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3 先说利益
    此番,赵红旗带来了两位明显年长的老同志。

    其一是赵红旗的舅舅孙山盛,一个同赵红旗差不多瘦,却比他还要矮的野兽派分头中年人,穿着破旧的迷彩裤和褶皱的白衬衫,看上去有些惨,但这也许是他最好的套装了。

    另一位终于有了些东北汉子的彪悍,穿着大号的白背心,肌肉紧绷绷,让人想伸手去砸一砸,赵红旗表示这位名为范洪彪寸头大汉是村子里最能干活儿的,一个人顶仨。

    范洪彪年过三十,性子中透出了和赵红旗一样的憨直,就是那种“有饭就干活儿”的感觉。相对而言,已经四十多岁的孙山盛却显得拘谨谦卑了很多,即便面对年龄不到自己一半的小伙子,也唯唯诺诺,略显耸气。

    据赵红旗所述,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男人正是他们村子的主心骨,出去找工头寻工程,跟上面人打交道的事都是老孙在做的,也许就是见惯了某些干部领导,甚至中间包工头的趾高气扬,这才让老孙如此拘谨吧。

    随着一碗面下肚,几句话聊过,张逸夫展现出了自己的和蔼后,老孙终于肯多说些话了。

    “领导,能不能先告诉我们,这次的活儿要多少人?”孙山盛抽着自备的没有商标的香烟,畏畏缩缩地低声问道,“红旗他说他也不知道,我也不好跟村里交待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很快答道:“根据计划和工期,大概需要20-30名左右工人,这个数字现在还不能确定,毕竟你们的熟练程度和功底,我们还没时间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这个你放心。”老孙听到这个数字后,终于挤出一丝微笑,话也多了起来,他伸手拍了拍旁边范洪彪厚实的肩膀道,“咱们的人,都能一个当仨,别说彪子,就算是红旗那种小鸡子,也能顶俩。”

    “山叔你有话只管问就好了,张哥好说话的。”赵红旗直接冲张逸夫道,“哥,他们一路问我工钱的事,你能给拿个准话么?”

    张逸夫与牛小壮对视一眼后,才答道:“这个我们最近也研究过,平均来算的话,你们这行平均每人,一个月大概60左右吧?”

    “60……”老孙闻言有些皱眉,但又不敢表达出不满,只委婉地说道,“熟练工的话,60怕是请不动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点你们放心,我们这次任务重,工期急,只要你们在之后的试工中表现出色,我会帮你们争取提上一些,之后我们会有一个合同,规定好工期和人数,在规定工期内完成的话,我帮你们争取到人均80不成问题,至于熟练工还是小工,你们自己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孙山盛闻言一震,人均80的话,可就赶上给电建干活儿的收入了,比现在大家干的杂活要好上许多,又稳定,半年下来,那可是不少钱,自己这个负责揽活儿的人,也好对村里人交差,过个好年了。

    “领导,你放心,我们都是老实人,一天干8个小时也是干,干18个小时也干,来了就肯定卖命干。”老孙说着,又露出一丝迟疑,“领导,我看你人好,这会儿咱们先问一句,你说的这个80……能都下来么?”

    老孙这话问得奇怪,张逸夫有些听不懂。

    好在向晓菲明白,直接拍了拍桌子笑道:“你放心,这次是电厂的直接包工,中间没那么多抽成的,说多少就是多少,一分不少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,成,有领导这句话,咱们就放心了。”孙山盛此时终于有些动容,说了句稍微大胆些的话。

    这人也挺逗的,见谁都称呼领导,不过这次算是歪打正着了,张逸夫和牛小壮毛都不是,向晓菲可真的是个领导——蓟京恒电工程有限公司,总经理。这可是如假包换的,连名片都印了两盒了。

    那么下面的事情,就是谈公司合同的事情了,向晓菲比较会与这些人打交道,只用了最少的语言就说清楚了其间的关系,大电厂不会直接委托民间工队,必须要通过公司或机关来做这件事,然后公司再雇佣他们。

    总之,钱的事,老孙小赵你们不要跟电厂的人提,公司和电厂的账向晓菲来算,你们只需要搞清楚自己的账就可以了,说80就是80,每月由向晓菲直接结。

    孙山盛自然应了,只要自己这边能获得劳动报酬就好,他深知这行水深,能只通过这一层关系就跟电厂建立合作,已经算是最优化的渠道了,先前那些工程,别说两层三层,就算是五六层的都有过,就那么多工程款,五六层扒皮下来,能剩多少可想而知,而且还经常有克扣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一层好,自己这边也比往常能多拿一些,这便够了。

    当晚,这三位自己找了一个小招待所,三个大老爷们儿楞是舍不得钱,硬挤了一个单人间,张逸夫想出几块钱给他们换个大间,然而这个爱心泛滥任性的想法被向晓菲第一时间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别惯着他们,往后还怎么狠着管?”向晓菲如是说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狠啊!不过张逸夫也遵从了她的意思,社会经验来说,自己不如她,两世加起来也不如她。

    次日晨,这几位早早来到了厂区门口待命,约莫八点半左右,张逸夫与牛小壮便领着几位进了段有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范洪彪与老段没见过,那孙山盛却记得他,同他外甥一样,这位老孙见到段有为也是颇为激动,“领导”、“领导”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作为段有为,他自己也透出了浓浓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想不到,在这个时候,我老段还能帮上这些人一把,还能被人如此颂扬!

    无论是在良心上还是虚荣心上,老段都很满足。

    随后的时间,几人来到小会议室等待,段有为去请牛大猛,在甄甜送上茶水后不久,老牛终于风风火火地出现了,几人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坐!坐!”老牛满面笑意地进了会议室,挥了挥手道,“大家坐着就好,先谈事。”

    待张逸夫点头后,孙山盛等人才敢坐下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