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84 预料外的第一桶金
    “飙泪大甩卖!”

    “俄罗斯进口皮货,莫斯科款式,圣彼得堡的内涵!”

    “另有新潮牛仔!高端皮带!”

    “两块钱!你买不来吃亏!两块钱!你买不了上当!”

    张逸夫也算不遗余力了,连二十年后的各种无节操广告词都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番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自己准备留着冬天穿的皮货也都赔本放送。

    皮大衣,裘皮,厚皮带,牛仔套装,老毛子大头儿皮靴,这些都是在冀北这种城市很难看到的东西,在这个物流相对落后的年代,很多新潮的东西都只能在京沪广出现,冀北这种四线城市,连商人都鲜有光顾。

    这回算是走运了,大皮货商向晓菲来此一游,虽然货不多,但足够激起这帮饿汉的热情,饥饿营销,就这么几件,多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一帮小伙子,外加几个女孩都围在摊前,摆弄起这些新鲜货来。

    “逸夫,这鞋好像穿过的啊?”

    “肯定穿过,要不进口皮鞋能卖这么便宜?回家一擦就跟新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牛哥,你帮我看看这皮夹克合身不合身?”

    “合身,肯定合身!”

    “那这袖子怎么这么长啊?我都看不见我手。”

    “皮货会缩,穿两次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样无责任无良知的营销下,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,摊子上所有上眼的东西已被抢购一空,只留下几只破袜子,旧皮带一类恶心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逸夫只恨自己明码标价,若是拍卖的话,估计能卖上更好的价钱,他自己也没想到,小小的皮货竟然能当奢侈品古董来卖。

    看来,人们对于购物是很**的,冀北同志同样如此,电厂生活区的朋友更甚。

    三人也算有趣,牛小壮搞定渠道推广,向晓菲搞定货源资本,张逸夫搞定营销执行,莫名其妙地完成了一次现代高端企业的分工,CEO、CTO和COO配合得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一直到宣布收摊,依然有不少人刚刚闻讯赶来,面对一堆残羹冷炙不免失望,觉得白跑一趟,其中更有甚者瘾被勾上来,不买不舒服,连张逸夫穿了四五年的“鹿皮带”都给十块钱抽走了。

    鬼知道那是用什么皮做的……只要买家觉得那是鹿皮带就够了,反正这辈子也不会有人拆穿这件事。

    三人收完摊,找了个僻静房间,将刚刚赚到的钱通通铺开一数,着实乐得够呛。

    1190块钱,到手!

    600块钱给预付的工钱之后还大大的富余,自己这三人到冀北大酒店奢侈一把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晓菲,你赚钱这么容易呢?!”牛小壮握着钞票,张大嘴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容易你试试?”向晓菲哼了一声,“这是你们电厂好散货,饥不择食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比较清楚,这年景做服饰生意真的很容易,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,他也跟着问道:“晓菲,这批货你大概多少钱进的?”

    “不好算。”向晓菲摇了摇头,“我在那边是做小买卖的,就是跟俄国民间交易,他们有的时候要人民币,有的时候干脆啥都不要,以物换物,尤其是在火车站的时候,他们在窗户里往外扔皮货,我们往里面扔日用品和吃的,最夸张的一次,有一个南方人用一个西瓜换到了一件裘皮大衣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瓜?金西瓜?!”牛小壮听得完全傻了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普通的西瓜,我也是听说的……老毛子么,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催问道:“你给个大概,大概值段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向晓菲嘟囔一阵,摆出了三根手指,“300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300?”牛小壮又傻了,“转手1200?”

    “一般卖不到这么高,散给零售商的话也就散五六百,自己卖也就卖八九百,是你们电厂太实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啥啊!”牛小壮满脸不解,“就算是俄罗斯皮货产量高,那也是皮衣啊,一件大皮衣在本地就值五六十块钱?”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明白,他们的货币好像起伏比较大,自己人都不愿意持有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笑道:“这牵扯到卢布崩盘和国际汇率的问题,外加民间情绪与恐慌,实际上我们拿着100块钱去俄罗斯,能顶200、300那么花。”

    牛小壮听得一知半解,他也没指望自己弄明白,总之大学生很厉害就对了。

    随后,三人分好钱,一起上楼,将600元巨款亲手交付于老孙手中。

    老孙拿到钱,立刻感激涕零,险些给三人跪下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坚持要跟他们签一个用工合同,也就是二次外包的合同,向晓菲却是不肯,一是流程太麻烦,二是走税之类的事情,容易出问题。

    张逸夫心里倒也相信赵红旗这帮人,嘴上又拗不过向晓菲,便只得作罢,他真的想正规,但现在没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搞定这件事,牛小壮领着孙山盛去打长途电话招朋引伴,向晓菲回女生宿舍休息,张逸夫则独自回房,寻思起全国安全生产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自己是参加过一些会议的,即便是前世小小的电厂值班员也能参会。

    20年后,随着通信的发达,电力系统内部的会议规模也越来越大,传说最夸张的一次电网会议,全国足足设立了上千个可视会场,数百个电话网络分会场,近十万人收听大会。当然那是电网的会,跟张逸夫所在的电厂是两个系统,不过张逸夫也曾有幸坐在自己电厂大会议室的角落,一睹自己所在发电集团的大哥芳容。

    就这个大会来说,该是流程性的,领导轮流讲话做报告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也是没办法,参会人员越多的会议基本就是通报、报告、贯彻要求、典型发言等等,没有自由发言的安排。相反,参会人员越少的会议反而越有内容、有专题、有研讨,越能出成果。

    很显然,总BOSS亲自坐镇的大会场并非是彰显自己的地方,段有为所说的那些分组会场,或者是私下交流,才是扬名立万的地方。

    混电力系统,无非技术口与管理口两个方面,管理口的事情自己现在还无权参与,那是牛大猛的事情,能跟着段有为在技术口混个脸熟儿,那便是最好的结果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