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81 自家商谈
    下午二时,张逸夫的办公室中,他与老妹儿惬意地晒着太阳,像是两只午睡的懒猫。

    谈判是什么?扯皮,争利益,推包袱等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可自己人之间,还谈个屁啊。

    张逸夫直接拿出了之前的达标计划,只需稍微改一改,便是合同的技术细节,再缩短一下工期,可以说他要求到什么地步,便是什么地步,因为向晓菲完全看不懂,更不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慵懒之间,向晓菲嘴里突然吐出一个数字:“三万五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张逸夫放下手中的材料惊问道,“老牛跟你吐露过工程款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去他办公室的时候就聊过了。”向晓菲这才将实情吐露给张逸夫,“这么痛快的领导,我还是第一次见……估计是看在他儿子的面子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万五,比想象中的还要高……”张逸夫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兴奋之情。

    这钱是给家里买彩电呢,还是弄个冰箱洗衣机啥的,亦或是想办法出国玩一圈?

    这是个问题!

    “别那么早就臭美。”向晓菲随即将冷水倒了出来,“牛大猛说得清楚,没完成任务,工程款是要对折的,而且最后一期的工程款,要在达标验收后才打来,过不了只有三万。”

    “三万也够多了!”张逸夫不由得哈哈大笑,他不由得开始感叹自己有些腐化堕落了,可千万不能见这点小钱就眼开,一番自我心灵鞭笞后,他才正色道,“只要红旗他们村其他人没太大问题,达标是绝对能成的,每个细节我都分析过了,一个个做,一个个改,绝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当年还说考清华没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扯。”张逸夫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么无聊的话,只得挠头笑道,“毕竟高考的题是考的时候才知道的,而达标的题,我们现在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见张逸夫这么自信,向晓菲也不由得美了起来,“我当年那么拼命的搞皮货,跑南跑北的,还得跟老毛子打交道……没想到,赚这笔钱这么容易,我就走走过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废话,压力都在我这儿了。”张逸夫笑骂道,“晓菲,你也要控制好这帮人,丑话说前面,他们村难免有人穷志短的,不一定好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帮你分担的,哪能真的白拿钱?”向晓菲笑着起身走到老哥身后,帮他揉起背来,“诶,你之前说,这次要是做成了,会有很多电厂找我们做同样的工程?”

    “铁定的。”张逸夫闭目养神,一面享受着按摩一面得意笑道,“到时候,这就是卖方市场,全国能干这活儿的就你们独一家,有了冀北电厂达标的金字招牌,指定一堆电厂抢着雇你们,别说三万,你们开五万,十万都有人做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?”向晓菲手已经开始发颤了,在这会儿,十万的概念可不比将来的几百万差,“干这些活儿,能赚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任何行业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是这样,赢家通吃。”张逸夫回头正色道,“晓菲,这次真的要认真,不能玩玩而已,这件事做漂亮了,哥的仕途也稳了,你的钱途也有了,这辈子这样的机会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见老哥这么认真,见之前的幻想竟然如此稳固地化为现实,心下的一股闯劲儿,一股决心也燃了起来:“哥你放心,我决计管好那帮工人,你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一边春风得意,摩拳擦掌只求大展宏图,楼下办公室可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对于某两位而言,达标这件事,好像跟他们半分关系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邱凌请来了王振华,二人一面叹气,一面干抽着烟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近期一系列的事情,都将这二人推向边缘,张逸夫迎头直窜就不说了,关键是这个事态变化的大潮中,愣是让方浩钻了个空子,邱凌与王振华的迂腐思维让他们慢了一步,没有抓住该抓住的机会,到这会儿他们才反应过来,冀北电厂跟其它地方不一样,厂长是牛大猛,一往无前的牛大猛,小心求无过,更大胆求有功的牛大猛。

