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7 愤怒
    三人不得不暂时停下手中的工,呆呆望向张逸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邱凌指着张逸夫骂道:“你还有没有规矩?自己写的安全规范都不管?施工前,尤其是外人施工前一定要办工作票走手续,审核、批准完了才能开工,你找来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抡着锤头就干,疯了?”

    要说邱凌发这么大火,其实也不无道理,这段时间他完全被架空了,平日整天挂在嘴边的达标跟他基本没了关系,重要的工作都被张逸夫做了,这让他无所事事,至于牛大猛段有为点头试工的事情,他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总觉得找人试工,这是件很大的事,流程要拖很久,厂里总要讨论一下,决策一下,通知一下,自己总该知道。

    而就这么几天,张逸夫便拉来一群人干活,这绝对是坏规矩的特殊行为,连自己这个技术科科长都不知道,牛大猛一定也不知道,至于段有为,他知不知道无所谓。

    邱凌见张逸夫哑了一会儿,自己的气焰瞬间更盛,指着几人吼道:“你们,给我收拾东西走人!物归原处!要开工打报告上来!!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不出半秒,更洪亮的吼声如大浪一般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干!别理他!”

    张逸夫这话不是冲赵红旗吼的,而是冲着面前的邱凌吼的,一怒之下,吐沫星子更是喷了邱凌一脸。

    不就是撕破脸么?不就是撕逼么?老子怕你?!

    张逸夫怒目而视,此时的他也确实无须顾虑邱凌了,年轻人独有的血性和狠劲儿终于显露出来,他从前避着邱凌,是怕影响自己声誉,他出去让着水厂的人不打架,是怕给自己电厂添麻烦。

    而现在面对此厮,岂止平起平坐,自己力压一头都不是问题!

    邱凌啊邱凌,你太慢了,完全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。

    此时的邱凌,连擦去脸上的口水都顾不得了,只指着张逸夫颤颤退后,他也想不到,想不到张逸夫能突然做到这一步,他一直认为张逸夫总是顾及很多,三思而后行,藏得很深的那种人,没想到他能迈出这步,与自己直言相抗!

    面对逸夫一吼,邱凌的怒气瞬间被压了下去,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独有的恐惧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有种东西,叫气势。

    这次,轮到张逸夫逼过去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忍了他太久了,既然撕逼,就要撕得够狠,也算一解心头之狠!

    20多岁的小伙子,无名火一上头,谁他妈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吼啊?再他妈吼啊?”张逸夫一步步踏上前去,指着邱凌的鼻子吼道,“比他妈谁会吼?我让他们的干怎么了?我没走流程怎么了?**会好好过来跟我说么?吼你妈逼啊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动手!”邱凌不住向后退去,霎时间又矮了几头,只怕张逸夫一拳头抡过来。

    张逸夫自然气头更胜,一怒之下,心头压着的怨气一涌而出:“我他妈辛辛苦苦干活,找人,求人,巴结人,不敢得罪这个,不敢得罪那个,好不容易能干活了,**又出来捣乱?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是捣乱?这是安全规范工作流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张逸夫怒而一口喷了过去,“别他妈拿规矩压我,老子还没拿达标压你呢!你看我不痛快咱俩练炼!工作上的事别他妈找茬!!”

    邱凌已是退到了墙根,咽了口吐沫,双臂挡在眼前道:“张逸夫,你会好好说话么?拿自己当个人物了?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邱凌实际上已经软了,虽然说出的是反问句,但实际语气却如同疑问句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不是什么人物,我是干事的,**是干人的!!”

    邱凌呆呆护着脑袋,有些听不懂张逸夫这话,不知他是纯粹骂人还是另有含义。

    张逸夫轻哼一声,冲旁边吐了口吐沫:“该去哪去哪,别他妈碍事,往后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邱凌已经完全不敢答话了。

    此时,厂房里的人终于被吵了出来,车间主任方浩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一见二人的阵仗,便知道出了什么事,连忙领着几个小伙子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吵,有话好好说!!都是自己人!”

    方浩直接拦在二人中间,后面几个小伙子也分别架开了张逸夫和邱凌。

    一见有人拉架,邱凌立刻又来劲了,挥着拳头冲对面道:“你问问是谁不好好说话?谁吵起来的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这种程度的撕逼骂战,张逸夫是不屑一顾的,他只轻轻推开如同无物的劝架二人,径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邱凌一见这架势,这阴沉的表情,立刻又往后躲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张逸夫停在半路,看着邱凌的样子只一笑,便直接回头,不再理会这边,朝着赵红旗他们走去,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**的背影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,自然尴尬,邱凌刚才本能使然,怂逼操行已经暴露了,此时也没必要再指着张逸夫说些什么了,只好拉住方浩说事儿。

    “方主任!你说说谁有理,他私自找外人动工,一个报告没打,我这边完全不知情,有没有这么做事的?!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这个……邱科长息怒……”方浩是明眼人,此时只无奈一笑,劝慰道,“逸夫跟我打过招呼的,达标的事情,毕竟急,而且是试工,工作票手续下午再补吧,不成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说补就补的啊……”邱凌捶胸顿足道,“谁知道这帮人有没有资质,力工、电工、焊工,这都是有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邱科长……”方浩终于有些看不过去了,凑到邱凌耳边小声道,“这次的事情……是厂长和段总点过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????”邱凌眼睛瞬间瞪大,不可思议地望向方浩,“怎么可能?什么时候?不开个会研究讨论一下?”

