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78 人言可畏
    哄走了邱凌,方浩同牛小壮这才走了过来,改劝张逸夫这边。

    “方主任,刚才咋了?”牛小壮显然是最好奇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呛呛起来了,这两个人,在所难免吧。”方浩无奈摇了摇头,走到张逸夫身后道,“行了逸夫,别摆臭脸了。”

    由于之前打群架那晚聊得比较多,外加在工作上二人实际上互相暗帮过一次,方浩说起话来自然随性了一些。

    张逸夫的气儿也早就发泄痛快了,此时自然不该再拿架子,这便回身笑道:“辛苦方主任了,还得哄着他走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方浩尴尬一笑,站在他的立场上,没法说太多的东西,只得嗖了嗖嗓子,提高音量,过场性地说道,“逸夫,这种工程,还是要走流程的,你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补,中间要去邱科长那里签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,这就补。”张逸夫笑着点了点头,放低姿态,卖方浩一个面子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,我带你走流程。”方浩听张逸夫应允才放松下来,转而冲牛小壮道,“那小壮你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牛小壮一口应了,推东西着便往施工处走去,对他来说,这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。

    后面几个电气车间的人,在方浩的暗示下,也纷纷上前帮忙,焊接、切割这些专业工种他们不拿手,帮忙挖个土,拿个工器具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要不说这位方主任会做人呢!卖不了多少力,还领了人情,出事调停一下给各方位台阶,谁会记恨这种人?

    张逸夫同他一路走向办公楼,在只有他们二人的情况下,气氛开始变得微妙。

    厂内的中层领导,无非三种情况。

    一种是修仙儿,代表人物就是张琳,没什么可图的,也没必要争什么,别人更不会惹她,分内之事随便做做混着就好。

    一种是卖力,其中的典型自然是王振华,检修这种事情虽然关键,但其实是费力不讨好的,你检修十年处处平安无事领导也不会在意,认为那是应当的,而你出一次事就够死几次的了。久而久之,检修的人也就形成了王振华的这种性格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所有的责任与危险,都要使劲推脱出去。长此以往,此起彼伏,检修的人在领导心中的地位无疑水落船沉。实际上达标的事情,正是王振华表现的一个机会,翻转时运的最后良机,但他的行为早已形成惯性,毫无疑问地放弃了这次翻身。

    第三种,姑且可以称之为“少壮派”,其中的翘楚便是方浩与邱凌这两位,虽然他们都已年过四十,但在这个时代的冀北电厂里,他们仍然是毫无疑问的少壮派。由于前两种情况的中层,一种是无心争,一种是没实力争,因此争风吃醋的重任无疑就落在了少壮派的头上,进步的名额和机会是有限的,人却是很多的,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电厂内中层领导的微妙局面,也是每个国企机关中都存在的微妙局面。

    正所谓,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正所谓,屁股决定脑袋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世界观决定方法论。

    走了半分钟,方浩终于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:“逸夫,有的时候该低调,还是要低调一点的,邱凌毕竟是领导。”

    方浩是聪明人,自然能看出现在的局面,在达标考核验收之前,在这里牛大猛第一,他张逸夫就是第二,万不可惹!因此他哪还有心埋怨张逸夫,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成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张逸夫回笑道:“呵呵,方主任说得没错,可不管你信不信,这次是邱凌吼起来的,我要不表示表示,怕是以后他还要找茬。”

    “嗨……这样吧,我找机会也劝劝邱凌,你们两个尽量少摩擦。”方浩说着,话锋一转,“逸夫啊,在厂子里,该低调的地方,可不仅仅是工作关系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逸夫一愣,心下嘀咕了一阵,实在想不出方浩想表达什么,难道是外包中间的事情?不对,方浩不会这么傻来捅这个马蜂窝的。

    方浩见张逸夫一脸茫然,只得尴尬笑道:“有可能是我理解错了吧,我要是说错了,你别介意,都是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方主任直说,我这人什么意见都听得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方浩叹了口气,避开张逸夫的目光道,“逸夫,你是咱们厂的青年才俊,现在又这么受领导重视,若是在……在这个男女关系上,生活作风上出现问题……对你总是不太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生活作风??”张逸夫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方浩只觉得张逸夫不该傻到这份上,只得再进一步,“据说,王小花跟你回了趟蓟京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逸夫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王小花这人是很开放的,张逸夫又是来自21世纪,结伴出游一趟本不该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但若放在这会儿,放在“不已结婚为前提的恋爱,就是耍**”的这会儿,怕真的是作风不正了。

    要真是恋爱嗅蜜那也罢了,可张逸夫明明啥都没做。

    “方主任,这事情都传到您耳朵里了?”张逸夫有些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方浩摇头干笑道:“没办法,咱们厂就这么几个女的,你跟王小花又都这么突出,自然传得快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又略显犹豫地说道:“算哥哥多句嘴,说错了你别介意,搞对象的事,该是慎重一些的,咱们不说场面话,逸夫你早晚要离开我们冀北,去电管局或者部里的,搞对象又不结婚,将来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方浩这次真的算是激进,为了经营与张逸夫的关系,竟然说出这种得罪人的话,在他眼里,张逸夫是不可能看上王小花的,所谓的厂花,也只是一厂之花,外面的世界杜鹃牡丹还多得是。如果只是为了打消寂寞,跟王小花随便玩玩,怕是会为张逸夫的仕途埋下隐患,方浩也算是帮张逸夫排雷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这次听过方浩的话后,并未像面对甄甜时那样立刻反驳,只是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言可畏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说?”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