,但这会儿上去亲络的人却少之又少,大多数见面只是点头微笑而已,时至此刻,以王振华为首的保守老派分子依然占据上风,这是几十年的厂风、行业风气所致,国营大厂通病,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扳过来,也并非牛大猛或者张逸夫等几个人能扳过来。待改革新风吹来,该浮上来的浮上来,该沉底的沉底,一切自有分说。

    周三晚,向晓菲先一步回到了冀北,无论是执行速度还是质量,都令张逸夫和牛小壮陡然一惊。公司注册这种事情,流程走上一个月都是正常的,在这个时代她竟然三天搞定,实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一聊之下才知道,向晓菲知道这次事情急,便想方设法寻到了专门的中介,或者说是掮客来搞这件事,几万块的注册资金也是由那边暂时周旋的,一套流程下来,向晓菲砸锅卖铁把自己的两千块钱积蓄都砸了进去,就这样还是欠着钱和情呢,差的部分要到收到工程款再补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成本、这个风险,张逸夫还是吃的起的。

    一年多工资而已么!

    张逸夫强行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过后,赵红旗终于领着老乡们来到了冀北,电话联系后,张逸夫并未让他们直接来电厂,而是在车站稍事停留,先不要被电厂的人发现。当日下班后,张逸夫同牛小壮、向晓菲一同前往火车站,在见厂长前,一些事要先行商量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火车站旁的路边摊上,出现了6个完全不搭界的人共同就餐的场面。

    此番,赵红旗带来了两位明显年长的老同志。由此可见,他们老家人真的基本处于闲置状态,连地都不用种了,只求有工程干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