    混日子,在他牛大猛面前是一文不值的。

    搏前程,牛大猛喜欢这样的。

    张逸夫年轻,又是大学生,搏就搏了,当他们发现方浩莫名其妙参与进来,潜移默化地经营着其中关系的时候,才真正感觉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整个电厂,有流动红旗,有达标锦旗,而电厂中的车间,也是要评优的,中层领导也是要评优的,像王振华这样的,即便不图晋升,也该为工资着想,就算不图工资,也该为退休金着想,这年头退休金跟工资可是直接挂钩的。

    好事若是都落到张逸夫和方浩头上,这二位可就有的哭了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,就有战争,邱凌坐不住了,他不能再坐以待毙,靠自己的力量,靠头衔单纯的官压一级,是根本无法与张逸夫抗衡的。他需要伙伴,需要经营,需要心计,需要玩**传。

    终于,邱凌还是打破了沉默:“老王……张逸夫施工的事情,找过你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王振华抽着烟,只干笑一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我也是都开工了才知道的。”邱凌立刻领会到了王振华的怨念,就像张逸夫通过某种方式立刻拉近了与牛小壮的关系一样,邱凌也如法炮制,“你说咱厂里,哪有他那么搞的!之前说用谁就用谁,说压任务就压任务,现在更过分了,直接找人来施工,这让别人怎么看咱们?”

    “狂的,我见得的多了。”王振华随之又是一阵哼笑,“邱凌,那小子成不了事儿的,太狂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哥啊……”邱凌很清楚,王振华跟他一样犯了轻敌的毛病,“确实,一般地方,他那么搞没戏,可现在厂长想达标想得急红了眼了,他就利用这一点拿准了厂长,现在厂长对他恨不得惟命是从,再这么搞下去,咱们的工作还怎么干?”

    “大猛也是。”提到牛厂长,老王的气儿就更不打一处来了。

    他资历比牛大猛老,还算他半个师傅,凭啥大猛就当上厂长了,自己还是个车间主任?一般人失败,都不会在自己身上找毛病,都得归于外力,王振华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想到此,王振华的话匣子终于打开了,转而倾诉:“大猛一直着急,什么都急,这次连那毛头小子都敢用,栽个跟头,对咱们谁都不好,对不?”

    邱凌见对面动容,立刻顺着他的话倾泻下来:“可不是么!半年下来,弄得民不聊生,万一,我是说万一,万一达标没通过,花了这么多钱,用了这么多资源,往后上面电管局的人对咱还有好脸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事儿我一直也想找人说呢,但厂长太坚决,没机会说,没想到你也是这么想的!咱们这行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大猛这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啊!这次这么多打破常规的事情,用新人张逸夫,又让不受上面人待见的老段主管,这帮人凑一起,指不定做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样!”邱凌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,一拍桌子,“今天下班,咱哥俩喝两口去,我再叫上徐厂长。”

    “徐厂长?”王振华闻言愣了一下,“老徐……怕是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是个老实人,这种私下的发泄式埋怨,若是副厂长凑进来,那可就变味了,王振华进取心虽然有限,但论到自保,还是有种天生的直觉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老哥要觉得不方便,那就不叫,主要徐厂长原来也跟我表达过这方面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老徐也……”王振华眼睛一眯,随即暗笑道,“这样,今儿咱哥俩聊,约徐厂长,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成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感谢teng1861、大连123、天行X、竹取の辉夜贤者、非池中、大通吉祥等朋友们的慷慨打赏,感谢祥云叔成为盟主后依然天天打赏,观看,感谢大家的推荐票鼓励,这一切都很受用!

    书真棒、(稻草人)等几位朋友每章都赞,也让人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最近老婆怀孕,产检安抚什么的比较耗时,不过更新是不会少的,只是存稿有一些消耗,我会在明年1月1上架前尽量多存一些,能爆发就爆发!另外有育儿经验的爹们,欢迎进群默默指导我一下,这方面很没自信!

    给您添蘑菇啦!要形成每天下意识投推荐票的习惯哦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