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电力强国 新书《太受欢迎了怎么办》
    互通有无过后,张逸夫拜别了郝帅,步行来到了两街之隔的电力部,这次是郑道行接力,同样领着张逸夫溜了一圈,将该送的礼送到。www.23sw.net张逸夫自己也没想到,部里送礼流程更为顺利,只因有不少人,昨日都参加了第三分组会场的会议,已经完全认识张逸夫了,没怎么客气便收了礼。

    最后是夏雪那边的调度,三两下也搞定,一看时间,还未到午时,张逸夫琢磨着好不容易混进来一趟,也该为自己走动走动,便让郑道行领着他来到干部司的地盘,三两下找到了干部二处。

    这会儿,刘建网正在办公室内忙活青年干部培训班的材料,忽闻张逸夫来访,一时间又惊又喜,待看清来着确是张逸夫后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算不得深交,却满是缘分,此时相见,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刘建网一边热情握手,一边拍着张逸夫的肩道:“好啊逸夫,进步真是快,那会儿见你还是个学生,现在都有干部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得感谢刘处长提携!”张逸夫谦道,“那之后就没见过您,今天有机会来部里,可得好好当面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刘建网关上房门,领着张逸夫进办公室坐下,亲自上水倒茶,心道一般的新人,都涉世尚浅,尤其是大学生,没什么社会经验,很难有主动走动,经营人脉的勤快。这张逸夫倒算有心,来一趟部里知道来拜访自己,具备了职场工作三五年的人才有的成熟。

    果然没看错人啊。

    二人落座,各自喝了口茶后,刘建网看着桌上的钢笔盒,率先开口道:“来就来么,打个招呼就好了,还带什么东西,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颇为真诚地说道:“刘处长,我今天过来,真不是那种纯粹的客气,您为我选的这个电厂太好了,太合适了,我必须登门拜谢才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刘建网面露微笑,心道这孩子算是懂事,比大多数搞技术的人会说话,又比大多数满嘴忽悠的人能办事,实是同辈中的翘楚。他嘴上也连忙客套道:“哪里的话,我就是看冀北离蓟京比较近,这才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巧了,我们厂正忙着达标,厂长、总工都很信任我,这也多亏了刘处长的举荐,才有我现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只是电话里说了几句而已,没那么夸张。”刘建网又是大笑一番,其实他也没跟牛大猛太怎么夸张逸夫,可张逸夫既然记自己这个情,他自然收了。

    二人几句闲谈过后,刘建网见张逸夫来得真诚,便也不再聊虚的,渐渐引出了一些略微深入的话题:“逸夫,达标可是件大事,你如果表现突出的话,机会可是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还请刘处长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指点不敢说,总之若是你主导达标成功,还是有一些事可以争取的。”刘建网身为搞人力的领导,自然对其中的规则与好处一清二楚,此时他也不吝惜,就此说道,“其一,你跟厂里搞好关系,其它人服的情况下,可以让厂子给你申请提前评职称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?”

    “职称的事你明白吧?工作满一年,干活没有什么错误的话,可以直接获得助理工程师的职称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知道,工资待遇都是要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工资待遇,还有分房。”刘建网直接道出了更有力的好处,轻轻点着桌子道,“分房的时候可以加分,能分到多大的房子,排序的优先级,一方面是看级别,另一方面就是看职称,如果能更早提职称,这方面的好处才是大头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张逸夫惊叹道。分房可是大大的好事,能赶上这种事,那必须是多多益善,来者不拒啊!

    “因此我的意思是,你们厂如果达标顺利,你做做厂长的工作,也许可以提一份报告上来,表示你贡献巨大,技术过人,向部里申请破格评为中级职称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样?”张逸夫又是一惊,“我听说要工作四五年才能评中级职称的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皆有例外么,那些表现突出的,工作五六年,评成高级职称的事情都是存在的。”刘建网笑道,“审核基层报上来破格评职称的事情,不是我负责,但我和管那件事的领导有交情,到时候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心下已经乐开了花儿,来这办公室拜访一趟,真的是收获巨大啊!

    除了分房之类的好处外,职称还有一个巨大的作用,那就是面子!

