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086 秘密任务
    由于张逸夫轻车熟路,原本坐火车赶往蓟京的计划变成驾车,此番冀北电厂排出的阵容是牛大猛、段有为以及张逸夫,这一路四个多小时的时间,三位少不了交流沟通,实际上这正是给领导开车的乐趣,正所谓日久生情,你天天在领导眼前晃悠两个小时,只要你别太蠢,今后什么事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谈笑风生,谈谈达标,说说技术,约莫晚饭时分,车子已经停在了距离电力部大楼不远的招待所门口。

    由于要迎接全国不少电厂的一二把手前来参会,这座称得上高规格的宾馆门口早已拉起了横幅,欢迎全国电厂领导前来参会。当冀北三人组走进招待所大堂后,也很快找到了专门负责迎接的柜台。

    柜台前一男一女,女的穿着招待所的制服,很明显是宾馆的人,而男的西装革履,精神利落,想必是部里派来专门迎接的人。

    二人送走前面下榻的领导后,上前迎接冀北这三人。

    西装革履的青年微笑着上前,一眼便分辨出了谁是老大,热情迎接道:“您好,我是办公厅的郑道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们是冀北电厂的。”牛大猛也没有怠慢,主动与之握手。

    郑道行闻言惊道:“原来您就是牛厂长啊,久仰,久仰,我刚好有个同班同学在冀北。”

    “同班同学?”牛大猛也是一愣,这才让了一步,引出了身后的张逸夫,“你说的是逸夫么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郑道行看着张逸夫,彻底呆滞。

    这可是厂子里一二把手,至少是中层骨干才能参加的会议,怎么你丫也混过来了?

    当然,这话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意想不到。”郑道行掩饰住惊讶,挠头笑道,“我没来得及仔细看名单,原来逸夫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牛厂长和段总给的机会。”张逸夫连忙微笑着退后一步,依然让两位领导站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是逸夫自己表现突出,懂得争取。”牛大猛大笑着望向段有为,“对吧老段。”

    段有为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郑道行领着三人到柜台前,核对名单、登记过后,由宾馆人员领着三人入住。由于房间紧张,一个电厂的队伍只能分到两个房间,厂长单独、其余两个人共处一室。

    此番冀北三人都是轻装上阵,只有随身公文包而已,很快便安置下来。

    出差的感觉,是很诡异的,尤其是跟老段住在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段有为只稍微洗了把脸,便拿出一本不知是什么的书,泡上茶,坐在房间内桌前津津有味地品读起来。这让张逸夫继续呆在房间里感觉浑身难受,在跟老段请示过后,暂时告退,出去晃悠晃悠。

    去哪晃悠,显然是大堂,找谁,显然是郑道行。

    这个点儿,接待**已过,来报到的参会人员人已经不多了,郑道行也不十分忙,见张逸夫折返回来,可乐坏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啊你!!竟然憋着坏闷声来参会了!也不提前言语一声”郑道行上前一把搂住张逸夫,小声问道,“说吧,用什么办法讨好领导的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笑着答道:“没讨好,就是实力太强了,领导不叫我都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郑道行显然认为这是一个笑话,只摇了摇头,不再追问,他抬头看过表后说道,“再半个小时就是饭点了,直接去餐厅就可以,你是在这吃还是回家吃?”

    张逸夫这才意识到,自己根本不用困在这个招待所,自家距离此处不过步行十分钟的样子,回家吃住貌似美美的。

    郑道行仿佛看出了他的小算盘,立刻低声道:“我觉得吧,这种机会挺难得的,业内同行交流交流,而且这次来的都是领导,你跟着你们厂长四处走走,还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是啊。”张逸夫对此深以为然,在圈子内混的第一步,首先是脸熟,让大家都知道有你这么个人物,“可我不好这么缠着厂长,他没准有私事呢?另外那个总工,我估计他除了开会吃饭,是不打算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……”郑道行无奈摇了摇头,“我看这样,你啊,过去找你们厂长问问,有没有什么安排,没安排的话你就说你回趟家,看他态度,他要是愿意介绍你跟圈里人认识,肯定就留你了,他如果自己有私事,肯定就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办法。”张逸夫点了点头,调笑道,“不愧是办公厅的,脑子转的就是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出来了,这是损我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正聊着,一个微胖的身影从走廊中闪出,正是牛大猛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就知道你在这里!”牛大猛找到了张逸夫,神色轻松了一些,远远挥了挥手,“过会儿再跟同学叙旧,咱们先开个小会。”

