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83 卖!
    向晓菲也清楚,与他们到底是雇佣关系,要真金白银说话,至少要让他们先看到钱,之后再月底结这都好说。孙山盛这种有经验的老工,全村的主心骨,更是知道某些包工头的可怕之处,甚至他们给国企临时干活,偶尔还会面临拖欠工资问题,更何况刚刚认识的向晓菲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向晓菲全部资金已经用于公司注册,且负债累累,张逸夫也早已负债累累,牛小壮最近也将家底儿都砸了进去,只剩吃饭钱而已。

    而孙山盛在这方面咬的是很死的,不见到钱,就决计不给老家打电话叫人来,当然他虽然坚守这一点,可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求着说的,把多年来被各种拖欠工钱,甚至不给工钱还被揍的痛苦经历说了个尽。

    即便是晚饭过后,在闲置的旧宿舍楼,他依然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“领导,向总……我们那可是一个村的劳力啊……我担负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舅,张哥和晓菲姐都是好人,绝对靠谱,你就先叫人来吧!!”单纯的赵红旗则跟舅舅唱起了反调,“前面搞公司的事情,他们资金都进去了,手头也很紧的,等电厂的钱打过来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红旗,你出来的日子少,还不懂……”孙山盛这话虽然冲着外甥说,实际上却明显是说给张逸夫他们的,“开工叫人的时候,谁都信誓旦旦,说工钱没问题,可一到支付的时候什么幺蛾子都来了,什么资金断链,什么上游机关不给打钱,什么钱到了立刻就给咱们,都是这种说辞,红旗你不知道,有那么几百块钱,我到现在都没追回来呢!”

    “舅,电厂那么大,逸夫就是这个厂子的,他还能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跑不跑的问题,我们村里人,哪敢找电厂要债?我这么多年跑来跑去,可没少挨打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、牛小壮和向晓菲听着二人的一唱一和,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怪不得孙山盛,这社会鱼龙混杂有圣人也有败类,他们只是靠劳动养家糊口的工人而已,在工钱上防人一手,实属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逸夫只得上前安抚道:“盛叔,你先等等,我们出去商量商量,看能凑出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一人20的预付工钱,真的不能再少了。”孙山盛依然苦求道,“咱们从东北来这里的火车站票都不止这个数儿,您大人大量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陈然一叹,拥着向晓菲和牛小壮暂时出了宿舍,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牛小壮第一个说道:“我不瞒着,手里就不到100块钱了,等着下个月工资呢,实在不行……我就管我爸要去,我上班后就没管他要过钱……这次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厂长要不好。”张逸夫很快摇了摇头,他倒并非是觉得找牛大猛要不好,只是希望跟牛小壮尽快撇开金钱上的关系,否则今后麻烦会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金钱虽然能铸就友谊,但更多的时候是在毁灭友谊,他很珍惜与牛小壮的友谊,所以不想再扯上更多的金钱往来。

    张逸夫接着说道:“那边30个人,每人20,我们得先凑出600,才能让他们立刻过来开工……晓菲,那边支票什么时候能兑现?”

    “我去那破银行想半天办法了,由于公司是蓟京的,中间转账有很多麻烦,怕是一个礼拜都悬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钱……钱……钱……”张逸夫想不到,自己被600块钱难住了,早知道上次跟牛小壮出去吃饭,就不要去冀北大饭店了,驴肉馆就好。

    向晓菲看着他的愁样,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,想要活钱的话,办法还是有的,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做,那么搞的话600块钱应该问题不大,就是稍微有点犯法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望着老妹那古灵精怪的邪恶表情,各种肮脏的勾当悠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不能犯法。”张逸夫警惕地捂住自己。

    牛小壮却立刻好奇起来:“妹子,犯什么法啊?抢劫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你们?”向晓菲看着二人哭笑不得,“你们心里我就那么坏啊?”

    牛小壮傻笑道:“瞧你说的,这不叫坏,叫油!”

    “再说!”向晓菲看他那贱样,转眼便要用出对付赵红旗的招式。

    “别别!不是油,是聪明,冰雪聪明!”牛小壮嬉笑躲开,口中追问道,“你就说吧,到底怎么犯法能弄来600块钱。”

    向晓菲嘴角一扬,笑道:“卖!”

    张逸夫一口水已经喷了出来:“说什么呢你!咱们卖艺不卖身!”

    “卖身?卖啥身啊?”牛小壮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什么呢?我说的是卖衣服啊!”向晓菲不可思议地望着二人,“我这次给我哥带来一堆皮货过冬,着急用钱就卖了呗,我看这种品质的俄国皮货在冀北很少见,应该好卖,外加我自己压箱底的一些衣服牛仔,也都是新的,卖贱一些,总共600问题不大。就是要违章摆摊……稍微有点犯法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!聪明!妹子脑子就是灵啊!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聪明……”张逸夫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捂着胸口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到底在想什么?”向晓菲反问道,“我说完卖你怎么那么大反应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逸夫感到很惭愧,用自己肮脏的心灵揣测纯洁的老妹,该打。

    关于小小的违章摆摊的问题,牛小壮给出了一个终极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全冀北总共人口才十几万,可光是冀北电厂就有足足五千!

    还出去跑什么?就那么多皮货牛仔,自产自销不会么?

    人脉和身份,此时发挥了决定性作用!

    牛小壮在几个宿舍楼奔跑一圈,吩咐所有自己熟悉的兄弟去宣传,然后那几十口子各车间骨干如法炮制,再奔走相告,再继续宣传。

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,在公子爷的号令下,整个宿舍区都被动员起来,有闲钱的人们都一窝蜂涌向闲置的宿舍楼下,传销的雏形就这么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地摊,早已摆起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