    名片往外一发,高级工程师!在这个时代可是绝对的稀罕头衔!不管是忽悠人还是臭美,那逼格都是满满的。更何况,靠一个职称能直接多混几十平米的房子,这好处简直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张逸夫简直激动得要给刘建网鞠躬了:“多谢刘处长提点,你要不说,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这等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只是把本来存在的东西告诉你罢了,我见过很多人,年轻的时候不懂,不争,过了40岁才知道后悔,但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叹了口气:“这个小夏……就属于比较有个性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夏雪么?她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在工作上,她是绝对没问题的,调度局的领导都赞赏有加,就是在思想上,比较难处理。”刘建网不由得望向张逸夫,“她的想法,你了解吧?”

    张逸夫露出了两难的表情,说得过分一些,把“崇洋媚外”的帽子扣给夏雪并不为过,之所以张逸夫一直没有那么说夏雪,只是因为她是在思想与自由方面崇洋媚外,并不是在物质上。

    总之,还是不要卖夏雪了,给她个挽回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是受外界影响吧,一心想出国深造。”张逸夫勉为其难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深造……”刘建网颇有意味地说道,“那你觉得,她深造之后,还会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刘建网随之又叹了口气,“实际上,部里每年是有出国学习、深造的名额的,部里会负担一切费用,带薪留职,不过这样的名额太过稀少,而且投资巨大,一般这样公费出国深造的同志,我们都要保证其政治觉悟,避免出现出去以后就不回来了,让国家出钱,个人得利,特别是让外国获益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您不必担心,依我对夏雪的了解,在这方面她不会耍花样,她这个人自尊心很强,如果是部里共派送她出国学习,她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逸夫,这种保证可不能乱下。”刘建网摇头道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部里出钱送出去的人才,学成之后就杳无音讯的情况,背弃组织的情况,从前是有过的。因此这种公派的留学,现在部里可谓是慎之又慎。”

    张逸夫知道,这当口儿再帮夏雪说话,搞不好自己也栽进去了,顺便带着刘建网也栽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慎重是应该的,可夏雪工作能力上又这么突出,刘处长也面临难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主管人才培养这块,今年出的尖子里,你跟郑道行都让我很欣慰,就是这个夏雪,怎么安排都不是。”刘建网为难地揉了揉头,“所料不错的话,她将来一有机会,恐怕就会申请停薪留职,自费出国学习,这都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着刘建网的抱怨,张逸夫也是无可奈何。没办法,这年头就是赴美的大浪潮,尤其是在精英云集的机关单位,尤其是那帮理想主义知识分子。这事也逗,二十年后刚好反过来,全往回跑。

    剪不断,理还乱,刘建网干脆挥了挥手,不再纠结这件事:“不好意思,跟你这里抱怨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又看着张逸夫大笑道:“你哪天要是提出申请要出国,我可是绝对不会通过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我这人政治觉悟这么高,也万不会拿国家的一针一线的!”

    二人大笑过后,张逸夫突然想起了一个人,伺机问道:“刘处长,昨天开会的时候,我撞见了丰州电厂的人,其中有一位名叫姚新宇的研究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见过了?”刘建网颇为意外地说道,“他是清华教授亲自来部里推荐的,部里很重视,现在正在下电厂学习,半年后就会调回部里,你不必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奔着培养领导去的么!”

    “嗨,没办法,研究生一年就那么几个,又有一半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。”

    得亏是刘建网不抽烟,否则聊这些糟心事,俩人得抽上整整一包了。

    张逸夫也渐渐觉得,美帝除了在金融上、工业上、军事上搜刮全世界外,人才和信仰上的搜刮才他娘的是最狠的,最悄无声息的,中国还算好,改革开放后国内的机会还算多,反观印度之类的地方,他们简直就拿出国移民当成了人生的唯一目标,有用的人才怕是半个也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真是当奴隶当惯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印度高度发达的宗教文化环境下,还是存在一批高人,一批隐士的,但总体基数太少太少,很难挽回阿三的国际形象。

    虽然中国人的国际形象也好不到哪去,但好歹“勤劳”与“聪明”这两点是根深蒂固的,一俊遮百丑。

    到离开刘建网办公室的时候,张逸夫心下不禁萌生了那么一点点,一点点称得上伟大的理想。

    如果我,张逸夫,可以稍微推动一些,加快一些行业的发展速度,让更多的,像夏雪一样的人才产生对祖国未来的希望,也许,能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吧。

    张逸夫默默握紧双拳,深深感怀于自己的伟大与悲天悯人!

    这原来就是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的意义所在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明日上架,打滚求个首订!

超级电力强国书友推荐阅读: