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82 大我与小我
    之后几天,张逸夫忙于合同的事情,工作组其余几人则继续督促工作,虽然这次外包的流程已经突破常规走得非常之快了,但国企毕竟是国企,合同技术上、商务上条款的推敲、商讨会议,走流程,财务调账,依然耗去了大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一整套过程张逸夫也是第一次亲自经历,前世的值班员搞这一套还是有些难度的,好在因受牛大猛父子的牵扯,张琳对这件事也格外上心,这才算是顺风顺水,在周四做出了完全版的合同。

    甲方冀北电厂,乙方蓟京恒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会议室中,牛大猛与向晓菲作为甲乙双方负责人,分别交换合同签字盖章过后,亲切握手,合约达成。

    这个合同,可是张逸夫精心设计的。

    坑电厂的事,绝对没有,一切工期任务要求都是绝对严格的,这方面他没有徇私,也没有给向晓菲留下余地。只是在一些小地方,为恒电工建争取了更多资源。

    最大的难点,其实并非人力,而是设备工具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这部分东西都要外包公司自己准备,电建中用到的设备工具,都是价格高昂,而且很难找的,反观咱们恒电工建流动资金已经就剩下两位数了,怕是采购两把锯子铲子就破产了。

    因此合同中注明了这些器具、耗材需要电厂提供,原因很正当,咱们公司在蓟京,为了这么一个半大不大的工程把本公司昂贵的设备都运过来,成本太高!由于电厂大多数设备都是现成的,这条牛大猛很自然地答应了,他心里也清楚,这三万五都是施工费,如果包施工器具及材料耗材呢就海了去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另一个做过文章的地方,就是打款时限。

    预付款什么时候来,验收款什么时候来,通过达标后最后的尾款什么时候到,他都尽量能提前就提前,努力不要进入国企欠账的可怕循环。

    牛大猛毕竟聪明,他坚持设定了达标尾款这个东西,实则就是在牵制向晓菲。

    钱,你能赚,但活儿必须好。

    达标成功了是一份钱,达标没成功是另一份钱,你自己掂量着这活儿怎么干吧!

    由于电厂是绝对强势的甲方,向晓菲自然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,即便是张逸夫,也完全不敢在这里点上插嘴,或者去诱导牛大猛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,这一点也许根本不是给向晓菲看的,而是给自己看的。牛大猛明白自己与向晓菲走得很近,怕就怕干这种左兜出,右兜进的事情。

    厂长的潜台词八成是这样:

    你们的猫腻爷都知道,活儿干好了爷就当看不见,干不好就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这太务实了,符合牛大猛的作风。

    当然,张逸夫也必须有达标成功的自信,绝对自信,这才敢让向晓菲应了这一条,敢让她签字。

    签约完成,尘埃落定,张逸夫牛小壮等人皆是深深吸了一口气,想不到原本只是在设想,在空想的事情,竟然在一周内成为现实了,几个毫无这方面经验的年轻人,在老段的带领下,在东北工人的帮助下,真的签下了这一单。

    几十年后再看,这也许不是什么大单子,其数额甚至不如一个小小的家庭装修工程。

    但对于眼下的这些年轻人来说,这一步便意味着无尽的可能。

    正当张逸夫摩拳擦掌,准备各种加班超额监工,提前完成任务的时候,老段将他独自叫到了办公室,把几沓厚材料往前一推。

    老段也做出了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,稳稳说道:“下周就开会了,你稍微学习一下吧,有不懂的地方随时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会?”

    “电力安全生产大会啊,全国的,忘了?”段有为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,“也罢,也罢,最近你任务重,事儿多,压力大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一拍脑袋,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会,早知道跟达标赶在一起,自己肯定就拒了,出那个风头干嘛。可如今大会的事已近在眼前,冀北电厂只有三个参会名额,厂长总工加自己,自己若是表示达标形势严峻,咱去不了,就好像在说达标的事都是老子在做,开会之类的屁事你们去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肯定不能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给忘了……”张逸夫不好意思地挠头道,“段总,咱们哪天出发?”