    “耽误牛厂长这边了,不好意思。”郑道行连忙赔笑,推走了张逸夫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是满心狐疑,什么叫开个小会,要商量什么问题么?这种走过场的会议,很难想象要商量什么问题……

    他一路跟着牛大猛,来到他房中,待关紧房门后,牛大猛走到桌前,从包中抽出了一个信封,递给张逸夫。

    张逸夫接手一掂,立刻什么都懂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钱。

    牛大猛有太多时间干这件事了,但偏偏现在才做,想是为了避开老段了,至于这钱是干什么用的,张逸夫心下已经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他立刻问道:“牛厂长,有名单么?”

    牛大猛一愣,他也没想到,啥都没交代呢,张逸夫就直接猜到结果了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张逸夫的高明之处,要技术有技术,要猥琐有猥琐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牛大猛很快打开公文包,抽出了一张手写的单子,交到张逸夫手上,“不用太贵重,钢笔就好了,这边我们已经联系好卖家了,你去上面地址上的地方取下货,然后伺机送给名单上的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张逸夫微微低头扫了一圈名单,这上面标明了头衔和单位,多数是部里或者华北局管安全、生技和调度的领导干部。

    一年一次来蓟京,送礼的事情是免不了的,都是系统内,送些薄礼,算不得是出格的事情,也是各个大电厂、各级电力局会做的事情,这一支钢笔并不多么贵重,只求大家和和气气,安安稳稳地度过来年,表达出亲和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种事,牛大猛自然不方便亲自做,若是副厂长老徐来,八成是他做,可这段有为坚持来,老段又是个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人,任务自然落到了张逸夫肩上。

    送礼落个不大不小的人情,混个脸熟,倒是桩美事,新人从头做起,都要从送人礼开始混,才能混到收别人礼。

    张逸夫看着看着名单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我干……为什么上面会有夏雪,一个小调度员而已!

    老子要给那家伙送礼?!

    “厂长……”张逸夫不得不指着夏雪的名字道,“我多句嘴,咱们连调度员都送?”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的调度员。”牛大猛拍了拍张逸夫的肩膀笑道,“这个丫头,很出名的,他们调度局的局长,对她可是赞不绝口,外加表现突出,值得收一份钢笔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直管咱们的是华北局,咱们要送也送华北局的调度员,有必要这么早就给部里的调度员送么?”

    “诶,不差这一支的。”牛大猛倒也有些纳闷了,平常干事利索的张逸夫,怎么突然纠结起来,“逸夫,这个夏雪,是不是跟你有过节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同学吧。”张逸夫无奈摇了摇头,“给同学送礼,有点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牛大猛闻言大笑不止,疑虑一扫而空,“这有啥不好意思的,你要是有困难,夏雪这支我找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搞定。”张逸夫哪能真让厂长给调度员送礼去,连忙应了,将这些东西收入囊中,转而问道,“厂长,那我现在就去办?”

    “办吧。”牛大猛点了点头,“能早送就早送,尽量低调,既然你跟办公厅的人有同学这层关系,应该比较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有困难我就找您。”张逸夫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,及时提。”

    就此,张逸夫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牛大猛坐在房中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送礼,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事情,但实际做起来可是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想想看,张逸夫才刚毕业,跟部里和华北局的领导一个不认识,让他去硬闯送礼,这对他脸皮厚度,圆滑程度有着极大的要求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副厂长老徐才能胜任这件事,但事到如今,只有交给张逸夫做了。身为大学生,通常面子薄,不肯接这种活儿,就算接了,送的时候怕也是畏畏缩缩,大气不敢喘,要送30个人东西,最后能送出去一半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可从张逸夫的表情来看,他有自信把这30支钢笔通通送出。

    张逸夫若是能把这事儿办成了,对他自己和电厂都是好事,与此同时牛大猛对他的信任和肯定,无疑更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其实牛大猛想多了,这事张逸夫真的很好办……

    送部里人东西,找郑道行引荐。

    送华北局人东西,找郝帅引荐。

    就这么轻松愉快。

    人脉这东西,潜移默化起作用的地方还很多,果然是要多多积累了。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