    厂房周围的人见邱凌这戏剧化,喜剧性的表情,都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达标,急。”方浩不忍再打击邱凌,只拍了拍他,让他自行离去,“我一会儿帮你好好骂骂逸夫,确实应该先走流程的,你看成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是规矩?厂长就是规矩。

    怎么走流程?厂长点头就是流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国企冗长繁杂的程序中,有厂长这样一位存在,实是大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邱凌这会儿也知道了,这次怨不得别人,只能怨自己了。

    一怨信息来得慢,下面没有心腹,上面无大腿,没人告诉自己竟然有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二怨自己太想当然了,没想到请外人施工这种事竟然连个会都不开,就这么搞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其实都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令邱凌最受伤的是,他今后恐怕再无理由,也再无机会与张逸夫抗衡了,刚才张逸夫的底气十足,怕是早已和厂长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自己十几年没做到的事,处心经营小心打理的事,被张逸夫一个月之内做成了。

    邱凌此时只恨张逸夫狡猾,会抱大腿,懂得奉承马屁。

    虽然张逸夫确实狡猾,确实会抱大腿,确实会拍马屁,但其实在这方面的功力并不比邱凌高明太多,现在这样的局面,并不是邱凌抱大腿输了,而是因为他做人输了,做事输了。

    领导自然有喜欢阿谀奉承的一面,但也必然会有务实公正的一面,厂子是要运转的,是要干活的,是要达标的,你邱凌马屁拍得好,但谁也不敢得罪,不干事儿啊?说个达标一年了都不动弹,牛大猛听他的马屁还能舒服?

    反观张逸夫,来厂一个多月,三件漂亮事做出来,连资历最深的段有为都赞赏不绝。

    你是领导,你要达标,你用谁?邱凌拍马屁拍到天上,能让牛大猛出功绩?

    当然,邱凌绝不会想到这里的,他如果能想到,他就不是邱凌了,这次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邱凌反倒希望张逸夫真的打自己,揍自己了,这样好歹会给他个处分,弄得重一些可能背处分、调走等等,那该多好?

    该打!出手越重越好!

    方浩见邱凌呆滞半天,只得冲手下道:“小钱,你送邱科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又转望邱凌:“你先回去,我去训训张逸夫,马上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邱凌没再说话,就这么被扶走。

    正好,牛小壮也推着台钻过来了,看着邱凌的表情,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边,张逸夫冲停工半天,看了半天戏的三人道:“都说了叫你们开工,咋还看着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赵红旗这才知道,撕逼已经结束,连连笑着说道,“哥,我知道晓菲姐这横劲儿是跟谁学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,真横起来还是他厉害。”张逸夫也是挠头一笑,“红旗啊,怎么每次一跟你说话,就那么像踹你呢?”

    “别别!哥!我这就干活!这就干活!!”赵红旗露出了惯有的欠揍傻笑,赶紧回头喝呼起来,重新开工。

    三位工人由此开始继续挖土。

    经过这事,他们不免窃窃私语,孙山盛借着嘈杂的声音轻声问道:“红旗,这小伙子可不简单,敢跟领导这么叫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早说了,张哥这人靠谱!跟着他干准没错儿!你还没见识到他真厉害的时候呢!”

    “能比刚才还厉害?”范洪彪惊道,“那瘦子过来吼的时候,我都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不是说打架。”赵红旗偷偷回头瞄了一眼正看别处的张逸夫,小声道,“张哥最厉害的还是脑子,什么都知道,知道过去,还能跟你谈将来,好多事我虽然听不懂,但从他嘴里出来,那就是真真儿的。别看他一直在大学里,但咱们东北的事情他也都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神了……”孙山盛眯着眼睛望向张逸夫那边,“不简单,瞧着岁数……将来还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觉得张哥,可能是咱这辈子能碰到的最大领导了。”

    范洪彪茫然问道:“最大?最大的不是电力部的那个处长么?张哥再厉害,也连科长都不是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现在了?等好儿吧!”赵红旗此时已是充满了干劲儿。

    他坚信,自己的好运来了,贵人来了,全村的希望来了。

    只要跟着张逸夫走下去,按照他指的路走下去,自己错过的东西,失去的东西,都可以补回来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