    “下周二正式开会,咱们下周一晚上火车即可。”段有为颇为正色地说道,“逸夫,这次大会部里的领导会出席,各电管局、电力局的领导也都在,切莫像上次咱们厂的例会上那样太过高调,人外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一定,我怎敢在部里专家的面前班门弄斧?”张逸夫嘴上谦和万分,心里其实还是有几分蠢蠢欲动的,他自己也真的想知道,凭借自己现在的知识和见解,对系统中实打实的专家,到底谁能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**罢了,就算自己真的举世无双了,身份依然是一个电厂的技术员,在全国大会上捣乱不是找死呢么?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老段好像看出了张逸夫的纠结,摇头轻笑道,“在部里,我还是有一些能说上话的老朋友的,上次你说的那个九滩电厂监控的事情,我可以介绍你过去私下沟通一下,看看他们见解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逸夫瞳色一闪,心中已经爱透了这位实在的总工,“段总放心,我这周末,抓紧时间准备准备,绝对不丢咱电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咱不咱的,电力系统都是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段总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段有为话锋一转,又透露出了一些更多的事情:“可是偶尔……大家在理念上会有一些分歧,免不了讨论,当然这不会发生在大会上,之后会有小会,咱们在私下交流的时候,看你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段有为的话,张逸夫是不可能听不懂的,有老段引荐,自己能跟其它专家有所沟通,而且不是严肃的大会场发言,这是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方面,自己有机会进入更大领导的视野,只要表现得当,仕途上无疑机会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在将来电力系统发展上,学术派难免有些分歧,纯论学术,不讲人际的话,老段在其中显然是有一个队伍的,我们姑且称之为“自动化”队伍,另一派则是“保守”队伍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未来十年之内,自动化会大范围应用,支持“全面自动化”的学术派系会获得全面胜利。

    即便老段坚信这一点,但他毕竟不是来自未来,无法看到这个事实,因此他需要自己出工出力,促进这个过程的达成。

    此时,他内心的小算盘终于暴露了,原来强行拉张逸夫参会,只因看上了他在计算机、自动化、电厂监控等领域的专业知识,希望他能站在自己这一派,做出一些力所能及的努力。

    老段的这个小算盘,几乎是不会冒险的,因为邱凌去了肯定屁都不会放一个,张逸夫好歹懂很多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老段的视野无疑比牛大猛更开阔一些,更高远一些,更飘忽一些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——

    牛大猛为了自己的牛逼而奋斗。

    段有为为了电力系统的牛逼而奋斗。

    这两位虽然方向不太一样,但无论是牛大猛要自己牛逼,还是段有为要整个系统牛逼,貌似张逸夫都是其中一个不错的助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的张逸夫,唯有感谢上苍,感谢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刘建网处长。

    谢谢老天让自己到了冀北。

    假设还是这个电厂,高管是王振华、邱凌那种性格的人,恐怕自己要出头会晚上很久很久,而偏偏冀北电厂是老牛与老段的组合,务实与理想的平衡,同时他们都积极进取,这让张逸夫成了香饽饽,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逸夫眼前的路已经很明朗了。

    帮老牛达标。

    帮老段实现自动化理想。

    这之后,用不了多久,自己就可以成为下一个老牛,或者下一个老段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是当老牛还是老段呢,最完美的是老牛加老段……这是一个复杂的人生命题,张逸夫此时可懒得想,没工夫想,因为向晓菲那边又有新麻烦了。

    即便老牛已经授意过,电厂这边的一万块钱的首期工程款已经以支票形式交付,但这种对公支票无法立刻兑现,需要等待几个工作日,当然这也与时代有关,这时代的银行系统同样面临着自动化难题,效率堪忧。

    张逸夫这边,钱早到晚到无所谓,可对向晓菲就没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计划雇佣的三十个工人,都是要吃要喝的,就算跟电厂关系好混电厂食堂,就算跟电厂关系好混电厂宿舍,那工钱也是要给的。尤其是孙山盛,这人虽然很耸,但是很稳,坚持要求向总必须至少先预支一周的工钱,才会把老乡都叫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?因为火车票也是要钱的……他自己和范洪彪可以白跑一趟,可以被骗,但不能害得全村白折腾,火车一来一回的钱,对他们来说亦是不小的数目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